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

江繁星和杨含光这边又说了不少,杨含光贴心的和他讲了一些圈内需要防备的事,一直等到其他人上来和杨含光打招呼,才暂时和江繁星分开。

杨含光才拿了最佳女配,目前还算受重视,所以和她打招呼的人不少。而江繁星虽然也算小有名气,但那是针对圈外的,在圈内,尤其是来走红毯的,哪怕是凑数的网红背后的公司也不可小看,所以来烦江繁星的反而不多,这也给了江繁星很多观察的时间。

娱乐圈,真是名利场。

秋崧盛和林凛人气高,通告多,所以围在他们身边的人有男有女各种各样,别人和他们说话也是微笑温柔,不时有笑声传来。而陈可乐虽然是后来居上,但目前以综艺和舞台比较多,所以围在他身边的要少一些。

朱国富,出乎意外的人缘也很好,和他有说有笑的基本都是大花,朱国富也收敛了脾气,你来我往的,交谈很是融洽。

江繁星觉得眼前就像是电影里那种人来人往却看不清路人面孔的开场,让他觉得自己和他们有点距离的同时,又没有那么遥远。

“哎。”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摔倒声。

江繁星转过头,看见一个不认识的艺人摔倒在地,正打算伸手去扶。

结果他手还没伸过去另一只手已经将人扶了起来。

“低血糖的话还是注意一点,在这里人太多了出现踩踏事件就不好了。”沈天青微笑着说道。

来人对着沈天青笑了笑,很快就离开了。

“沈哥,你来了。”江繁星眨了眨眼,恍然大悟,“刚才那个……不会是装的吧?”

不然为什么沈天青突然冲出来?

“你没看见有摄像头么?”沈天青好气没忍住直接翻了一个白眼,“那应该是某个公司新签约的网红,没有正儿八经的邀请函,只能进来拍照不能走红毯,”

“所以,这个人刚才倒在我面前,是为了炒作?”江繁星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为什么是我?”

沈天青听见这话反而笑了起来,“为什么不能是你?其他那些知名的艺人就算看见了也只会让自己的助理上去扶,你还是个新人,刚才又落单了,但是你又有话题,不找你找谁?”

然后,沈天青就笑了出来,“你以前不是什么情况都在掌握之中么?要是我没来,你明天就要出现在头条里。怎么,阴沟里翻船的感觉如何?”

“不如何。”江繁星叹了口气。

他以前实习也好,看别人工作也好,要是突然看见同事晕倒在自己面前,他第一反应就是对方是不是过劳了,能否适用于《劳动法》什么的,但是在娱乐圈这种套路似乎就变成了另一种。

“挺好。”沈天青定定的看了江繁星一眼,忍不住笑道,“起码你还是个人,我还以为你真的是什么妖怪附体,年纪轻轻就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了。”

“沈哥。”江繁星忍不住喊了一句。

“怎么了?”

“我才大四,还没毕业。”江繁星回答道,“你说我是什么妖怪附体,就有点过分了吧。”

“也不算过分,已经有人在网上开帖子议论你是不是重生的了。”沈天青笑了笑,“你一路走的这么顺,在我工作室最差劲的时候签约,签约之后工作室就开始稳步上升,目前工作室的资源基本上都集中在你头上,陈可乐和你发展路线截然相反不构成威胁,你已经是s级大制作的男三,拥有一档颇有热度的常驻综艺、接下来我们工作室即将启动的项目你基本上就是男一……就连别人黑你,你这边也早早的保留了所有的证据,这样的开局,还不算是重生么?”

啊这。

沈哥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可就不困了。

江繁星和沈天青这边说笑了一阵之后,才去和杨含光一起准备进场走红毯,嗯,顺便把外面的羽绒服也脱掉。

嘶——

真冷啊。

而且不是一般的冷,感觉就像是有刀子在脸上狠狠的刮,冻的他整个人都有点哆嗦。

江繁星忍不住看向自己旁边的杨含光。

女艺人真是厉害啊。

我这西装虽然也料子薄,但好歹还是给身体上了一层薄薄的防护,聊胜于无。但是女明星们的礼服,最多也就是遮住了一半,手臂肩膀什么的基本都露在外面。

仔细看的话,杨含光的手臂上已经冷的起鸡皮疙瘩了。

“杨老师,你还好吧。”挽着杨含光瘦弱的手臂,江繁星总担心对方会真的晕过去。

“没……没事,走红毯很快的。”杨含光的牙齿有些打颤,“别,别说话了,保持微笑,记者开始拍照了。”

江繁星立刻住嘴。

“下面有请杨含光、江繁星。”

听见司仪喊自己的名字,江繁星颇有点虎躯一震的味道,脸上瞬间就充满了营业用的微笑,抬头挺胸,一边挽着旁边的杨含光,一边调整着自己走路的速度。

微笑微笑,就算这个世界这么操蛋,就算现在是零下几度,就算外面拍照的记者一个个裹得严严实实,我是艺人,现在是工作时间。

妈的,等劳资以后退休了,买个别墅,全部装上地暖,大冬天的穿着裤衩在别墅里走。

你一个年度盛典,都花这么多钱请明星们来了,就不能拿出一部分经费用来取暖么?

啊————

江繁星内心咆哮的越狠,脸上的微笑就越是动人。

不管闪光灯怎么拍,他眼睛都不会怎么眨,表情管理绝对到位,他可是专业的,专门为这个特训了好久呢。

“江繁星今天挺帅的啊。”

“杨含光和他关系这么好啊真是看不出来。”

“啧啧,这小子运气真好,杨含光拍完《挽生》就拿奖升咖了。”

媒体记者们对圈内的事情大多都清楚,一看他们两个人一起走红毯就知道他们接下来要营业一段时间了。

走完红毯拍完照之后,江繁星

立刻穿上沈天青递来的羽绒服,怀抱着热水袋,就和抱着自己的命没区别。

“沈哥,以后这种活动,我必须每一次都参加么?”江繁星忍不住说道,“其实我觉得有句话说得很对,演员还是要靠作品说话,一直走红毯没有前途。”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