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扶光

被玖茴一脚踹到祉猷身后的逻诃连忙把自己缩成一团,躲在祉猷身后不动了。

他的那几个狗腿见状,也闷不吭声磨蹭到逻诃身后,假装自己不存在。

剑锋凛冽,如寒如冰,隐藏在暗处的魔族公主侍卫倾泻而出,拦在银籍与沙椤葭面前。

步庭一剑荡平拦在他面前的魔族护卫,面无表情地看着银籍:“我早就下令,九天宗的叛徒杀无赦。”

话音落,两人飞上天空,打得风云变色,剑气阵阵。

玖茴扒拉了一下被剑气吹起来的披帛,把目光投向站在角落的沙椤葭。这位魔族公主长得很漂亮,尤其是那双动人的大眼睛,连她都忍不住要多看几眼。

沙椤葭神情紧张地望着天空,仿佛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银籍身上,满心满眼都是他。

玖茴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突然轻笑了一声,用传音术对祉猷道:“没想到这位公主,是真的不在乎银籍。”

祉猷诧异地看向玖茴。

“她不仅不在乎银籍,说不定今晚还是她把银籍引来了这里。”玖茴继续用传音术道:“步庭身受重伤来小城不到一日,魔族公主就把银籍带来了这里,不知她是想试探银籍,还是想利用银籍杀了步庭?”

只要她带着情郎杀了魔族最大的敌人步庭,她就会成为魔族最有声望的公主。

天下皆知九天宗对银籍下了诛杀令,这种时候魔族公主不帮着银籍一起对抗步庭,而是躲在角落满脸担心,就很意思了。

她看到孔雀欺负食铁兽崽崽,都知道要站出去帮忙,难道沙椤葭不知道银籍打不过步庭?

“唉。”玖茴瞥了眼祉猷脚边的魔族三皇子逻诃:“别让他死了。”

魔后的亲生崽儿,值不少钱呢!

眼见银籍有所不敌,沙椤葭面上的忧色更重,她高声道:“银籍,你要小心!”

“不行,我一定要救你。”她慌乱地从袖子里掏出一块令牌,边擦眼泪边打算用令牌召集魔族勇士。

“公主,你冒然插手银籍的事,就不怕他恨你?”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抢走了魔族令牌。

沙椤葭心中大惧,往后连退了几步,警惕地看着玖茴。

这个女修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能无声无息靠近她,她察觉不到半点她的气息。

“银籍虽然为了你被逐出师门,但他从小在九天宗长大,对九天宗感情深厚。”玖茴把玩着魔族的令牌,似笑非笑道:“你若是真爱他,就不该擅自替他做决定。”

“就算他恨我也没关系,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沙椤葭咬了咬牙,祭出自己的魔器,就来夺玖茴手中的令牌。

“难道公主没有听过,爱他就要尊重他?”玖茴闪身躲过,她摇着令牌:“原来魔族皇族令牌长这个样子,不如公主你大方点,借我把玩几日?”

沙椤葭面色越来越难看,眼中闪过阴狠之色:“把令牌还给我!”

“咱们做女人的,不能像老男人那般小气。”玖茴把令牌揣进袖子:“借我把玩几日又怎么了?”

见玖茴把令牌收了起来,沙椤葭取下腰间的一枚铜镜,朝玖茴头上一掷。

“小心,那是我父王的锢灵镜!”缩在祉猷脚边装死的逻诃见到这面镜子,吓得脸都白了:“被它照住的人,会在三息内使不出灵力!”

三息虽然短,但是足够沙椤葭取玖茴的性命。

“叮!”

凌空飞来两把剑,把锢灵镜撞到一边。

乾坤剑在空中打了一个圈,回到了步庭手里。另一把剑变回树叶,打着旋落在了地上。

玖茴扭头看向出手的祉猷,对他笑了笑。

“好镜子。”玖茴招手让锢灵镜到了自己手里:“公主真大方,不仅把魔族令牌给了我,还把锢灵镜送给了我,感谢公主的馈赠。”

沙椤葭见玖茴拿走了镜子,心疼不已,咬牙举着魔剑刺了过去。可是每一招每一式都被玖茴避了过去,对方仿佛看透了她所有的招式,把她逗着戏耍。

她不再保留魔力,与玖茴激战在了一起。

玖茴掏出来一把柳叶刀,挡住了沙椤葭的全力一击。与女孩子打架,当然不能用杀猪刀,那就太不礼貌了。

南砜带着师弟们追过来时,就看到在空中与师父战在一起的银籍,还有被玖茴逗得面色铁青的魔族公主,最后他的目光落到缩成一团的三皇子等人身上:“祉猷,这是?”

祉猷瞥了眼逻诃:“玖茴的俘虏。”

南砜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祉猷又补了一句:“谁也不能动。”

南砜与九天宗弟子们听到这话,心情挺复杂,他们动这几个魔族臭男人作甚?

半空中,步庭一剑劈开银籍,擦去嘴角的血:“银籍,你今日为何会来此处?”

银籍见步庭突然吐血,眼神微动,他看了眼下方被玖茴劈了一掌的沙椤葭,连忙飞身而下,接住被玖茴打飞的沙椤葭。

“公主!”银籍满脸都是悔意:“我今夜不该答应陪你出来的,是谁跟你说,此处没有宗门庇护,他想害你!”

他单手搂着魔族公主的腰,另一只手持剑,警惕地看着众人:“你们买通魔族属下,就为了诱我们来此处?”

沙椤葭低着头,靠在银籍肩头,无人看得清她的表情。

“叛徒银籍!”九天宗弟子斥责道:“你为了这个魔女,要与整个修真界为敌?!”

“难道不是你们诱我们来的此地?”银籍一剑逼退这几个九天宗弟子,他冷笑道:“你们有些剑法还是我教的,就这点本事也想伤我?”

玖茴挑了挑眉,银籍看似什么没说,其实什么都说了。

他是听了沙椤葭的话,才来的这座城。

他不知道步庭受伤,也不知道步庭在这里,所以才故意用了“诱”这个字。

以步庭的修为,如果想要杀银籍,银籍不可能还完整站在这里。

玖茴看了眼浮在半空中没有下来的步庭,退到祉猷身边。

“玖茴小友,接下来的事,由我们九天宗自己解决。”南砜方才突然僵硬了片刻,应该是接到了步庭的传音。

“嗯嗯嗯,你们自己解决,我们在旁边看着就行。”玖茴点头,从纳戒里取出两颗果子,分给祉猷一颗:“你去解决,不用管我们。”

南砜一言难尽地看着她,聪明人这会儿应该识趣地找个借口离开。

玖茴啃了一口果子:“你站我跟前干什么,快去解决你们的事呀。”

南砜忍无可忍:“你跟祉猷能不能走远一点?”

“不能。”玖茴摇头。

“为什么?”

“银籍背叛宗门是你们宗门私事,可他与魔族公主勾结,还意图进入小城,就不仅是你们九天宗的事了。”玖茴指着远处的城池:“这可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

银籍与沙椤葭若是伤到了城中的百姓,她就不会管这两人有什么谋划了。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