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心动百分百》的录制中间时间是隔开的,差不多是录一天休息两天。这也是给导师给嘉宾们留下一定的时间去干自己的事情,节目组也需要熬夜剪素材的时间。

这么一来,江繁星也能休息一下,不用每天都去赶不同的通告。倒也有一些不知名的小杂志以及一些垃圾通告给江繁星递了邀请,但是都被沈天青给拒绝了。等江繁星演的电视剧播了,有不少活粉之后再选一个顶尖的杂志上比较好。垃圾通告根本没有多少人看,他们工作室不缺这方面的资源。

知道江繁星最近休息之后,陈可乐鼓足了勇气,在沟通过小周知道江繁星中午的时候已经起床了,才来找他。

手里还提着各种礼物。

“江哥,那个您最近有时间么?”陈可乐十分的谦卑,“如果您要是觉得无聊,要不要指点一下我的工作?”

陈可乐越来越上道了,带来的礼物几乎都是吃的喝的还不容易长肉的类型。以前的江繁星比较穷,陈可乐就直接转账。现在江繁星已经能赚钱了,于是就送一些无伤大雅的东西,主要是增加一些情谊。

他现在已经重新续约工作室十年,以后还要和江繁星共事许久,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好兄弟了,自然不能太见外了。

江繁星看了陈可乐一眼,还是从他带来的苹果里挑出一个洗洗吃了,“嗯,正好我没事,你说来听听。”

“是这样的。”陈可乐自己找了椅子坐下,“我已经上传了差不多四个视频了,每个视频的点赞量都破了一千万,不过同时有很多仿照我视频的博主出现,虽然我的点赞量还在,但已经能够看出有下降的趋势了。所以,沈哥说该到了我暴露身份的时候了。问题就是如何巧妙的暴露我的身份,暂时还在商讨。”

想要暴露的巧妙还不影响自己以后的工作,自然要仔细考虑清楚。不然粉丝们可以喜欢一个男菩萨,却未必会喜欢一个爱豆去当男菩萨,可能会觉得没有什么逼格。粉丝都是慕强的,网红出身的演员或者爱豆都要被人鄙视,何况是做互联网男菩萨?

“沈哥那边是什么样的想法?说来听听。”江繁星来了兴趣,要是普通工作他还真的没有什么指点的意思,但陈可乐这个工作,他开始也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居然真的被做成功了。说起来自己也是出了不少力,自然不能真的就撒手不管了。

“沈哥的意思是,让我在第五个擦边视频里跳舞,然后不小心闪过我的侧脸。等过两分钟就直接将视频删除,再让舆论开始发酵,炒作个两三天之后,自己再出来承认。”

陈可乐认真的说道,“在这两三天之内,沈哥会帮我联系一些职业粉头去帮我说好话,也会发一些关于我的黑贴,让两方炒起来之后,我再出来道歉,承认是自己。等到继续被质疑的时候,再由我的‘粉丝’晒出我捐款做公益的证据,打造我一个‘不会说话、只能默默努力’的努力型爱豆人设。”

简单来说,就是将陈可乐往“小可怜”的方向打造,引起粉丝的怜爱

之情,又心疼他的付出,努力工作却没有出头之日等等。

“除此之外,应该还有别的吧。”江繁星听着没有什么问题,“这些都是正常的营销炒作流程,而且也考虑的很全面,你是觉得哪里不够好?还是你还有什么没有说?”

“接下来就是我要说的。”陈可乐忧愁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只是这些还不够的。江哥,你也知道我以前是爱豆,还和秋崧盛是一个团的。虽然我粉丝少,但还是有点粉丝的。然后吧秋崧盛最近热度又很高,所以不管我愿不愿意,我肯定都是会不可避免的和秋崧盛绑定在一起的。沈哥的意思是,既然要蹭,就蹭个大的。”

“嗯,倒也没错,就算你不发通稿,也多的是营销号会将你们两个绑在一起。”江繁星认同的点点头,“所以你是觉得哪里不满意?”

“沈哥说,要我直接暴露侧脸的马甲跳舞的那个视频,直接跳秋崧盛的成名曲。”陈可乐幽幽的说道,“明面上,我可以勾着粉丝往我的真实身份上猜,同时和秋崧盛绑定在一起。暗地里,也可以告诉粉丝秋崧盛就是我的目标,我在团里是无人在意的卑微小可怜,只能拍擦边视频靠近团里最闪烁的那颗星,变相炒cp。”

而且走的还是暗恋人设,压根不用管秋崧盛理不理会他。

要是秋崧盛理了,他的热度暴涨,以后能够长时间绑定,秋崧盛还得被迫配合。

要是秋崧盛不理,也没有关系,他小可怜的暗恋人设稳住了,能多一堆的妈妈粉,对他的转型也好做数据也好,都是极大的助力。

“哇,沈哥这是……开窍了?”江繁星听得眼睛都在放光,“这个绑定营销牛逼了,不管秋崧盛这边怎么反应,都要被迫成为你的踏脚石啊。沈哥怎么想到的,简直叫我刮目相看!”

