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没啦?

第67章

脚步声越来越近,银籍没有回头,他深深看了玖茴一眼,快速压低声音道:“你们二人资质出众,潜力非凡,是修真界未来的肱骨之才。魔族私下有多股势力,十分复杂,你们不要陷入其中。”

“真人你已经背叛九天宗,又何必管我们修士的事?”玖茴捡起旁边的一个香炉砸向银籍,银籍侧身避开,香炉落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三皇子逻诃、魔王与魔后一行人跨入院门时,刚好看到香炉砸出来的一幕。

“你们快来救我!”玖茴满脸惊惶,一副贪生怕死的模样:“他要杀我灭口!”

“银籍?”三皇子诧异地看着银籍,他竟然能为了沙椤葭做到这一步?

原本他跟玖茴计划好,把他父王引来此处,让玖茴再坑沙椤葭一把,没想到还有这等意外之喜?

“银籍,王上在此,你还不速速住手?”魔后看了眼坐在前方步辇上的魔王,痛心疾首道:“沙椤葭与王上父女情深,有什么误会解释清晰就行,你如此冲动行事,岂不是让沙椤葭与王上之间的误会越来越深?”

“此事乃我一人所为,与公主没有干系。”银籍突然飞身把玖茴擒住,用剑架在她的脖子上,对老迈的魔王讽刺一笑:“你宁愿相信这个修真界来的女人,也不相信自己的女儿,谈何父女情深?”

魔后见银籍把剑搭在玖茴脖子上,面色微变:“银籍!你糊涂,若是伤了她,才是让公主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公主向来爱重你,而你呢?”银籍没有搭理魔后,他看着没有作声的魔王:“你是一个无能、贪婪又畏惧死亡的腐朽烂肉,你老了,所以嫉妒每一个鲜活年轻的生命,是一个连女儿都猜忌的废物。”

嚯!

银籍真人好狠毒的一张嘴,专挑魔王最在意的地方嘲讽挖苦,就差没直接说“老东西,你怎么还不赶紧去死”了。

这哪是心疼公主,这是怕她死得不够快啊!

“弓箭手。”气极的魔王冷静得可怕,蛇一般的眼睛漠然地盯着银籍,仿佛在看一个死人:“杀了他。”

院子四周突然冒出无数手持魔弓的弓箭手,他们丝毫没有顾忌银籍手中挟持的玖茴,漫天魔箭如花雨般落下。

银籍一掌把玖茴推进屋子,挥剑挡下第一波剑雨。

“放!”

箭雨仿佛没有停下的时候,整座困浅宫的大阵突然打开,干瘪苍老的魔王懒懒地靠着扶手,看着在阵法压制下的银籍艰难抵抗,他面上终于露出些许笑意。

这种拼命挣扎,最后只能无奈死去的戏码,无论什么时候看,都能让他心生愉悦。

一支箭扎进银籍左腹,他守在关押着玖茴与祉猷的门前,眼睛血红地看着老魔王。

他飞身穿过箭雨,剑指老魔王。

这一剑用了他所有的功力,即使无数飞箭扎在他的身上,他也没有犹豫。

叮。

足以毁天灭地的一剑,被魔王伸出的双指夹住。

银籍震惊地瞪大眼睛,魔王的修为强大得让他意外。

“这点本事,可杀不了本王。”银籍的震惊与无法接受取悦了他,他双指一用力,陪伴银籍两百多年的本命剑应声而断。

本命剑断,对于剑修而言,就是毁了他飞升的所有希望。

“这些年无数人想要杀本王,你只是其中一个。”见银籍口吐鲜血倒了下去,老魔王从步辇上下来,高高在上的看着眼中满是不甘的银籍:“若不是天道不公,让三界失去了飞升的希望,以本王之能,又怎么会在此间等待寿元耗尽?”

银籍口中不断涌着鲜血,箭雨已经停了下来,他伸出颤抖的手,试图捡回断去的剑刃。

“你年纪轻轻,为何要惹怒本王,急着找死呢?”魔王一脚踩在银籍伸出去的那只手上,很快他的脚下便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

三皇子逻诃听着这个声音,吓得肩膀抖了抖,缩到了魔后身边。

魔后轻轻拍了拍逻诃的手臂,面上露出敬仰崇拜的神情,仿佛她看到的是世间最英伟最了不起的人。

魔王回头就看到魔后的表情,见魔王望过来,魔后赶紧扭过头,似乎不想让魔王发现自己竟还如少女般幼稚。

魔王却被魔后的模样取悦,他挪开脚,看着已经失去意识的银籍,抬手对魔卫道:“抬去万尸炉,有修为的灵骨,到底比凡人骨多几分用处。”

魔卫们走上前,粗暴地拔去银籍身上的魔箭,准备把他拖下去。

“魔王陛下,你杀了公主的情郎,就不怕沙椤葭伤心?”玖茴躲在门后:“他剑体已废,又没了什么用处,何不留下他伺候公主,好哄得公主欢心?”

“沙椤葭若是懂事,又怎么会因为一个男人,让她父王为难。”魔王看着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的少女:“他要杀你,你却想留他性命?”

“没办法,我虽然与公主闹翻了,但前些日子拿了她的好处,总要帮她情郎说两句话。”玖茴慢慢挪出屋子,她惦着脚尖避开魔卫的尸体,离得远远地瞥了银籍一眼:“总不能拿了好处不做事。”

见玖茴与魔王离得越来越近,逻诃焦急地向她递眼神。

他父王杀意未消,你这会儿靠上去,是打算送死啊?!

“哦?”老魔王看着这个年轻鲜活的年轻少女:“沙椤葭让你趁机杀了我,你为何没有照做?”

“帮公主做事可以,但要我出血不行,家中长辈把我养得这么大不容易。”玖茴摇头:“更何况你修为如此高深,我也杀不了你。”

“本王年轻的时候,最欣赏你这种聪明机灵的小姑娘。”魔王坐回步辇上:“她们的灵魂干净纯洁,用她们炼制的丹药,味道也格外的好。”

魔后低下头,掩饰了眼底的恨意与杀意。

“本王现在老了,更喜欢喝你们身上最新鲜的血。”魔王隔空一抓,玖茴便被他拉到了步辇上,他伸手要去抓玖茴下巴,玖茴翻身躲过。

“美人捏我的下巴,我尚且能忍,像你这样的老树皮子,却是万万不能。”玖茴捂住鼻子:“难道你闻不到自己身上那股腐败死亡的味道吗?”

逻诃:“……”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