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他只凭借北斗指引依稀感受到,却还是不如亲眼看见来得美丽,蓦然,一点青荧随风起舞,跃在湖面上,仿佛错觉,倦收天似乎看见了他不曾见过的魄如霜,她神采飞扬持剑翻转,在湖面上舞剑的身姿,飘逸若仙。

忽然,有清风拂过,青荧好似受到影响,随即投入湖底消失不见,倦收天紧追,却在漂鸟少年居住的荒芜之根停下了脚步。这里,是他初见魄如霜的地方,那时她冰封初解站立不稳,他接住了快跌倒的她,此后,他就成了魄如霜的劫。

青荧在此地徘徊飞旋,似对此地有格外的感应,倦收天眸色更深几分,他祭出净灵灯,青荧受到净灵灯灵力的吸引飞入灯中。水滴声轻响,落下的瞬间,与一声幽幽的:“魄如霜。”同时碎裂消失。

☆、恩怨了结

最留恋的地方么?倦收天举目,漂鸟少年不见身影,昔日的冰封也早已不存,这里对他而言,其实有些陌生。关于魄如霜,他未曾放在心上的事,到底还有多少,他不知,心中更是千思万绪。

她付出的,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多,她的情,远比他所知道的还要深。倦收天望向净灵灯中莹莹的那点青荧,心下更为坚定,不论如何,他都不能让魄如霜带着遗憾,还有他来不及告知的情意而离开人世。

随着净灵灯中一魂的指引,来到了他诈死养伤的小屋,那时候,她与他虽情仇两难,但他受魄如霜一剑,魄如霜也放下了灭族血仇。她声音轻快,也会打趣,如同初见那时一般,然而百里定势的身亡,却让这段血仇更加难解。

魄如霜并不是柔弱的女子,倦收天与她相识时日虽短,却不曾见她流过眼泪,唯独那一日,她抱着他,哭得绝望。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见她哭泣,想要拥抱的手,因为难解的血仇,迷茫的心,而迟迟不敢落在她的肩上。

这里是她失去血亲的地方,原来她一直都不曾放下,却偏偏逞强说自己是不会把悲伤背负在身上的人,那时,他为何就那般轻易的相信了呢?百里定势的死,是她根本走不出的阴影。

所以她才会在换回名剑后选择离开,除了不愿让他知道自己付出的代价外,她也是想为这段恩怨划下句点。她将误杀血亲的痛苦一人担起,因为悔恨,所以她最后才会选择留在黑后身边,加倍弥补这个遗憾。

倦收天垂眸,敛去翻涌心绪,口诵密咒,霎时房间里一点青荧归于净灵灯,他的眼中还存有来不及掩去的怜惜:“你那时的心思,我猜对了一半,另一半,我竟不知。”魄如霜在他不知道的时间里,是否也曾数度落泪,心中哀戚?

最后一魂,是在论剑海,她看见他时眼中的慌乱,原来是因为怕他知道她是以自己毕生功体换回的名剑。最后一面,他只匆匆看了她一眼,便因为与论剑海的约定而离开,谁也料不到,这竟是最后一眼。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