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章

陈鸣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人,所以他决定先看看电影。

然后,开头十分钟就有个绿布,过十分钟那威亚吊的都没给他p干净。

顿时再也忍不住了。

粗剪的母带也没有必要这么粗吧。

他气势汹汹的打电话给刘康,问自己之前投资的钱都去了哪里,为什么拍出来的东西和他当初和自己说的大相径庭?

“刘导演,您当初和我说的是您年纪大了,只想要在退休之前重现一次我们香湾黄金时代的鬼片吧。可是我看的这电影好像和黄金时代的鬼片没啥关系。”

刘康导演面对类似的投资商提问,已经驾轻就熟,都不用思考,张口就来。

“陈老板,我也很心痛我的艺术变成了这样,但正因为当时只有您给我投资了,我一把年纪开完这一票就收山,但我不可能坑了关键时候给我投资相信我的人。我永远都记得,到处求人投资都拉不到的痛苦。所以,我还是研究了时下的潮流,将我的艺术作品改成了现在的鬼片喜剧。现在年轻人生活压力大,我们香湾要供楼要上车,压力更大,来点喜剧,应该可以冲淡鬼片的阴影,有更多的人会进入到电影院。”

刘康导演一边唉声叹气,一边表明自己之所以改成这样,都是为了不坑投资商的钱,都是为了投资商考虑,才改掉自己的心血云云,说的陈鸣都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他也就是投了几千万,还没有到一个亿呢,就电影来说还真的不算什么大钱。

“至于这些绿幕什么的,主要就是还需要做点特效。”刘康导演继续叹气,“现在好一点的特效团队基本都在内地,而且他们自己还要大量单子要做。我们要做,就只能插队,多给点钱,我想着,这部电影已经花了这么多,我也不好意思继续问您要,干脆就将母带给您看看,要是您觉得行,我们就继续做。您要是觉得不行,将片子卖给别人也成的!”

这话说的陈鸣都都快坐不住了。

他陈鸣投资电视剧电影这么多年失败这么多次,什么时候将片子卖给别人过?这要说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破产了呢。

他随便买栋楼的利润,就有这么多了。

“我再看看,你等着。”陈鸣挂断电话,决定将片子看完。

刘康导演将电话挂了,继续对着旁边的人说道,“来来来,我们继续,二饼。”

旁边的人都在大笑。

“老师啊老师,这么多年您的话术还是这么一套,架不住投资人吃啊。”

“我这些年和老师您别的没学会,就这个哄投资商的招数全学会了,当然这也是最有用的。”

“老师你要是不去拍鬼片,转头去拍商业片,一定早赚了。”

“商业片有什么好拍的,不是砸钱就是砸特效,没点故事,我年纪大了,只喜欢有故事的片子。继续打,等打完几圈,陈老板也该给我打特效钱了。”

陈鸣认认真真的将片子看完了。

看完之后,抹了抹眼睛的泪。

哎呀这可真是一部好片子啊。

前半部是穷鬼命格的房客在保家仙的帮助下绝地翻身,堪称逆袭大爽文,而后半部则是温情脉脉,已经功成名就摆脱穷鬼命格的大老板也愿意放下自己的商业版图跟着保家仙一起去查询几十年前的旧案。

乃至最后找出真相,看见仇人的那一刻,保家仙悲愤至极的痛骂,还有老年富豪痛苦不已的那滴泪,都深深的留在了记忆里。

这部片子,哪怕还没有做特效,哪怕还没有抠掉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但它也是近几年唯一能够让陈鸣从头看到尾的片子。

真的好看。

陈鸣觉得,自己之前砸钱做了那么多影视剧,加起来都没有这一部好看。

怎么说呢,演员特别合适,演技特别贴,还有就是这个故事发展,真是叫人意想不到!有一种天马行空的自由感。

要是陈鸣知道这部电影究竟是怎么拍出来的,大概就会明白为什么这部片子这么“自由”了。它压根就没有束缚啊,能不自由么?

果然,陈鸣这一次打钱打的特别爽快。

刘康导演这边打电话过来感谢。

“不用谢,要谢,我们就去谢谢大师。至于这名字,我去找大师算算。”陈鸣对电影有了信心,对刘康导演的语气就温柔了许多,“当初大师就说了,就江繁星的命格最好,旺,你看我们这电影拍的,多顺利啊。”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真的很顺利。

“还有那个最后的凶手的年轻时候,我看着也很眼熟,应该也是一个大明星吧。”

内地顶流爱豆秋崧盛,目前江繁星和他算是最红的两个男艺人了,当然算大明星。

“还是大师能算啊,果然演员的八字很重要。”陈鸣觉得这大师不错,到时候也可以算个黄道吉日,再让这部电影上映。

刘康不信这些,要是信这些就没法拍鬼片了,不过江繁星私下里和他说了,他的八字之所以好,完全是因为沈天青在背后帮忙送礼了。

不过就算没送礼,以江繁星现在在娱乐圈的顺畅程度来说,也绝对不能说他的八字不好。

“那就拜托大师了。”

“放心,我会和大师好好说的。”陈鸣立刻就去找大师算名字去了。

别说,这大师能够忽悠,咳咳,不对,应该说这个大师能够让这么多富商对他尊敬有加,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很快,大师就给出了两个名字。

一个叫做《穷开心》,一个叫做《死要钱》。

只是看名字,还真看不出来片子是干嘛的。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