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巧合(捉虫)

“林子里的树会越长越多,这些干枯老坏的树如果不砍,下面的小树苗就长不起来。”吴伯把枯死的老树砍断,指了指旁边一棵被雷劈过,但已经长出新芽的树道:“这棵树被雷劈过又活了下来,你如果感兴趣可以取一些枝干回去做法器。”

“这棵树……应该活了两千个年头,做法器也能凑合。”吴伯把枯枝修去,用术法给小树苗引来一些水:“不过品相差了点,我那里有上万年的雷击木,回去给你取两块。”

“谢谢吴伯,我暂时……应该用不上。”祉猷跟在吴伯身后,学着如何给这些大树修枝,捉虫。

“东西没有嫌多的时候,现在用不上,日后说不定就用上了。”吴伯穿着文雅,修枝的动作却格外利落干净:“你来了我们上荒村,就是我们上荒村的人。村里只有你跟小玖两个孩子,长辈给你东西,你尽管收着便是。”

“人间界有句俗话叫长者赐,不可辞。”吴伯扶着树干,摘了树梢顶端的两枚果子扔给祉猷:“小孩就该有小孩的样子。”

祉猷捧着这两枚果子,有些不知所措。

“天快黑了,我们回家。”吴伯收了斧头,带着祉猷往回走:“晚上做了你们小孩子喜欢吃的山蜂蜜鸡翅,等会回去晚了,小玖能在厨房偷吃一半。”

“玖茴很喜欢吃这个?”祉猷追问。

“她什么不爱吃?”吴伯嘴上说着嫌弃的话,眼中却有掩饰不住的笑:“小时候带她进城,路边有人卖烤饼,她都能蹲边上看半个时辰。”

祉猷忍不住去想,小小的玖茴蹲在烤饼摊旁的样子会有多可爱:“那她吃到烤饼了么?”

“见她一个小孩子蹲在摊子旁,食客跟摊主都塞饼给她。”吴伯摇着头:“村里人也爱惯着她,从小到大,她就没受过什么大的委屈,现如今这个世道,也不知是好是坏。”

“你也是。”吴伯瞪祉猷:“我说这么多,你只惦记她有没有吃上那口烤饼。”

祉猷老实垂下头,不反驳吴伯的话。

他跟在吴伯身后,穿过村口的石桥,回到了灯火辉煌的村子。

村里没有其他小孩,却有鸡犬交闻。东面的厨房冒着袅袅炊烟,焦婶与柳婶在树下纺着布,卜爷爷与龙大爷在角落里撵鸡,其他一些长辈三三两两坐在一起说笑闲谈。

见祉猷回来,都笑着招呼他坐下。

吴伯见祉猷的目光在村子里找来找去,知道他在找什么,伸手拿过祉猷手中的斧头:“去厨房找找。”

“谢谢吴伯。”祉猷与长辈们打过招呼,穿过热闹的村庄,小跑着赶往厨房的方向。

走到厨房院子外,祉猷就听到院子里传来玖茴的声音。

“村长爷爷,这蘑菇颜色这么艳,不会有毒吧?”

“哪有什么毒,我亲自摘的,你还能不信我?”

“我随便吃没关系,反正不会中毒。祉猷可不行,这花花绿绿的蘑菇还是别煮了。”

“碍手碍脚,不会做饭到一边理菜剥蒜去。”村长把玖茴赶到院子,塞了一捧蒜一把菜给她,把她关在了门外。

玖茴走到院中石桌上坐好,把蒜跟菜往桌上一扔,从兜里掏出一颗果子啃起来。

“祉猷?”注意到祉猷站在院门口,玖茴赶紧向他招手:“快来帮我剥蒜理菜。”

祉猷走到玖茴身边,拿起一根菜,笨拙地问:“怎么理?”

