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做客”

第64章

疱宗主知道这次无人能够救下自己。

闭上眼睛以前,他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年幼时偏爱自己的祖母,与他分别时垂泪的双亲,年少时的宏远志向,成为神极门宗主时的意气风发,还有那个脑子不太好还不省心的徒弟……

一切都是过往云烟,可记忆又如此清晰。

“师父,师父……”

远方传来徒弟的呼唤,疱宗主有些不耐烦地想,这个蠢徒弟真是麻烦,他都快死了也不让他清静。

可是想着他哭得这么伤心,疱宗主还是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嗯?!

疱宗主眨了眨眼,默默闭上眼睛,一定是他死前的迷梦,他怎么会看到望舒阁的人?

他这一生风光无限,自从遇到望舒阁以后,就变得不幸起来。若时光能重来,他绝对不会因为一时嚣张,招惹上这个不幸的宗门。

“玖茴道友,师父怎么睁开眼又闭上了?”垣涡忧心忡忡,下意识向玖茴求助。

“嗯?”玖茴搭了一下疱宗主的脉搏,笃定道:“放心吧,人已经没事,可能是吐了太多血,身体有点虚。”

与疱宗主相比,步庭实在太经得起折腾了,吐那么多血还能跑去小城。

你才虚!

听到这么气人的话,疱宗主终于清醒地认识到,这不是他的迷梦,他是真的活下来了。

他缓缓睁开眼,目光扫过满屋子的人,最后落在玖茴身上,她怎么会在这里?

“疱宗主,你还有哪里觉得不适?”玖茴见疱宗主眼神呆滞,“疱宗主?”

“玖茴小友?”疱宗主慢慢回神:“你为何在此?”

“晚辈外出游历,听闻前辈你身体不适,就过来探望您。”玖茴往后退了两步,把床沿的空间让给神极门众人:“见到你转危为安,晚辈就放心了。”

“我是怎么一回事?”疱宗主不是傻子,昨日自己还只是小小的不适,连长寿宫的掌派大弟子都看不出什么问题,今天他就命悬一线,这其中肯定发生了什么意外。

“宗主,你中了魔毒。”大长老见疱宗主清醒过来,心有余悸道:“幸而垣涡带回来的这位姑娘,及时用灵力帮你逼出了体内的毒气。”

大长老十分自责,他们几位长老竟然还不如一位小姑娘厉害,连宗主中了魔毒都没发现。

等大长老把事情经过跟疱宗主讲完,疱宗主已经能从床上坐起身。

他心情复杂地看着站在人群后面的玖茴,想到自己方才还在抱怨望舒阁,他就觉得自己良心隐隐作疼。

在他嫌弃抱怨望舒阁时,玖茴却救了他的性命,成了他的救命恩人。

他……可真不是个东西啊。

“玖茴小友……”疱宗主面色几经变幻,要起身向玖茴道谢,被玖茴与垣涡齐声劝住。

“疱宗主。”在玖茴的示意下,祉猷用灵力把疱宗主摁回了床上。

“身体要紧。”玖茴见神极门众人给她让出了一条道,只好又走回了床边:“并非贵宗门的长老未能及时发现宗主体内的毒,而是这种魔毒十分罕见,而且极其擅长隐藏。它会在人体内蛰伏七日,然后突然爆发,一个时辰内如果没有及时发现并找到它蛰伏的准确位置,由元婴修为以上的修士用纯灵之气把它逼出体外,就算大罗金仙也难救。”

纯灵之气,只有未沾染过情爱的年轻修士才有。

修为在元婴境之上,又还年轻的修士,整个修真界也找不出几个。

“我想起来,古籍中确实有这种解魔毒之法。”一位长老感激地望向玖茴:“多谢道友的救命之恩,不知道友是哪位道君的高徒,不仅修为高深,还有如此见识?”

“前辈谬赞了。”玖茴微笑:“晚辈玖茴,乃望舒阁宗主的亲传弟子。”

望……舒……阁?

这三个字很快唤醒诸位长老的记忆,去年宗主参加完银籍的合体境大典回来后,提到望舒阁就诸多鄙视之言,情绪过于激动的时候,甚至还会造几句口业。

想到宗主在宗门里骂了人家整整一年,人家却在危难之时救了宗主的性命,诸位长老都有些脸红。

疱宗主经受着身体与良心的双重折磨,只要多看玖茴一眼,他的良心就多痛一次。

“原来是玉阁主的高徒。”大长老朝玖茴一揖:“道友大恩,我们神极门铭记于心,日后但凡姑娘有吩咐,我等定义不容辞。”

“前辈言重,晚辈只是碰巧知道解毒之法。”玖茴笑容淡去,换上焦虑之色:“魔族对我们修真界虎视眈眈,恶毒的手段层出不穷。现下当务之急,应该把此事上报给十大宗门,晚辈担心魔族故技重施,给其他人下毒。”

“道友说得有理。”大长老连连点头:“老朽这就给十大宗门传讯。”

“疱宗主魔毒刚清,精力不济,晚辈不便打扰,先告辞。”玖茴瞥了眼地上那个被腐蚀出来的洞:“不过疱宗主应该好好回忆一下,近来接触了哪些人,不要再遭毒手。”

“多谢小友提醒。”疱宗主面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但没有就这么让玖茴离开:“两位小友远道而来,我们神极门作为东道主,怎能不扫榻相迎?不如两位暂住在我们宗门,让我们好生招待一番?”

“宗主的好意晚辈心领了,只是我还有三位表兄妹住在客栈里,他们都是没有修行资质的普通人,又生来胆小,我怕他们住进修真门派会不习惯。”

“我们就住在松城的客栈里,垣涡道友来过客栈,他知道我们的住处。”玖茴拱手向疱宗主行礼:“各大宗门同气连枝,这种小事请宗主不必放在心上。”

见玖茴与祉猷坚持要走,疱宗主没有强留,让垣涡送两人出门。

“玖茴道友,祉猷道友。”送两人出了神极门,垣涡向两人一揖到底:“救命之恩没齿难忘,道友不计前嫌,在下却不能心安理得,请受我一拜。”

说完,他掀起衣袍向玖茴磕了一个响头。

“够了啊。”玖茴只让他磕了一下,就伸手拦住了他:“按我们老家的规矩,你再磕我就要给你红封了,赶紧起来。”

垣涡再次作揖:“待师父好转,在下再陪你们游玩松城。”

“行,反正我们会在松城停留两日。”玖茴跳上飞剑:“你回去陪着疱宗主吧,其他的事不用你操心。”

望着玖茴与祉猷离去的背影,垣涡绷紧的后背一点点放松下来。

幸好今日有玖茴出手相助,不然……

玖茴与祉猷刚回到客栈不到半个时辰,神极门送的谢礼就到了。

身为修真界新贵,神极门颇有家底。

白砚把神极门弟子们送出客栈,回来看着堆满整个屋子的谢礼,艰难地挤进屋子,把堆在门口的礼盒全部收起来,才勉强能关上门:“少主,你在神极门做了什么,他们竟然送来这么多东西?”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