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加上这一句,倦收天也莫名,只是看她好似受了伤,他心中竟有几分挂念,他只当做是对恩人,对朋友的关怀,却忘了自己不是那种会主动关心别人的人,即便是原无乡,他也甚少出言宽慰。他不知道魄如霜是用自己的娲皇靖灵功体为他换回名剑,所以他也不知,魄如霜对他,竟然如此情深义重。

再赶回黑暗道,竟不见魄如霜踪影,倦收天并不是冲动的人,却在此刻心中一惊,急切的唤着她的名字:“魄如霜,魄如霜!”这不该是高傲沉稳如北芳秀的行事风格,但他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慌了。

只是他把这份意料之外的慌乱,归咎于是对恩人的关心,是理所应当之事。他为何不早些明白,除了原无乡,他几时主动关心过其他人,原无乡是他的挚友,那魄如霜呢?

他四处找寻仍是不见魄如霜形迹,倦收天心中更是不安,苍白的面容在他心中反复浮现,他不明白魄如霜为什么要离开,越是猜测,就越是挂怀。直到他听闻魄如霜在论剑海养伤,他才心下稍安。与原无乡正式一决高下,他输了,却也并不在意,提醒原无乡银骠玄解有异后便匆匆去往论剑海评剑。

他并不乐于跟人分享自己的九阳剑决,也并不在乎论剑海名次这些虚名,但为见魄如霜,他都破例去做了,连原无乡也讶异,就算还恩,也不曾见他对其他人如此上心过。

只可惜,倦收天此时还是不懂,他没动过情,于是理所当然的将这份担心,想成是对知己恩人的责任,他欠得越来越多,心中难安,所以要偿还,要弥补,始终,他不曾想过亏欠感恩以外的可能。

九阳剑决排名第二,他终于再次见到了魄如霜,只是她身体虚弱,全然不似以往神采飞扬。见到他的瞬间,她似乎有些意外,也有一些慌乱,但他偏偏忽略了她眼中还有几分的欢喜。

他缓声问道:“你还好吗?”魄如霜眼神慌乱的起身:“我没事。”话音落,却一个踉跄,倦收天动作迅速的扶住她,这一次,她的脸离得格外近,近得有细微的呼吸打在他的脸上,他第一次,心中有了奇异的波澜。

原无乡夸张又识趣的先行离开,对于他的取笑,倦收天第一次没有反驳,这一点,原无乡注意了,他却没有发现。魄如霜有些反常道:“倦收天,我没事,不用一直扶着我。”倦收天难得取笑了一下她:“真不像你的个性。”魄如霜撇嘴,语气终于像往常一样,带着几分调笑:“你又知道我的个性了。”

倦收天扶着魄如霜坐下,见她好似受伤十分沉重,他凝眉道:“我知道你为我付出了庞大的代价。”魄如霜却矢口否认:“别做无谓的推测。”这种时候,倦收天却异常敏锐:“那你为什么离开黑暗道,不是叫你等我了吗?”语气带有一点不易察觉的抱怨,这份只对亲近之人才有的态度,他并未及时察觉。

魄如霜只道:“这点小事我自己可以解决,你不用未必分心。”如果倦收天更细心一点,不难发现魄如霜的转变,从执意向他表明心意到她竟然主动拒绝他的关心,其实十分的明显,可倦收天是个呆子,所以他并未觉得有哪里不对。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