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了几次,她的睡眠周期缩短,偶然醒来便看见他走去卫生间。如果晚上醒来,她会看见卫生间的方向倾出灯光。

卫生间内,脱掉上衣的祁言,正在更换缠腰侧的纱布。

带血的纱布解下,露出腰侧狰狞的伤口。

冷峻的脸染着清冷的灯光,他阴沉地盯着镜中的伤口。

恢复得太慢,但需要再等等。

包扎好,他瞥见墙上粘着一根长长的发丝,扬起残酷的冷笑,捏成灰烬。

午夜,银白的月光倾泻卧室,落在爬上/床的人影上。

空气开始混有特殊的香味,像水果的香甜,诱人垂涎。

脖子一阵疼痛,许千鹤迷迷糊糊地睁眼,温柔的大手安抚她的头顶,如同安抚襁褓中的婴儿,安抚到她再次入睡。

第八次喝掉血粥,她能下床走路。

她对熬粥用的猪血很感兴趣。以前吃过一次,口感不怎么样,从此不爱吃。祁言熬的则又香又甜,她竟不知道他的厨艺这么厉害。

卫生间门透出灯光,她经过卫生间来到厨房。

厨房残留猪红粥的香甜味,她情不自禁地舔唇。

熬粥的厨具被祁言洗干净,熬粥的佐料没有留下,她的目光移到厨房的垃圾桶里。

厨余垃圾还没清理,几个保鲜袋沾满殷红的血珠,沐浴在香甜的气味之中。

许千鹤蹲下来打量保鲜袋,朝它们伸手之际,一朵投下来的影子笼罩她整个人,俨然降下庞大的阴霾。

“你找什么?”

她抬头,迎上祁言笑盈盈的脸。

他双眼弯弯,菱唇弯弯,只有脸皮在笑,语调不甚轻快,她晓得他不高兴。

“我想知道哪卖的猪血,也想学着熬,别家的做得不好吃。”

“你觉得好吃?”他若有所思,搀扶她起来。

“是啊。”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