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立誓

第61章

龙大爷刚打开院门,就看到祉猷背着一天没回家的玖茴往村子里走。他愣了愣,随后默默地、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院门。

总觉得这个时候让两个孩子发现他,就是他碍手碍脚不识趣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又偷偷打开门,扭头与同样偷偷开门的吴伯对上了视线。

“看什么看?!”吴伯站直身子,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大步走出院门,留给龙大爷一个孤傲的背影。

龙大爷:“……”

有本事吼孩子去,吼他干什么?!

玖茴还不知道龙大爷又挨骂了,她跟祉猷回到院子,祉猷看着天色:“再去睡会儿,中午吃饭我叫你。”

“不睡了。”玖茴拉着他坐下,傀儡小羊、小兔给他们端来点心热饮:“我们聊聊嘛。”

祉猷乖乖坐好:“你想知道什么?”

“你能同时让扶光与祉猷都处于清醒状态吗?”玖茴捧着热饮,双目灼灼地看着祉猷。

“不太能,如果我所有精力都在扶光身上,祉猷就会反应迟钝,有时候甚至会犯困。”祉猷摇头:“我在你身边时,扶光大多时候都在沉睡。”

“前日夜里,小师姐你等我睡着以后,才赶去扶光山,是不是害怕我去了扶光山,就回不来了?”祉猷垂着眼睑,看起来有几分可怜的模样。

“我只在师叔藏书阁里看过扶光殿的图纸,从未去过这里,也不敢完全肯定你就是扶光。”玖茴见祉猷似乎有些委屈的模样,往他身边坐了坐:“我不是不愿意带你去,是怕你有危险。”

“我知道小师姐都是为了我好。”祉猷低下头:“而且这是我的错,瞒着身份靠近你……”

“瞒着身份才是对的,万一我是坏人,你早早把真实身份告诉我,岂不是招惹出更多的麻烦?”玖茴拽着他的袖子晃了晃:“好啦,我们互相瞒着了一点点,这样就算是扯平了。”

“小师姐是什么时候发现,我就是扶光的?”祉猷看着玖茴晃来晃去的手,眼神忧郁地看着玖茴:“其实我最害怕的,是你发现我真实身份以后,就不再当我是小师弟,而是那众人敬仰的仙君。”

在扶光殿举起照明珠时,他脑子里闪过许多猜测,他能接受玖茴骂他、对他生气,却无法接受玖茴把他当做那高高在上的仙君,用陌生又敬畏的眼神看他。

推开殿门,望着空荡荡的门外时,他既有些失落,又胆怯地松了一口气。

玖茴没有来找他也没有关系,至少他还是她在乎的小师弟。

直到她抓住了他的手,带着他跑向扶光殿外的那个瞬间,他才终于明白,在玖茴的眼里,他是祉猷、是扶光,更是她的小师弟。

唯独不是那清冷高傲的仙君。

谁也不知道,那个瞬间他就是偷到世间最美味食物的老鼠,明明心思贪婪得见不得光,却控制不住浑身的欢喜。

“胡思乱想什么呢?”玖茴伸手敲他的脑袋:“我不知道高高在上的仙君是什么样子,我只知道我的小师弟是什么模样。”

“你是自愿加入望舒阁的么?”

祉猷点头。

“你是自愿称我为小师姐的么?”

祉猷重重点头。

“那么其他的东西,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玖茴轻笑出声:“我看到的、了解到的,就是本来的你。所以即使你是仙君,等会也还是要陪吴伯去山里修枝砍树。”

祉猷点头:“嗯,好。”

看着他傻傻呆呆的模样,玖茴忍不住笑了一声:“怎么说什么都是好,性格这么呆,还问我是怎么猜出你是扶光的。”

祉猷一脸茫然无辜地看她。

“修为高,对世事不了解,提起各大宗门的事情却头头是道,从小幽居山中,不与外人接触,满身功德,认识伤了步庭的人……”玖茴轻叹:“要不是扶光仙君一直都在扶光殿从未离开过,我早就猜出你的身份了。”

玖茴不想跟祉猷提什么功德,因为这满身的功德,是祉猷一生的孤独与痛苦换来的。

祉猷抿了抿嘴角:“我不想瞒着师门与村里的人,更不想瞒着小师姐,如果我不愿意,即使别人修为再高,也看不见我的功德。”

在问仙城时,他只打算留三日,若无宗门收他为徒,他便去四周城池走一走,然后认命地回扶光山。

撇开扶光仙君的身份,资质平平的他,即使准备了一个为了他人而亡,代表正义与牺牲的长辈,仍旧没有哪个宗门愿意收留他。

他走过一个又一个宗门,心里涌起了一种名为“失望”的情绪,直到莫师叔叫住了他。

他看着莫师叔各种摆弄望舒阁的宗门玉珏,在他终于让宗门玉珏发出微弱光芒时,莫师叔脸上松了一口气。

“老朽见你与我们望舒阁有缘,你可愿意加入我们宗门?”

祉猷很庆幸,他在犹豫过后,选择了点头。

若他选择离开,就无法与玖茴相遇。

“我都知道的。”玖茴笑了:“小师弟舍不得骗我们。”

什么高高在上的扶光仙君,分明是一个心软又善良的小郎君。

她打了一个哈欠。

祉猷站起身:“你赶了一夜的路,先去睡会儿。”

“那我去睡啦。”玖茴往房门方向走了两步,想了想又折返回来,伸手揉了揉祉猷的脑袋:“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很在乎的小师弟。”

祉猷看着玖茴离去的背影,缓缓扬起了嘴角。

不管什么时候,你也都是我最在乎的……一切。

跟长辈们一起用过早饭,祉猷拎着斧头乖乖跟在吴伯身后,走进一座深山。

“小玖今天早上才回来,你可知道她昨天去了哪?”吴伯挽着袖子砍树,回头看祉猷。

祉猷闷不吭声摇头,玖茴若是没有告诉长辈们,他也不会说的。

“好小子,居然还替她瞒着。”吴伯向来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这些日子你已经学会了怎么修枝捉虫,北面那一块交给你,午时我们爷俩一起回去吃饭。”

“好。”祉猷点头,拎着斧头往北面的山走。

吴伯看着他的背影,轻笑了一声。转身化作一只巨大的黑鸦,翅膀一挥,附近的枯木枯枝尽数断裂,虫子也全都化作了飞灰。

还是原形做事比较爽利。

祉猷爬到树上,把干枯的树枝一根一根砍下来,把枯木齐整地捆好,好带回去当柴烧。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