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见良伸手揽住楚惟的脖子,一副我要护人的模样,“建设基金会捐助小学这事是他提出来的,这段时间一直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你们逗他等会钻牛角尖,觉得自己发言很菜,以后都不愿意接受采访了怎么办。”

听了陆见良这话楚惟表情还有些懵,不过周围的记者们确实都齐齐笑了起来,《中夏日报》记者看着楚惟耳朵都被笑得红透了,好心对着楚惟夸了一句:“楚总现在还有一份赤子之心这很难能可贵。”

“捐助学校这事居然是楚总提的,陆总和楚总感情真好。”一边笑着的记者也出声夸了句。

“这和感情没有什么关系。”陆见良立即否认起来,然后一副愁眉苦脸地样子,“这事主要还是楚总他是公司大股东,我不过就是个代管公司的打工人,怎么可能不听他的话呢。”这事情已经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了,公司里的人都知道现在股份情况,对外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了。

这年头数据都没有什么联网,谁也不会没事去查公司控股情况,尤其还是没有上市的企业,内部的股份情况一直都是很难为外人所知的。

记者们听到陆见良的话立即双眼一亮,他们对于新闻的敏感程度,立即就对着陆见良追问了下去。

……然后就被陆见良添油加醋地喂了一大口狗粮。

其实他们也不需要知道的这么详细!!!记者们勉强维持着自己脸上的笑容。

楚惟在陆见良身后伸手掐得对方自己手都疼了,陆见良还是能语气都不变一下地兴致勃勃在那边胡诌自己是怎么倒追楚小惟的。

这家伙是不知道丢脸两个字怎么写的吗!!

最终陆见良是被完全忍不下去的楚惟一边道歉一边从记者同志身边拖走的,剩下什么接待工作都让慈善基金会的人来做了。

相信记者同志们能够理解自己那恨不得抠穿地球,把整个人都埋起来的心情,不会介意他们的失礼的。

“你这样说一堆,到时候人家当真了都写上去怎么办!”到了没有人的地方,楚惟立即十分抓狂对着陆见良说道。

陆见良却是看着楚惟恼怒的表情乐不可支,抱着人强行亲了口:“放心,他们都是正经的社会新闻报刊,肯定是知道什么能写不能写的,你当他们这个级别的报纸,他们报道着笔的地方肯定也是慈善的事情,而不是给一家企业做宣传。”

楚惟擦了擦自己被亲的脸,一副狐疑的样子看着陆见良。

不过等过了几天各省的报纸以及《中夏日报》的报道出来之后,楚惟发现确实是如同陆见良所说的那样,每份报道都不尽相同,但是整个着笔都是在各自省份的贫困山区里面动人的故事篇章之中。

x省之外的主要是在写‘爱心农村’下一步会在他们省份开展慈善活动,x省内的则是重点着墨在各个小学开幕情况,一副喜报的样子,然后推一推‘爱心农村’这个游戏。

《中夏日报》倒是报道的比较全面,从各个角度出发来写,然后在末尾对逐鹿公司和‘爱心农村’这个游戏给予了赞扬。

这一波报道后,屠龙论坛以及lk的用户又迎来了一波增长,而作为宣传重点的‘爱心农村’游戏更是吸引来了一大批原本并不打算玩的网民们入驻,整个玩家数量直接翻了三倍不止。

这其实都没有什么,但为什么《中夏日报》上面还要有一句‘或许是逐鹿集团两位同性老板是出于两人即将喜结连理但不能拥有属于自己孩子的遗憾,所以才有了这针对农村贫困儿童的慈善项目。’这样的话!

这话有什么意义吗!不要被陆见良那家伙的话洗脑啊!

他想做这方面慈善和这些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中夏日报》这样的报纸写文章就不能多考证一点吗!这就是在胡说!”楚惟拿着报纸对着陆见良恼怒地说道。

陆见良美滋滋地看着自己新收到的那一叠美美的照片,心里一片一片冒着粉红泡泡。听到楚惟的指控,放下照片凑过去看了眼报纸后,十分认可地点了点头:“对,怎么可以胡说,什么叫做不能拥有属于我们的孩子!我觉得完全可以!”

“你在说什么?”楚惟一副不能理解地看着陆见良。

陆见良也不需要楚惟做什么理解,笑着把人按到在沙发上:“只要我们多努力努力,说不定就有机会呢是不是?”

楚惟:“……?”

“我一定会让你怀上的!”

“滚蛋……唔!!”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