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黑锅? 她可以帮他们发现嘛

第63章

玖茴看着来人,面上露出惊讶之色:“落葵姐姐,还有……”

她把目光投向落葵身后的垣涡,刚接触到玖茴的视线,他就下意识捂住了腰间的荷包:“你别看我,欠你的那一万灵石,前几个月我已经还你了!”

“我又没说别的,你怕什么?”玖茴向落葵见礼:“姐姐怎么会在松城?”

“神极门的疱宗主近来身体有些不适,师尊派我来为疱宗主诊脉。”当日在九天宗,全靠玖茴察觉出假祝炎的不对劲,才让她免遭劫难,所以见到玖茴,自然生出几分亲近。

注意到玖茴与祉猷皆一身华服,身后还跟着三位同样气质不俗的年轻男女,她笑问道:“这三位朋友是?”

白砚、孔苍南、余漓连忙打起精神来。

玖茴笑了笑:“他们是我的表兄妹,听说我拜入宗门修行后,就让我带着他们出来游玩一番。”

三人连连点头,大气也不敢喘,生怕坏了少主在修真界的探子大业。

垣涡看着玖茴这些穿金戴银的表兄妹,又看了他们身后奢华的马车,疑惑道:“你不是说,你身居偏远山村,家贫穷困?”

余漓闻言,面上露出心疼,为了能取得修真界的信任,少主竟如此委屈自己?

“快到午时,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边吃边说。”玖茴四处眺望,选中一家看起来不错的酒楼:“还请落葵姐姐与垣涡道友赏脸一叙。”

落葵本来急着赶回长寿宫,但玖茴开口相邀,她却不忍心拒绝:“请。”

“你付账?”垣涡却怀疑地看着玖茴,贫穷的他,已经很久没有踏入酒楼大门了。

自从遇到玖茴以后,他不是赔钱,就是在赔钱的路上。

“放心,今天不会让你掏钱的。”玖茴豪气挥手:“身为道友,你还能不相信我?”

垣涡:“……”

他宁可相信白日飞仙,也不相信玖茴的话。

不过他到底还是捂着干瘪的荷包跟着去了,这里是他们神极门管辖的地界,实在不行还能让师弟师妹们帮忙付账。

酒楼的掌柜与堂倌是认识垣涡的,见到他连忙点头哈腰招呼着他们去楼上雅间。

“好久没见仙长来,不知仙长口味可有变化?”堂倌殷切地跟在垣涡身后,生怕惹得他不满。

“今日我是陪客,吃什么由这位姑娘说了算。”垣涡摊开手掌指向玖茴,如今他已经不敢用手指头指玖茴了,怕她觉得他不够礼貌。

“把你们店里好吃的都上一份。”玖茴见门口还有两个穿着干净衣服的小二站在旁边等着伺候,挥手道:“屋里不用留人,都退下吧。”

堂倌犹豫地看向垣涡,垣涡仙长来这里吃饭,向来是需要人伺候的。

垣涡默默捂着脸:“都听这位姑娘的。”

以前的自己,可真能装。

“是是是。”堂倌给众人倒好茶,躬着身退下。

“你们往日没有出过门,不知道这两位道友的身份。”玖茴对白砚等三人道:“这位是长寿宫掌派弟子落葵,这位是神极门掌派弟子垣涡。”

三妖在心里倒吸一口凉气,短短一年时间,少主不仅成功潜入了修真界,还跟长寿宫掌派弟子称姐道妹,这是何等的厉害?

“见过落葵仙子,见过垣涡仙长。”白砚率先起身,向落葵与垣涡见礼。

就连最高傲的孔苍南,这会儿都放下了自己的身份,跟着白砚一块儿见礼。

落葵看出玖茴的三位表兄妹都是凡人之躯,起身回了一个平辈礼:“诸位是玖茴妹妹的亲人,自然就是我的朋友,不必如此多礼。”

垣涡也跟着回了一礼,若是一年前,他能心安理得受这个礼,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的他,是挨过玖茴狠揍的他。

他心里隐隐有些疑惑,玖茴修为那么高深,她的这些表兄妹为何都没有修为?

“今日见到姐姐我又愧又喜。”玖茴可怜巴巴地看了落葵一眼:“喜的是能与姐姐相遇,愧的是我往日撒了谎。”

“其实我家中并不贫困,反而是偏远小城的富户。”玖茴低下头,似乎没脸见落葵:“家中长辈担心我外出受到伤害,所以从不让我出远门。”

“可我从小就羡慕修士们能够踏月飞剑,所以去年就偷偷从家中跑了出来。”玖茴越说越愧疚:“我不想家里人找到我,身上也没有多少钱,就对所有人说,我来自偏远小山村。”

“对不起,落葵姐姐。”玖茴眨着水汪汪的眼睛:“你会不会生我的气?”

“你这么小的年纪,能坚持自己的想法,一路吃那么多苦拜入宗门,已经很厉害了,我怎么会怪你?”落葵被她可怜巴巴的样子逗笑,随即又担心道:“你离家出走,这次回去家里人没有怪你吧?”

玖茴摇头:“他们见到我平平安安回家,早就不气了。听说我真的拜入了宗门,又担心表兄妹们学我的样子离家出走,所以干脆让我们几兄妹结伴外出游玩。”

孔苍南、余漓、白砚:“……”

若不是他们知道少主的真实身份,见她说话的神情,怕是也要当真的。

“你家长辈倒也算开明。”落葵放下心:“你回家没受罚便好。”

谈话间,小二们端着酒菜鱼贯而入,等饭菜上齐,小二们又默默退了下去。

“吃菜,吃菜。”垣涡夹了一筷子菜,心里感动不已,还是烈火烹饪出来的饭菜好吃啊,那辟谷丹他是一点都不想吃了。

饭吃到一半,垣涡发现玖茴的这几个表兄妹没怎么开过口,忍不住道:“玖茴,你这几位表兄妹性子倒是与你不同。”

白砚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微笑着看向垣涡。

若是此人发现了什么,为了玖少主的安全,他只有……

“瞧着就比你修养好。”垣涡啧了一声:“你该向他们学学。”

“垣涡道友,今日你是东道主,按理说应该你宴请我们。”玖茴微笑看他:“你觉得呢?”

“方才我都是说笑的,都是说笑。”垣涡瞬间弯下了他的脊梁骨,骨气算什么呢,都比不上他兜里的银子可亲可爱。

孔苍南挑眉,堂堂修真界宗门继承人,就这个德行?这个宗门迟早要完。

白砚在这个叫垣涡的修士言行间,看出了他对少主的九分惧,一分亲近,心里隐隐有了猜测。

看来这位修士被他们少主“训诲”过。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