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谣言

九天宗。

“仙尊,弟子无能,未能找到妖族之地,但弟子打听到一个十分有用的消息。”

“说。”

“妖界少主已于一年之前离开妖界,到了人间界,甚至有可能潜入了宗门之中。”

步庭看着回话的弟子,眉梢微动:“从何处得来的消息?”

“有一小妖在凡间作恶,被其同族发现后,它害怕被妖族追杀,于是潜伏在人类城池中。我们这次出门,刚好遇到他卖假药骗人,就把它抓了起来。”弟子解释:“此妖生性贪婪胆小,为了保住小命,把知道的事全都说了出来。”

“它此刻在何处?”

“弟子已经把它押回了宗门,仙尊您可要审问它?”

步庭微微点头:“把长老们也请过来。”

没有闭关的长老们被请到了正殿,他们看着地上跪着的妖怪,不太明白步庭叫他们过来的用意。

“妖界少主潜入人间界之事,是真是假?”步庭高坐宗主之位,低头看着地上丑陋的妖怪。

“小的不敢撒谎,此事千真万确。”被这么多修为高深的仙修盯着,妖怪抖如筛糠:“妖族少主行事十分霸道嚣张,整个妖族见到她,都十分恐惧。传言说,就算是长相讨喜的食铁兽幼崽从她面前路过,都要挨她两巴掌。”

“说重点。”步庭打断他对妖族少主无用的描述:“妖族之地藏在何处?”

“小的不知。”妖怪怕惹得仙修们不满,连忙解释:“要进入妖族之地,必须要有妖族的令牌。很多妖自出生就生活在妖族之地,从未离开过妖族。在妖族之外开智修成的妖,若是有作恶的行为,也无法被妖族接纳。”

“如此说来,妖族倒是没有伤害人族之意。”一位长老满意点头:“难怪这些年,在外作恶的妖族渐少。”

步庭追问:“你既不能进入妖族,为何会知道妖族少主的消息?”

“小的前些日子遇到一个妖族出来的妖,从他身上打听来的。”妖怪深深后悔:“若不是骗了那妖的银子,小的也不会被同族追捕。”

众长老这才明白,原来这妖不仅在人间作恶,连妖族的钱也要骗。

大长老问:“妖族少主是男是女,修为如何,跟脚又是什么?”

“跟脚这种东西,哪是小的这等普通小妖能够知晓的。”妖怪连忙挤出讨好的笑容:“小的只知道少主是名女子,其修为高深,其他族群的少主都不是她的对手。传言她相貌丑得震撼人心,能止妖族小儿夜啼。”

“她若当真如此丑陋不堪,出门在外岂不是很容易引起他人注意?”大长老不信这话:“你这小妖,莫要编撰这等荒诞的谎言。”

“并非小的撒谎,很多妖都这么说。”妖怪急道,他想保住小命,就必须要提供出有价值的消息:“但凡妖族少主出没,众妖皆慌乱躲避,这是妖族众所周知的事,小的若有撒谎就天打雷劈。”

“妖族这些年一直低调安分,妖族少主却在去年潜入人间界。”大长老想起去年镇星楼天下浩劫将至的那个预言,难道妖族是为了这个预言而来?

“人海茫茫,从何处寻觅这个妖族少主?”其他长老也都有了各种各样的猜测。

“妖族少主若想获得有用的消息,必然会潜入各大宗门弟子之中。”步庭抬手制止了众人的议论纷纷:“先从大宗门查起,妖族少主身份高贵,肯定不会忍气吞声待在势微力弱的宗门中。”

长老们纷纷点头:“宗主所言有理,这等嚣张跋扈令众妖惧怕的少主,定然不愿意在小宗门受委屈。”

“祉猷,祉猷,前面有人成亲,我们快去抢喜糖!”玖茴与祉猷刚进入天鹤城,就看到迎亲队伍路过,赶紧拽着祉猷挤进人堆,蹭新人的喜气。

她有丰富的抢喜糖经验,很快就抢到了一捧喜糖。因为她长得讨喜,迎亲客使还多给了她一个红封。

虽然红封里只有十二文钱,但谁会嫌弃可爱的小钱钱呢?

玖茴说了好几句祝福的话,拉着祉猷退出人群,揣着十二文钱去旁边糖糕摊子买了两个糖糕,与祉猷一人一个捧着吃了起来。

“好好吃。”玖茴瞪大眼睛,把祉猷拖回糖糕摊:“老板,再给我来两个。”

“好嘞。”老板把炸好的糖糕从油锅里捞出来,用荷叶包好递给玖茴:“听姑娘的口音,不是我们天鹤城的人吧?”

“老板耳朵真厉害。”玖茴付了钱,捧着糖糕吃了一大口:“不过你手艺更厉害。”

做吃食生意的人,哪个不喜欢被食客夸奖手艺好?

老板被玖茴夸得眉飞色舞:“这是我家祖传的手艺,谁吃了都要说好。”她利落地翻转着油锅里的糖糕:“姑娘是来我们天鹤城探亲还是访友的?”

“我有事需要途径此地,朋友就托我帮他送一封信。”玖茴对老板笑得乖巧讨喜:“老板,您可知道城里做豆腐的罗老七一家?”

“我那朋友离乡几十年,已经不太记得罗老七住在哪条街。他只记得罗老七家是做豆腐的,做的豆腐还很有名。”

若是一个陌生壮汉开口打听当地的住户,大多人在不明白对方来意前,肯定会出言掩饰一翻。可问话的是面貌讨喜的小姑娘,大多人都会下意识降低防备。

老板娘想也不想道:“知道知道,不过罗老七这几日生了病,卖豆腐的是他儿子与儿媳。他们家的豆腐摊就摆在梧桐街,姑娘你去梧桐街问问。”

“谢谢老板,您可真是帮了我大忙了,不知他家有没有小孩?”玖茴问:“我贸然上门,空着手去也不太好,若是他家有小孩,劳您再帮我炸几个糖糕,我再买些干果上门,也就不失礼了。”

“有有有,罗老七家有个七八岁大的孙儿。”老板又炸了几个糖糕卖给玖茴。

玖茴得到了十一家中的消息,老板赚了卖糖糕的钱,大家都很满意。

离糖糕摊远了,玖茴小声对祉猷道:“学会如何向普通人打听消息了没?”

祉猷想了想:“利益交换?”

“这种小交易,算不上什么利益交换。”玖茴摇了摇手指,“先肯定对方安生立本的本领,再以实际行动支持,是最快降低对方防备心的方法。”

“大家都是在红尘俗世讨生活的普通人,他人一句简单的肯定,就会带来足够的快乐。”玖茴用手帕擦去嘴角的糖霜:“利益虽动人,但情亦拨人心。”

“不过老板炸的糖糕是真好吃啊。”玖茴摸了摸肚子:“下次来的时候,我们多买一些,用食盒带回去给村里人尝尝。”

“好。”祉猷回头看了眼糖糕摊方向,情亦动人心?

两人打听到梧桐街的方向,在豆腐摊找到一对中年夫妇。豆腐已经卖完了,但他们面色却有些愁苦,脸上不见半点笑意。

见到玖茴与祉猷站在他们摊前,妇人勉强挤出笑意:“姑娘,郎君,豆腐已经卖完了,两位明日再来吧。”

“我们不买豆腐。”玖茴摇头:“我是来帮朋友送信的。”

“送信?”妇人疑惑地回头看自家夫君,他们家世代都住在天鹤城,会有谁给他们送信?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