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张三 法外狂徒?

第70章

“哎,你们听说那个了没有?”

“哪个,是不是那个?”接话之人比了一个九的手势。

“就是那个。”提起这个话题的人,见对方知道这事,瞬间来了劲头:“真没想到,那位竟是性情中人,与魔族女子有这样一段风流往事。”

“你这才哪到哪,还有那几位,帮魔女养孩子的,对月垂泪的,佳人带着孩子回魔族的……”

“嗯?不是九跟火喜欢同一女子,那女子为了救下父母,只好委身嫁给魔王吗?”

“那不能够,火宗主修的道法不可近女色,这肯定是有人趁机抹黑火宗主。”

“你说的很有道理,会不会是那位……”

“那位的事传出来没多久,其他乱七八糟的流言就全出来了,肯定是想借这些谣言,掩盖他的那事。你看看后面谣传的那些,哪件像真的?”

“都不像,最可怜的是那御珍宗的少宗主,还有人故意伪造他母亲的遗物,说他是魔族之后。”

“拿亡故之人编造流言,确实过分了。唉,可怜锦少主风度翩翩,得无数修士欣赏,也不知招了谁的嫉妒,泼天来这么大个黑锅。”

修真界议论纷纷,流言不断。有人同情这些被传谣的苦主们,也有人私下当乐子谈笑几句,不过大家讨论得最多的,仍是步庭仙尊的那件事。

与其他几人的流言相比,还是步仙尊这事比较像真的,并且情节足够曲折跌宕,十分有讨论度。

“事情如我们想象中开始,但好像没有按照我们想象中那么发展。”魔族的客栈里,玖茴看着锦轻裘手下人传来的消息:“不过目的达到就好。”

余漓认真地问锦轻裘:“步庭仙尊在修真界的人缘,是不是不够好啊?”

不然这么多流言蜚语,为什么大家别的都不信,就只对步庭的事格外感兴趣。

“这跟他的人缘无关。”玖茴轻轻敲余漓脑袋:“因为步庭是仙尊。”

“仙尊有什么问题?”余漓还是不明白。

“人们仰望尊敬高峰之上的人,而有些人却喜欢看到上位者跌下峰头。”玖茴倒了一杯茶:“曾经高高在上的人,陷入低谷总是能给平庸又善妒者带来满足与快乐,这就是嫉妒。”

“这么坏?”余漓皱眉,人类真可怕。

“人心多变,很难简单的用好与坏来界定。”玖茴抿了一口茶:“不要拿某些人的言行来判定整个群体的好坏,这样容易让你陷入偏执与虚妄。”

玖茴见余漓迷糊的模样,知道她还不理解,于是轻笑一声:“今晚早点睡,明天我们就离开魔界。”

“玖茴姑娘。”锦轻裘向玖茴道谢道:“多谢你这次出手相助。”

“我只是动了动嘴皮子,让整个修真界都知道,令慈之事只是谣言罢了。”玖茴笑着摇头:“此事日后我们五人永不再提,锦少主也把它忘了吧。”

待到人妖魔能和平友好相处时,也许这一切都不再重要。

魔界的月亮,似乎比修真界要多一层淡淡的红。沙椤葭坐在地牢中,她仰着头透过小小的窗口,看着天际的弯月。

“公主。”伪装成狱卒的公主亲卫靠近牢门,跪在沙椤葭面前:“属下无能,不仅没有找到银籍,也无法请到御珍宗少主来救您。”

“难道锦轻裘不怕我说出他的秘密?”沙椤葭听到锦轻裘不愿意来救她,终于有了反应:“他难道疯了?”

“公主,锦轻裘母亲是魔族之事,已经传遍整个修真界。”亲卫抬头看了一眼沙椤葭,又飞快低下头:“但是没有人相信此事。”

“不相信?”沙椤葭皱眉,恼恨道:“既然锦轻裘不听我的命令,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你把我准备好的那些东西散播出去,我要他声明扫地,受尽整个修真界的唾弃。”

“这个……”亲卫显得十分为难。

“你做不到?”沙椤葭眼神犀利:“难道连你也要背叛我?”

“属下对公主忠心耿耿,宁死也不会背叛公主!”亲卫担心沙椤葭误会自己,赶紧解释道:“外面有关锦轻裘生母的信件手抄拓本,已经传遍了整个修真界。”

“你不经我的命令,私自把信件传出去了?”

“属下不敢,传遍修真界的那些信件内容,都是伪造的。”亲卫摇头:“但是大家都不信。”

“不信?”沙椤葭不明白,涉及魔族这么大的事,修真界怎么可能不在乎。

“因为修真界还有好几个与魔族有关的流言。”亲卫不敢抬头看沙椤葭的表情:“传扬得最广的流言,与公主您有关……”

“什么流言?”沙椤葭冷笑,左右又是她跟银籍的那档子事,修真界的那些人没有烦,她已经腻歪了。

“外面都说,公主您不是魔王陛下的亲生女儿,您是……您是九天宗步庭与魔妃娘娘私通生下的孩子,为了护您周全,步庭把九天宗最年轻的长老安排到了您身边。”亲卫脑袋越垂越低:“您为了步庭,杀了魔王陛下。”

“胡说八道,妖言惑众!”沙椤葭怒道:“我出生高贵,是父王亲生女儿。”

说完这句话,她注意到亲卫偷偷看了自己一眼,更加生气:“你在看什么?!”

难道是想看她的容貌与父王有几分相似?!

她深吸两口气,如今她被关在此处,能用的忠心下属已经不多。想到这,沙椤葭按捺住心底的怒火:“这个谣言,传到魔界了吗?”

“属下今夜进城的时候,已经听到有魔民在讨论此事。”亲卫见沙椤葭气得面色发白:“请公主息怒,属下一定想办法救您出去,然后帮你杀了那些嚼舌根的人。”

“你走吧。”沙椤葭颓然地摆手,当这个谣言传遍整个王都后,她争夺王位的最后一丝希望也没有了。

即使她能逃出去,魔族绝对不会让一个生父可能是修士的公主继位,她这么多年的谋算与隐忍,全都化为了泡影。

“公主……”

“滚!”

沙椤葭怒道:“给我滚。”

因为挣扎得太过厉害,她身上的伏魔圈散发出一阵微光,入骨的疼痛让她清醒过来。

她望着亲卫离去的背影,突然想起幼时摔伤腿,被大哥背回王宫的画面。

“哥哥,我的脚好疼啊。”

“都怪哥哥没有保护好你,沙椤葭别哭。”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