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挖墙脚 你是望舒阁派来的奸细吧?

第72章

在玖茴与祉猷离开望舒阁前,玉镜把两人叫到宗门正殿。

“在外游历要多加小心,我跟你们几位师叔准备了一些回礼,你都带上。”玉镜指了指桌上各式各样的土仪,转头看着祉猷,笑问:“跟玖茴出去的这些时日,可还习惯?”

祉猷点头:“长辈们待我很好。”

“那便好。”玉镜取了香,向望舒阁历代祖师行拜礼:“修行路漫漫,多走走,多看看,人生多些快活,少一些遗憾。”

“是。”祉猷看着这些黯淡的命牌,能让小小的桃林城偏安一隅,望舒阁确实不易。

“幼时我急着进阶,总想着让望舒阁发扬壮大,你们的祖师爷就跟我说,小孩子不用走太快,走快了,就容易错过路边的风景。”玉镜把香插好:“慢慢走慢慢看,好好享受人生,照顾好自己。”

玖茴抬头看了玉镜一眼。

玉镜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望舒阁有老祖宗留下来的护法大阵,我就不招待他们来宗门做客了,你带他们多在桃林城走一走,看一看。”

“嗯嗯。”玖茴揉了揉被敲的地方,点了点头:“师父,我还打算去九天宗一趟。”

“带着你老家那三个人一起?”玉镜声音抬高了一些。

“我跟祉猷去。”玖茴解释:“我跟祉猷被沙椤葭带去魔族的事,我已经写信上报给青岚门,九天宗那边,我们还是亲自去一趟比较好。”

步庭此人多疑多思,亲自去解释更省事。

主要是……她想去看看热闹。

玉镜似笑非笑看她一眼:“当真这么简单?”

玖茴摸了摸鼻子:“顺便探望一下步仙尊,关心他的身体。”

玉镜笑出声来,她轻咳一声,点头道:“嗯,去吧。”

小孩子想看热闹有什么错呢,只要孩子不受欺负就行。

玖茴与祉猷回到桃林城,找到白砚他们时,三人正在宋老板的汤圆摊吃汤圆。

“宋老板,再来一碗花生馅儿的。”余漓把空碗往旁边一摞,又要了一碗。

旁边的食客连汤圆都不吃了,全都在看余漓究竟能吃多少汤圆。

也有人劝余漓不要再吃了,吃坏了肚子不划算。

“宋老板,她已经吃饱,不要了。”玖茴从荷包里取出一粒碎银子递给宋老板,扭头笑看余漓一眼:“家里的妹妹不懂事,让大家看笑话了。”

食客中有认识玖茴的,惊诧道:“玖姑娘,这是你的妹妹?她的胃口可真好。”

“这孩子打小就能吃。”玖茴笑着点头。

“刚才我劝她不要再吃,汤圆难克化,吃这么多容易积食,小姑娘却说她还没吃饱。”热心大娘松口气:“原来天生胃口大,那我就放心了。”

带着三人回了客栈,玖茴脸上的笑意变淡:“都坐下。”

“姐姐,我们没有出去捣乱,也没有惹事。”余漓见玖茴脸上的笑容有些不对劲,红着脸解释:“就连今天有人撞到孔苍南,他都忍住了没骂人。”

“你们能做到这些我很欣慰,但你知不知道,没几个普通人能吃十碗汤圆?”玖茴揉了揉额头:“幸而这是桃林城,若是一些警惕心强的城池,你们早就被百姓怀疑了。”

“只是多吃几碗汤圆……”

“因为任何一点异常,都有可能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玖茴叹气:“凡人手无寸铁,修炼邪功的妖魔还以他们为食,一些无人庇佑的百姓,便养成了草木皆兵的性子,任何有异于普通人的行为,都会引来他们的惧怕。”

“我错了。”余漓红着脸认错:“以后我会注意的。”

“不怪你,你接触的人类太少。”见余漓捏着衣角认错,玖茴心软下来:“下次做事情之前,多观察一下其他普通人。”

“是我的错。”白砚道:“见余漓吃得高兴,就忘了提醒她。”

“也不是什么大事。”玖茴笑了:“桃林城是个好地方,你们在这里多待几日。”

“少主很喜欢这里?”见玖茴没有责怪自己,余漓渐渐恢复了活力。

玖茴点头:“这里的人很可爱。”

“宋老板好像是个妖?”白砚疑惑道:“桃林城开着护城大阵,我们有荒长老给的玉佩,才能在各大城池来去自由,那个宋老板修为低微,桃林城有望舒阁庇佑,难道整个宗门都没发现她的妖身?”

“她一个三四百岁的小妖,若是没有我们望舒阁的令牌,怎么能待在护城大阵中?”玖茴摇头:“不仅是我们望舒阁,还有几个百姓也知道她的真身。”

“知道?!”孔苍南惊讶道:“知道还让她留在城里,难道望舒阁的人不怕?”

“怕什么?”玖茴笑:“怕她在花生馅儿里放香菜?”

“可她是妖,修真界不是向来谈妖魔色变?”

“可是对于我们望舒阁来说,她只是桃林城的一员。”玖茴轻笑出声:“对于桃林城百姓而言,宋老板为人热情善良,做的汤圆好吃,价格还厚道,这些就足够了。”

“即使她是妖?”

“对。”

白砚似乎有些明白,少主为什么会喜欢望舒阁,为什么会喜欢这座城池了。

“午膳过后,我与祉猷要去九天宗一趟,你们在桃林城等我们回来。”玖茴犹豫了一下:“若是遇到不方便解决的事,你们可以去望舒阁找我师父。”

白砚若有所思地看着玖茴,他犹豫着开口:“少主,你的意思是……”

玖茴轻轻摇了摇头,白砚看了眼天,把没有说完的话咽了下去。

中午陪三人用完饭,玖茴与祉猷出城,看到城主府的犯人正在不远处护城河案挑石头修路,一口气能挑十大块石头的张三在人群中格外突出。

“张哥,厉害!”

“张哥,你这么厉害,犯的什么事,被城主府判了多少年啊?”

张三没有搭理这些凑过来讨好的犯人,被问得烦了,把重约千斤的石头往地上重重一放,面无表情地道:“投毒、杀人未遂。”

凑上来的犯人被他的眼神吓得大气不敢出,直到张三再次挑起石头走远,也没有谁敢继续开口。

隔着护城河,张三停下脚步,与对岸的玖茴与祉猷隔河相望。

他低头看了眼身上的粗布麻衣,朝玖茴与祉猷点了点头,继续转身去挑石头,那头如绸缎的头发,不知何时被他削去大半,用了根木棍子束住,看起来有几分落魄,又有几分放下一切的洒脱。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