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无乡若有所思的看向两人,随后凑近倦收天耳边轻声细语道:“好友,你该不会什么都没跟魄如霜说吧?”倦收天认真的嗯了声:“我会让她恢复记忆。”原无乡扶额:“你真的是个呆子。”虽然这次原无乡确实冤枉他了,但他也不敢反驳,毕竟那个吻来得过于莫名,他有些懊恼吓到了魄如霜。

为了缓解尴尬,倦收天借故回永旭之巅,托原无乡暂时照看,被突然拜托的人一脸懵。不得已,原无乡只好没话找话:“魄姑娘,你的眼睛再过一会就能重见光明了,你好奇倦收天长什么样子吗?”

魄如霜明显的身子一僵,而后她摇头,不知是岔开话题还是真的不想,她轻声问道:“倦收天喜欢吃饼吗?”“是啊,我珍藏多年的饼,一大半都进了他的肚子。”魄如霜笑笑:“你们是很好的朋友吧?他说他不喝酒,跟我也没喝过,只喝过你的酒。”

不知道为什么原无乡总觉得这句话有哪里不对:“生死之交喝个酒不奇怪啊,倦收天个性沉闷还有点高傲,所以他除了我也没什么朋友。”魄如霜有些颓然:“我仅有的记忆里也没有朋友。”

原无乡笑言:“那我与玲珑姑娘可以做你的第一和第二个朋友。”魄如霜含笑道:“谢谢。”原无乡咳了咳试探道:“你好奇倦收天怎么救你的吗?”魄如霜微微蹙眉,倦收天一言带过,她确实想知道。

☆、重见光明

原无乡一看她表情便猜到她不知情,于是他清了清嗓子,道:“你本来三魂离体,差不多死透了,还是我埋的你。谁知道他居然像发疯一样,挖你的坟,硬是将你从黄泉拽回来了,老实说我可吓得不轻。你不知道,倦收天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失控过,他可是北宗的北方秀,居然徒手去挖你的坟,十指鲜血淋漓我都不忍心劝。”

听到这番话,魄如霜原本沉静一点的心又开始不正常的跳起来。原无乡话不停:“后来他为救你,差一点就选了以命换命这条路,还是玲珑姑娘开导,最后他用自己一半命元为你续命。从今以后,你跟他就是两个人一条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那以后等你复生可等了不知道几个春秋,现在你终于醒了,结果又失明又失忆,他虽然没说,但我看得出他很担心。”

魄如霜沉默的听着,这些事,倦收天不曾对她说过,原来他付出了这样庞大的代价才让自己死而复生,原来她竟然是他从坟里扒出来的。原无乡正想添油加醋说点什么,倦收天却已经回来了,他抿抿嘴最终还是选择开溜。

倦收天见原无乡跑得飞快,心中隐隐莫名,他尽量语气如常开口:“我替你解开眼睛的布,你慢慢睁开,看是不是看得见。”魄如霜乖巧的应了声:“嗯。”而后似乎有点点亮光照进黑暗,亮光处有一个模糊的人影。

她眯了眯眼想要看清楚人影的模样,却又突然陷入黑暗,是倦收天伸手遮住她的眼睛:“不能一直勉强,要一点点来,否则眼睛会被强光刺伤。”魄如霜哦了一声问他:“你怎么会知道?”

倦收天淡淡道:“我以前也看不见。”魄如霜有些意外:“你以前也失明过吗?那后来你看见我,有没有觉得我跟你想象的不一样?”这句话仿佛一根针刺进倦收天心中,魄如霜明显感觉到他的手微颤,随后是一声轻叹:“你此身再起前,我不曾亲眼见过你的容貌。”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