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入魔

第83章</p>

“玖茴, 你怎么来了”没有料到玖茴会突然出现,玉鸾紧紧捏住藏在袖中的药瓶,缓缓把它放了回去。</p>

步庭看着院门外的少女, 缓缓开口“玖茴姑娘不在宴席上,来步某这里是有何事”</p>

“贵宗的宴席味道太好, 我吃得有些撑,所以在四处走走。仙尊住的这边风景优美, 不知不觉我就走到这边了。”玖茴跨进院门,走到院侧的石桌旁坐下,从纳戒里取出一壶热茶“晚辈不请自来, 仙尊不必招待我,你们有话继续说, 不必在意我。”</p>

看着玖茴怡然自得的模样, 玉鸾沉默下来,步庭也没有说话。</p>

沉默的仙尊,无言的玉鸾, 外加一个把仙尊院落当做休憩地的玖茴, 整个院子充满着一种荒诞却又诡异的宁静。</p>

“要不喝口茶, 坐下来慢慢说”见两人都不说话,玖茴执起茶壶, 望向两人“这是十分罕见的白茶,能够明目护肝, 清肺解毒,两位真的不来一杯”</p>

玉鸾这才注意到,院子里弥漫着一股清新的茶花香味,茶香幽幽,把她心头的怨恨与杀意, 都压制了下来。</p>

步庭警惕地看着玖茴,他不会愚蠢地认为,玖茴真的是偶然路过。</p>

“祉猷小友为何未与你一起”步庭走到石桌旁,低头看玖茴“小友与祉猷小友向来是形影不离,这样的好茶,怎么不让祉猷小友一起品茶”</p>

“家中长辈对祉猷爱惜非常,我的东西,他自然也有。”玖茴倒了两杯热气腾腾的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仙尊,玉鸾姐姐,请入座。”</p>

茶香仿佛变成了活物,迫不及待钻入鼻息间,步庭挥袖拂走茶香,语气冷淡“多谢玖茴小友好意,只是我身带暗伤,不宜饮茶。”</p>

“既然如此,那就太遗憾了。”玖茴收起茶盏,起身走到玉鸾身边,伸手挽起她的手臂“玉鸾姐姐,方才我过来的时候,贵宗掌派大弟子青恒道友正在找你,我们一起走吧。”</p>

玉鸾藏在袖子下的拳头,捏得骨节泛白,指甲深深陷入肉里,掌心晕开点点血迹。她看着一无所知的玖茴,缓缓吸气,半晌后勉强扯出一个笑“好。”</p>

靠近步庭的机会难得,可是玖茴无辜,她不能让她牵连其中。</p>

“玖茴小友。”步庭叫住离开的两人“这位玉鸾姑娘,还没说十五年前的事,二位这样离开岂不是显得步某招待不周”</p>

玖茴回过头,步庭的乾坤剑已经握在了手中,整个院落的树木,被剑气震荡得簌簌作响。</p>

“无论十五年前发生了什么,那也是你我之间的事,与他人无关。”玉鸾没有想到,受了重伤日日吐血的步庭仍旧这么厉害,她被凌厉的剑气逼得喘不过气来。</p>

她上前一步,把玖茴挡在身后,对她道“玖茴,你先回去,我还想跟步庭仙尊聊一些旧事。”</p>

“有什么旧事是我不能听的吗”玖茴一脸的天真懵懂,仿佛想凑热闹而不得的孩子,怎么也不愿意离开“你们尽管聊,我保证不说出去。”</p>

玉鸾额头与后背已经沁出冷汗,她紧咬牙关“快走。”</p>

玖茴妹妹如此单纯天真,哪里明白步庭话中的深意。她若再不走,恐怕就走不了了。</p>

“玉鸾姐姐,你别赶我走呀。”玖茴牵住玉鸾汗湿的手,仿佛没有察觉到她掌心满是冷汗“要不你们下次再叙旧,你先陪我去四处逛一逛”</p>

玉鸾看着步庭不语,恐怕她现在就算想走,步庭也不会放她离开。</p>

“十五年前,三个魔族抓走近百稚童,在蔓襄城设下噬血大阵。”步庭看着玉鸾“蔓襄城少主为了护住全城百姓,以身破阵,救出了那些稚童,她却身死道消,你与蔓襄城少城主是何关系”</p>

“我的母亲出生于子书世家,天资出众,品性端方,受尽蔓襄城百姓的拥戴。”玉鸾红着眼睛,无法抑制心中的恨意“十五年前,魔族劫掠稚童,设下噬血大阵,此阵若成,蔓襄城无数百姓将会陷入疯魔,母亲本在进阶的重要关头,却顾不上自身安危,只身入阵,与魔族护法缠斗至死。”</p>

玉鸾声音颤抖“仙尊难道忘了,你浑身不染尘埃地踏入阵中,一剑杀了那三个魔头后,说了什么”</p>

步庭沉默不言。</p>

“仙尊你说”玉鸾哽咽一声,眼泪从眼眶中涌出“仙尊你说,魔族果然选了蔓襄城为阵心,这些蠢货,真是送上门找死。”</p>

她的母亲,浑身是伤躺在血泊里,至死都不知道,她与蔓襄城都只是诱魔族护法现身的饵。</p>

“高高在上的仙尊,把我们蔓襄城当做了什么,把我母亲当做了什么”玉鸾高声道“他们都是人,是活生生的人,不是诱饵”</p>

“那三个魔族护法行踪诡秘,杀人无数,死在他们手中的无辜百姓近万数”</p>

“可是我母亲何辜,蔓襄城百姓何辜”玉鸾召出剑指向步庭“你们假惺惺地盛赞我母亲的高义,继续做着高高在上的仙长仙尊,如今谁还记得我母亲的惨死”</p>

“你知道她死前有多痛苦吗,你知道她临死还在安慰孩子们不要怕吗”玉鸾不甘</p>

又怨恨“可是凭什么呢,又是为什么呢”</p>

她夜夜梦入母亲惨死的那日,一次次午夜梦醒,终日不得解脱。</p>

“你是高高在上的仙尊,修为高深,法力无限,为何不直接去魔族杀了魔王,为天下除尽魔头”玉鸾抹去脸上的泪“还是说,对你而言,死一个蔓襄城少城主,比你们直接杀入魔族更划算”</p>

步庭沉默不言,却没有反驳。</p>

“死的为什么不是你”玉鸾举剑刺去,“死的为什么不是你这种假仁假义的伪君子”</p>

步庭侧身躲开玉鸾的剑,在他眼中,玉鸾的剑法修为,犹如一两岁刚学会走路的稚童,毫无威胁可言。</p>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