听见这话,陈可乐直勾勾的朝着江繁星看了过去。

他怎么想到的,你说呢?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以前的沈哥虽然也搞炒作营销那一套,但还是比较正派的,更多的时候是砸钱或者自己想创意。这也是秦适和易朱他们不太满意的点,觉得这样炒作来的热度实在太慢了,他们红起来之后不觉得是沈天青出力居多,反而觉得是靠自己。

但现在沈天青像是被打通任督二脉一样,炒作的点子一个接一个,简直让陈可乐怀疑沈哥是不是被人给穿越了?最恐怖的是,沈哥明明每天都加班,他的状态居然还越来越好,精神奕奕,容光焕发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哪个主旋律剧组里出来的演员,像是做了整容一样。

知道沈哥才29的时候,陈可乐内心是崩溃的。

工作害人啊!沈哥好好一个眉目俊朗英气十足的帅哥硬是叫人只记得颓废和老妈子了,现在总算是容貌回春了。唉,要是他长这样,就不用团内人气垫底了。

“这不是挺好的。”江繁星完全没有作为罪魁祸首的自觉,“到时候你不但可以将擦边的粉丝留下,还能顺便提纯多一群妈妈粉,多好啊。”

“可我也不

好意思这么坑秋崧盛啊。”陈可乐叹气道,“其实人家对我挺好的,选秀节目的时候好多人都想方设法踩着别人上位,他没有做过这些事,纯粹是靠个人魅力还有他的公司全程保护。江哥你没有看过秋崧盛的舞台吧?他平时看着有点傻,但只要上了舞台他是真的会闪闪发光的。”

能够在那么多爱豆里杀出来的断层大c位,必定有自己独特的魅力在。

“江哥,要不我们不要用这个计划,用点别的吧。”陈可乐说道。

“别的计划不可能会有捆绑秋崧盛来的快的。”江繁星想了想说道,“如果用沈哥的计划,你最少也能喜提微博爆字热搜。要是用别的,可能就只是普通热搜了。这两者之间的差距,你能接受么?”

陈可乐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所以,你是既舍不得这其中的热度,又不想往死了得罪秋崧盛,所以希望我能给你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又或者你想要借着我的关系,去和秋崧盛商量?”江繁星每说出一点,都让陈可乐的头垂的更低了。

“可乐,你这觉悟不行啊,这才哪到哪?娱乐圈还有自爆床照求上位的,也有自愿接受潜规则,还要一口气在脸上动刀无数次的,而他们的付出却不一定都能取得成果,你这个是一定能够取得成果的。”江繁星拍了拍陈可乐的肩膀,“你比我早入行这么久,难道连这点都看不明白么?”

“……江哥,我这是正常人的反应。”您这种对自己的决定从来不会质疑的人才是恐怖的家伙吧。

“干就干,你连擦边都能干,怕这个干嘛?”江繁星锤了陈可乐一眼,“世界上没有两全其美的好事。你要是实在觉得不行,就先给秋崧盛打个预防针,到时候你再道歉,或者等你变得红了,给他蹭热度就是了。”

“要红过他可能有点难。”陈可乐反驳道。

“真没出息。”江繁星鄙视的看着他,“你现在就打电话,我给你壮点胆。”

“啊?现在?”陈可乐愣住了,不要吧,现在好好的,人家还在拍戏呢,自己就这么一个电话打过去?

“我在这里,你还能有点胆子。等会儿我就要回去睡觉了,没有时间陪你搞这个,你赶紧的。”江繁星看了一眼手机,他已经有点困了,假期宝贵,他没有这么多的时间耗。

陈可乐看了江繁星一眼,咬咬牙,真的拨通了秋崧盛的电话。

电话响起的铃声,简直比陈可乐的命还要长,他已经有点想要逃跑了。

然后被江繁星抓住了衣领,“你练肌肉练得那么辛苦都出头了,现在怕什么?”

“喂,可乐,有什么事情么?”秋崧盛那边接电话了。

陈可乐的呼吸都轻了不少。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