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页

只不过苏芳还是争取到了让新皇摆驾过去。

有仪仗带着护卫,怎么样也比邵奕微服私访出门强得多。

邵奕想了想也没有拒绝,毕竟邵家还有最后两个单薄的血脉,有几位先帝的前车之鉴,怕是此时此刻都在各自的王府里战战兢兢,生怕邵奕想起来他们邵家还有两个小娃娃也是可以‘谋反’的。

他这么大张旗鼓过去,表达下对小温王的惋惜,倒是会更加安抚那两位小朋友的心。

只不过出门前,邵奕只在外面穿上那些代表他皇帝身份黑金色带有龙纹的便服,里头要求换上了比上回出宫时候还要略微差些的平民服饰,总体是要求类比着叶共谦那文人打扮来的。

——其实最开始邵奕是对苏芳说要这个时代工人打扮来的,那种劳作的衣服看起来是真的方便,但是宫里真的找不到那么差劲的衣服可以给皇帝穿。

实话说,苏芳在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已经有了很浓烈的不祥预感,并且无言地在自己衣服的内里换上了类似书童的打扮,并获得邵奕赞许的目光。

只是这种赞许并没有让苏芳在心里产生任何高兴的情绪。

他已经想要万一出现什么事,自己怎么挡刀挡剑护驾的一百种姿势。

半个时辰后新皇仪架出宫,引起了整个京都注意,看到仪架一路走到温王府后,京都各方面的人都松了口气。

没办法,虽然邵家前面几位皇帝宰血亲实在是太痛快了,新皇虽说之前没有这个迹象,但是万一只是之前被那群文臣吸引目光,暂时把这事忘了呢?

而去温王府这个迹象,也确实是隐晦得给各处传递了他无意牵连其他王府的态度。

接到新皇的仪架,温王府上下诚惶诚恐,一路小心翼翼引导着新皇前往灵堂,生怕有什么举动会引起邵奕的不满。到了灵堂那,邵奕才发现这整个灵堂布置得十分简单,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位王爷的葬礼。

邵奕眉头一皱,但看着周围下人们脸上的哀色并不像是作假,他倒也没急着训斥,而是在脑海里询问了下大邵朝的丧葬风俗,随后才知道虽然温王是位王爷,可未满十二岁属于夭折,不仅一切要从简甚至只能葬在祖坟外。

看着灵堂上那个大大的奠字,邵奕吐了口气,反正他做亡国昏君,昏聩的事情也不差一件两件了,于是干脆随着自己心意而来:“朕皇叔皇婶膝下只有温王一个孩子,定是不舍得让这孩子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朕特旨温王随前温王前温王妃安葬。”

“朕此行还带了些东西给温王,也一起随葬了吧。”

出于可以赏赐以及有备无患的思想,宫里一直有准备很多各个年龄孩童的衣物,以及各类孩童的玩具,邵奕带了一些过来,这些东西邵奕觉得皇宫里以后都不可能会用得上了。

听到邵奕的口谕,温王府的众人这才松了口气,没人会在邵家这位新皇面前说规矩,文臣是怎么和新皇闹起来这事可谓是众所周知,更何况邵奕这个口谕不可为不让温王府这些老仆们心怀感激,一群人跪服在地高声对着邵奕感恩涕零。

这种场面邵奕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但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很难习惯。

留下两个随行的太监处理后续温王府的一些事宜,邵奕转身离开了这个各方面都让他感到不适的地方,出了温王府后,邵奕很干脆把外头套着的皇帝便服一丢,让仪仗直接回去。

苏芳苦着脸,只得把自己套着的太监服饰也脱了下来,点了几个侍卫跟上这位完全没有安危意识的皇帝。

邵奕要去的是自己之前遇到叶共谦的那个院子,瞧瞧听过他那些话的叶共谦还有其他贫民会怎么做,只是离那边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苏芳就发现那条小巷路上多了很多贫民和他们一个方向。

这让一直警惕着的苏芳有些不安,对着邵奕小声提醒着:“陛下,前头有些不对。”

邵奕听闻也停下了脚步认真观察了下,并且和系统确认了情况,最终知道昨天他说话的那院子已经被那些听到‘传说’故事的贫民们围住了。

听过那些话语的人,无不好奇那是什么样的人,那是什么样的地。

了解情况后邵奕立即就放弃自己的打算,这种狂热的气氛下是很容易出事的,哪怕他有世界意志护着,这些面黄肌瘦的贫民们大概率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世界意志出手的话,那画面多少还是有些诡异惊悚的,邵奕觉得为了大家心脏着想,最好还是尽量别出那么灵异的情况。

唉,镇北侯居然这么效率的吗?他还想着这个通讯不畅的封建时代,讯息流传开来至少要好几天呢!真不愧是行军打仗的。邵奕也浅浅地给武将们带了一层滤镜。

只不过苏芳还是争取到了让新皇摆驾过去。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