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离谱

第69章

“把人给放出来吧。”玖茴给了逻诃一个眼神,逻诃赶紧揭下脸上的纸条,屁颠颠去解麻袋。

他解了半天,发现麻袋纹丝不动,疑惑地望向白砚。

白砚开口:“请魔王退到祉公子身边去。”

逻诃闻言,赶紧站起身退到祉猷身边,连一个疑问都没有。

等逻诃走远,白砚掐了一个法诀,桃粉色麻袋化作流光消失在他手中。

这居然是一件法器?

逻诃十分不解,为什么会有人把法器做成麻袋,他们妖族的想法正经吗?

恢复自由的沙椤葭,直接朝躲在祉猷身边的逻诃拍出一掌。

祉猷挥了挥袖,轻松拦下掌风带出的魔气。

一道金色的项圈从玖茴袖中飞出,套在了沙椤葭身上,她顿时浑身僵硬,坐在地上动弹不得。

“此物名为伏魔圈,专门用来对付魔族人的。”玖茴微笑:“公主你千万别挣扎,越挣扎就会越痛。”

沙椤葭不再试图挣扎,她看着玖茴:“你是在报复我那日用御灵绳捆你们俩?”

“俗话说,有来有往,才能维持情分的长久。”玖茴拿出一个软垫,在沙椤葭面前坐下。

两人面对面坐着,仿佛真的是两个感情深厚的小姐妹在谈心。

沙椤葭移开视线不看她。

“公主是个很厉害的女子,为得老魔王欢心,隐忍多年,保全了性命不说,还笼络了不少人心。”玖茴叹气:“若非你视人命为草芥,我其实不忍心把你抓起来。”

沙椤葭讽刺道:“世间强者为尊,从来便是如此,我又有何错?”

“依你之言,你并非天下第一,那么比你强的人,皆可辱你欺你?”玖茴摇头:“世间众生并非生而知之,你我不是最强,也不可能一直最强。强者生弱者亡是没有开启灵智的畜生之道,你我皆有七情六欲,为何要效仿畜生的行事?”

“你不必说服我,我们生来便不同,没什么可说的。”沙椤葭嘲讽地看了眼躲在祉猷身后的逻诃:“你扶持这个废物当上魔王,究竟抱着何种目的?”

玖茴摇头:“你们魔族谁做魔王都与我无关,我只是不想未来的魔王,是个视人命为无物的冷血之人。”

“照你这么说,如果我当初愿意承诺不伤害凡人,你也能赞同我做魔王?”沙椤葭反问。

“对。”玖茴点头:“我说过,我不在乎谁是魔王,只要不伤害人族就好。”

“他今日不伤害人类,不代表永远不会。”沙椤葭抛去所有伪装,露出了她高傲冷漠的本性:“人心易变,权势与力量永远是美味的引诱品。”

“那就换一个王。”玖茴似笑非笑地看了眼逻诃:“难道你们魔族还缺想做王的魔?”

逻诃拼命摇头,他不敢,他真的不敢。

玖茴宰他爹都那么干脆利落,如果要取他性命,还不跟砍瓜切菜似的。

沙椤葭见到逻诃这个窝囊劲儿,便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逻诃这个废物,他若是继承了王位,大权肯定会落到魔后那个低贱的女人手上。

“请公主放心,本宫出身低贱,自然比公主明白,底层魔民需要的是什么。”魔后身穿金纹宫袍,头戴紫金冠走进大殿,她朝玖茴与祉猷行了一礼:“来日我与逻诃若有举兵人间界之意,便由玖茴姑娘亲自取下我们的首级,我们绝不会有怨言。”

玖茴笑着点头:“太后今日的誓言,我记下了。”

沙椤葭看着意气风发的婀娜,怔怔地望着上首的王座出神。她筹谋这么多年,让那些对她有威胁的兄弟全部丢了性命,没想到竟是为他人做了衣裳。

“笑到最后的人,竟然是你这个贱婢。”沙椤葭犹记得,第一次见到婀娜时,婀娜还是王殿的宫侍,她跪在地上,擦拭着地上的墨汁,模样可怜又卑微。

任何一个魔将或护法经过,她都要下拜行礼。

“我生来低贱又如何?”魔后并不在乎这一点,她弯腰看着沙椤葭:“大皇子为了你潜入九天宗时,一定没有想到,这是你提前为他安排好的丧命之路。”

“疼爱你的大皇子,你都忍心算计他的性命,难道你又算什么高贵的人?”魔后怜悯地看着沙椤葭:“疼爱你的人死于你手,不知夜深人静之时,你有没有后悔过?”

沙椤葭沉默不语。

“我与公主不同,只要想起年仅五岁的妹妹被你父王揪断头颅,浑身是血的模样,就整夜睡不着。”魔后眼眶发红:“你们生来高贵,轻视我们践踏我们便罢了,为何连生命都要剥夺?”

“母后。”逻诃见魔后情绪不对,连忙走到她身边,扶住她的手臂。

“我无碍。”魔后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时,又恢复了冷静的模样,她扭头看向玖茴:“玖茴姑娘,不知您还有什么吩咐?”

玖茴摇了摇头。

“公主身为魔族人,不仅能混入九天宗,对修真界还知之甚详,说明修真界肯定有帮助公主的人,而且此人在修真界的地位不低。”玖茴笑:“不知公主是否愿意为我解惑?”

“对,十大宗门都有我的人。”沙椤葭突然笑了,眨着眼道:“你一个个慢慢去查。”

“公主你总是爱说笑。”玖茴叹息:“你不愿意说,就罢了。”

她站起身,对身边的魔后道:“我想向太后借魔族天牢一用。”玖茴看了眼沙椤葭:“对外就说……公主被关在天牢中。”

沙椤葭面色大变:“你想做什么?”

玖茴歪了歪头:“你猜?”

魔后不问玖茴做这些事的用意,当天下午她就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连玖茴没有想到的一些小细节,也都补充上了。

“这样合心意的美人,难怪老魔王会喜欢,连我都喜欢。”玖茴翻着魔后让人送来的魔族天牢布防图,把布防图递给祉猷:“过不了几日,救沙椤葭的人应该就要来了。”

“少主怎么知道的?”余漓满脸好奇。

“我不知道啊。”玖茴解释道:“我只是想诈一诈沙椤葭,没想到她反应那么大,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