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甫一回到永旭之巅便见到结界被破,倦收天心下微急,进入一看,魄如霜不见踪影,唯有原无乡在原地踱步苦思,一副十分为难的模样。乍见他回来,原无乡有些尴尬的笑笑:“好友,你回来了,那什么,魄如霜醒了,不过,她又走了。”

倦收天听说魄如霜醒了,心下一喜:“她醒了?那她去了哪里?”原无乡挠挠头:“她说她要回湖海星波,我拦不住,她的记忆好像出了一点问题。”倦收天欲追的脚步一顿,直直的看向了千玥玲珑。

千玥玲珑见他眼神不善的看着自己连忙摆手:“不关我的事,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别冤枉我啊!”倦收天不多言,直接化光追了出去,原本应该更沉稳的道者,如同魄如霜从黑暗道离开的那一日,脚步略显慌张。

原无乡与千玥玲珑随后赶了上去,却早已不见倦收天人影,原无乡目瞪口呆:“看来好友修为精进不少,我输了。”千玥玲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魄如霜醒来第一眼竟然看见的是你,若我是倦收天,第一个戳瞎你。”

倦收天急急赶往湖海星波,一路上,心绪万千,过往种种再度浮现眼前,但魄如霜竟然意外失忆,他一时没有做好这种结果出现的心理准备。再度踏上湖海星波,乍见魄如霜以指御剑,沧海诸星剑气激荡,搅弄起巨大浪潮。

察觉有外人气息,魄如霜手腕一动,沧海诸星随即袭向倦收天,倦收天拔剑挑开,带着一丝颤意唤到:“魄如霜。”一声轻唤,道不尽等待多年来的缱绻眷恋,诉不尽当年的遗憾与悲痛。

魄如霜愣了愣收剑入鞘,朗声道:“你是谁?”倦收天愣了愣,看向魄如霜,却发现她双眼无神,与自己无感紊乱造成眼盲之时一样。他有些着急的想要上前,魄如霜却横剑而立:“我乃星河靖海魄如霜,你到底是何人?”

虽双眼不得见,气势却并不输,倦收天收回伸出一半的手:“名剑无名,倦收天。”魄如霜凝眉思索:“倦收天?不曾听过,你找我有事?”倦收天不知该如何开口,千言万语压在心口,最后终是沉默。

听不到回答的魄如霜一直眉头紧锁,握着沧海诸星不敢大意,随即原无乡千玥玲珑感赶到,原无乡轻咳一声:“我早就想说了,她一醒过来就问我是什么人,永旭之巅是什么地方,还非要回湖海星波,我见她双目有恙怕她误伤,所以先破你的结界,让人一路跟着,我就在永旭之巅等你。”

魄如霜听见杂乱的脚步登时更加戒备:“你们到底是谁?来湖海星波做什么?”倦收天敛去复杂的心绪,轻声道:“你数年前重伤,导致你的记忆失落,我是……”他顿了顿继续道:“你的朋友,不用担心,我会治好你的眼睛,恢复你的记忆。”

魄如霜有些疑惑:“朋友?失忆?我凭什么相信你?”相对原无乡而言,倦收天其实不是一个好脾气好耐心的人。但此时他声音轻柔:“我绝不会再让你受伤,先让玲珑姑娘为你看一看眼睛好吗?”连原无乡都讶异自己好友竟然会有这样温柔的一面。

☆、湖海星波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