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检持续至黎明。

结束后,三位法医朝着解剖台上的尸块鞠躬,表达歉意和敬意——这是法医界不成文的规矩。

鞠躬完毕,许千鹤立刻摘掉医用手套,跑去边上的洗手台。

“学姐?”

何雪莉看见她的口罩从内部渗血,大吃一惊。“你怎么了?”

许千鹤一拉下口罩就咳血,不小心吐出一个小小的、白色的硬物。

一枚牙齿。

它安静地躺在血沫中。

老陈神色凝重。“小许,为什么不早说你生病,好让我找小林代替你主检。”

“对啊。学姐,你快回去休息吧!”

许千鹤则不紧不慢地擦去嘴边的血,拧开水龙头冲掉血沫,捡起自己掉落的牙齿。“我没事。死者为大,我答应了杨队去尸检不能反悔。”

言毕,太阳穴被大头针穿刺一般疼痛,双手使力地抓紧洗手台的边缘。

她必须亲自尸检,因为案发现场是她住处对面的小区。

近两个月,离奇又诡异的凶杀案频频发生,这一次离她很近,加上持续爆发流行性传染怪病,社会的异变使她不安。

这时,两人看见她的脸色比纸苍白。

老陈气道:“你老是拼命工作,身体会受不了!死者的身份侧写已经做好,这两天会得到dna比对的结果。接下来是老杨那边的工作,你赶紧回去休息,这是作为前辈的命令!”

何雪梨急忙附和,催促她快回家。

白色轿车驶离司法鉴定中心,车内的许千鹤忍着大头针棒锥脑袋般的头疼,专心驾驶。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