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害怕她传染给他吗?

是想不出安慰的话语所以干脆不见面?

还是像他们所说,他已经另寻新欢?

“富二代都是花心的大猪蹄子,他图你是个书呆子好骗,不可能认真谈恋爱的。”

“男人有钱就变混蛋,他是与生俱来的混蛋!你别傻,相信他的甜言蜜语。”

“这种家世的男人不可能没有订亲,更不可能娶一个与尸体为伍的法医。他可能图个新鲜,在结婚前和你玩玩而已,你千万别付出真心!”

“做好他一脚踏几船的心理准备吧……”

他人曾经的告诫如同一根根尖锐的锥子,进进出出地刺疼她的胸口。

“呕——”

胸口又闷又疼,她觉得呕吐的血一定是来自心头。

又有几缕头发飘落到地面的血迹,她抓了抓,不料掉落一大把柔软的秀发。

“啊啊啊!”

歇斯底里的大叫根本无法缓解生不如死的头疼。

眼前再次出现重影,有两扇卫生间的门,有两个客厅,有两部电视机……

染血的手按着心脏处窥探减缓的心律,另一只手拨通男朋友的手机号码。

手机屏幕留下血指印。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是否转到语音信箱留言?”

她听这冷冰冰的提示音,听了半个月。

“是。”她疲惫不堪地靠着盥洗池。

嘟——可以开始留言。

她出神地凝视门外的客厅,眼神涣散。“祁言,我们分手吧,我们……不合适……”

分手吧,她不想他看到自己死后的丑样子。

分手吧,她不想他顶着“男朋友”的头衔参加她的葬礼,徒增尴尬。

“不要再见面了,我……”她紧握手机,喉咙像卡着一块石头难受。

闺蜜说过,分手就得激烈一些,才断得干脆。

“我是一个需要24小时待命的法医,不是你的恋爱游戏对象!也不是你想起来就见一面的宠物!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蛋给我滚!”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