“去掉黄叶不要,把叶子与梗分开就行。”有了人帮忙,玖茴心安理得地啃果子偷懒。

她看着祉猷一脸郑重,仿佛在研究繁复阵法的模样摘菜,忍不住笑出声:“只要没虫子没黄叶就行,不用这么严肃。”

“这是我第一次理菜。”祉猷把理好的菜,整整齐齐摆放在一起:“很有意思。”

“没关系,接下来你会第一次挖土,第一次除草,第一次捡鸡蛋……”玖茴啃完水果,用手帕擦了擦手,开始剥蒜:“这就是山村生活嘛。”

“我很喜欢。”祉猷轻轻抚去菜根上的泥点:“这里的一切都很喜欢。”

他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果子:“刚才吴伯摘的,我吃了一个,很甜。”

所以他把剩下的那一个,留给了玖茴。

“吴伯这是把你当孩子哄呢。”玖茴从祉猷手里接过果子,咬了一大口:“真的好甜,吴伯挑果子手艺是咱们村一绝。”

听到玖茴夸果子甜,祉猷眉眼都柔软下来。

“我就知道小玖肯定会偷懒。”龙大爷拎着拔了毛的鸡走进院子,见祉猷在剥蒜,玖茴在吃东西,哈哈大笑:“祉猷,你可别惯着她,不然她以后就更懒了。”

祉猷摇了摇头:“没有惯着。”

“龙大爷,今晚要炖鸡?”玖茴向来只挑自己愿意听的话进耳朵,她看着龙大爷手中的鸡:“外面的鸡,味道就是比不上自家的好。”

“那当然,咱们的鸡比外面的可不同。”龙大爷把剥好的蒜拿走:“我去厨房做饭。”

祉猷把理好的菜捧上,起身跟在龙大爷身后进了厨房。

上荒村的厨房十分宽敞,架子上整整齐齐排列着无数调料,祉猷看到一些调料罐上写着“建木香”“龙鳞粉”“甘木果”“万年参须”“鲛珠粉”“玄龟甲”等震撼人心的字眼。

祉猷默默移开视线。

村里的长辈真是一点都没把他当外人。

“炖鸡汤放点参须跟龟甲。”村长撒了一勺鲛珠粉在山蜂蜜鸡翅上,“鲛珠养颜护目,祉猷跟小玖是年轻娃娃,吃点这个有好处。”

村长注意到祉猷还在厨房,装了满满一碗鸡翅放他手里:“出去跟玖茴玩,别走太远,一个时辰后开饭。”

说完,把他推出了门。

“好香。”玖茴闻着味凑到祉猷身边:“走,我们边啃鸡翅边听焦婶他们聊其他村的八卦。”

两人端着这个比自己脸还大的碗,凑到焦婶与柳婶身边,玖茴给两位婶婶各喂了一个鸡翅,拉着祉猷在小木凳上坐下:“两位婶婶,你们再给我们讲讲,隔壁白茶村跟绿茶村的恩怨呗。”

“去年不是跟你讲过一遍?”

“我听过了,祉猷还没听过,你们就再讲一遍,再讲一遍嘛”

“行,那就再给你们讲一遍……”

碗里的鸡翅渐渐见了底,祉猷在玖茴一声声惊呼中,也听明白了两个茶族的恩怨。大概就是因为比较谁家村子的茶,才是真正顶级的灵茶,两村闹出了许多事,直到绿茶村的郎君与白茶村的姑娘相恋,这场冲突才渐渐平息。

“他们的孩子就是白砚,我叫小白的那个。”玖茴张嘴让祉猷把最后一个鸡翅塞她嘴里,她吃完鸡翅擦嘴擦手:“白砚的母亲成为新一任的白茶村村长,他就成了白茶村的少主。”

“他父母的爱情,真有意思。”祉猷掏出手帕,帮玖茴擦着指尖,垂眸问道:“女神山附近的这些村庄,少主间的感情是不是很好?”

“年龄相仿,从小又一块长大,他们感情肯定不错。”

“你呢?”祉猷看玖茴。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