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什么在这!

“小鹤你终于醒了,快趁热喝掉。”他笑眼弯弯,菱唇弯弯,总像狡猾狐狸的笑脸。

甜腻的香味钻进她的鼻子,她的肚子咕咕打鼓。

她张了张嘴想问他话,被他打断。

“先喝粥,吃饱才有力说话。”

他说得没错,她连坐起来的力气也没有。身体散架似的动不了,剩下圆润的眼眸能转动。

祁言早有预料,小心翼翼地放下温热的粥,扶她坐起来,把枕头立起置于她的背后,让她靠着坐。

许千鹤还记得分手时骂他的话,窘迫、心虚得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转而看向床头柜上的粥。

这一看,吓一跳。

粥面血红,而且漂浮血红的块状物,使她想起碎尸现场。

“这是……什么粥?”

“猪红粥。我赶回来的时候,你失血过多,喝这个粥补血。”

这话勾起她难堪的回忆。

掉牙、掉发、咳血以及下//体出血。

她用舌尖扫过齿列,发现一颗牙齿没少,暗自骇然。

祁言轻轻地舀起一勺血红的稀粥,腾起的蒸汽柔和他的笑脸。“乖,喝下去就不会再生病了。”

她沉浸于难堪的回忆中,没精力思考他这话的含义,尴尬地凝视血红的稀粥,肚子又不争气地打鼓。

没有腥味,应该不难喝。

“我自己来吧。”

“不行,你还没恢复,我来。”

许千鹤注视他熟悉的笑脸。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