然后……还是一点衣服角都没碰到。

他们在从警局来顾家大宅的路上,也看了媒体人的录像视频,顾琛手部可确确实实是流了‘毒血’。

那时他们谁做的?

“现在没有坏人了,还是要喊时间吗?”有人提出了不太重要的质疑。

徐以叙在弟弟妹妹们面前可是没有掩饰过的,虽然没怎么见过面,可是对顾琛乱叫名字可是都学了过去,而所有乱喊的名字里,时间因为说出口不太引人注意,这段时间来就被他们这些孩子们当做代号用了。

暂时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相互看了看其他人,一个个开始说道——

“当时好像和时间最近的人是徐桥吧?”

徐桥是年纪最小的一个,奶声奶气地说道:“不是我,触感完全不对。”

“也不是我。”

“不是我唉……”

“也不是我……”

所有人说完后,这些孩子们就知道自己这是背锅了,回想起当时去典礼现场的飞车上,顾琛那意味深长地话,一个个顿时气鼓了脸。

“时间还是叫时间好了!”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