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家 这场热闹的宴席,是为他……

“强抢什么?”玖茴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强抢民男!”美艳男子愤怒指责:“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胡说八道!”玖茴挽起袖子:“我刚回来不到半个时辰,是谁污我清白,乱传谣言?”

“人都已经站在你身后了,你还不承认?!”绿玉冠美男看起来比玖茴还要生气,他伸手指着玖茴身后的祉猷:“敢做不敢当。”

玖茴扭头看着祉猷,这是何处传出的谣言,竟如此离谱?

祉猷走到玖茴身边,对着孔家村的几人道:“我是自愿来的。”

绿冠美男面色几番变幻,最后冷哼道:“原来是个小白脸。”

“不是说我强抢民男,就是骂人小白脸。”玖茴挑眉:“孔苍南,我看你是皮痒了!”

“我会怕你?!”孔苍南取出一把翠羽扇:“今日我要与你一决高下。”

“这是孔家村小子,第几次跟我们家小韭菜说这句话了?”村子口,焦婶坐在石桌边嗑瓜子,等着小辈们开始打架。

“怎么也得有十次了。”柳婶婶笑呵呵答:“孔家人脾气倔,挨了这么多次揍,也不长记性。”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焦婶见祉猷站在桥头有些茫然,起身朝着他喊:“祉猷,快过来!”

祉猷看着与孔苍南斗在一起的玖茴,一步三回头地走到石桌旁。

“来,坐下慢慢看。”焦婶拉着他坐下,见他眼也不眨地盯着玖茴,笑着安慰:“放心吧,不到半个时辰孔家村的小子就会被小玖揍得满地爬。”

“知道为什么他每次来找小玖,孔家村都要安排人跟着吗?”柳婶婶把瓜子水果塞祉猷手里,“来,边吃边看才有意思。”

“为什么?”祉猷捏着一堆吃食追问。

“为了方便抬他回去。”柳婶婶颇为得意道:“方圆千里内的小辈,没有哪个是我们家小玖的对手。”

说话间,祉猷就看到孔苍南被玖茴臂间的披帛抽进河水中,翠绿的锦袍在河水中翻涌,仿如一堆漂亮的青苔。

“去外面学了几个月就是不一样,这还不到一炷香时间呢。”焦婶婶貌若桃李,笑起来的声音更是动人:“我们家小玖不愧是全村的希望。”

祉猷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家长们看到孩子打架,是这样的反应吗?

“还打吗?”玖茴趴在桥上,看着在水里扑腾的孔苍南,抛出披帛把他拉上岸。

孔苍南擦去脸上的水,不顾正在滴滴答答往下滴水的锦袍,用湿漉漉的眼睛瞪着玖茴不说话。

“怎么了?”玖茴见他不说话,“还不服气?”

“少君,算了,算了。”陪同孔苍南一起来的孔家人上前劝道:“这几天你状态不太好,咱们休养一段时间后,再来找她算账。”

“对对对,这次咱们就放过她,下次再来。”

孔苍南推开扶着自己的人,伸手指着玖茴:“玖茴,你竟然带外男回来,很好,很好!”

说完,他瞪了一眼古树下的祉猷,转身就走。谁知走得太急,脚下湿滑,他原地栽了个大跟斗。

玖茴默默背过身,假装什么也没看见。孔苍南这只孔雀,脾气差还要面子,要是他发现她看着他摔跤,又要原地打滚发疯。

以最快的速度从地上爬起来,孔苍南扭头看了眼玖茴,见她没发现自己摔跤,他轻哼一声,甩着湿哒哒的袖子消失在树林后面。

“哈哈哈哈哈哈。”

玖茴走到石桌旁,忍不住伏桌而笑。

“你跟孔家小子打了十几年,什么时候才能消停?”焦婶轻轻拍着玖茴的背,等她笑够了,端了一碟剥好的瓜子仁放到她手里:“不过干得漂亮,吃瓜子!”

“谢谢焦婶婶。”玖茴抱着焦婶的手臂蹭了蹭,边吃瓜子仁边跟祉猷道:“孔苍南跟我有十几年的恩怨,从小我就喜欢食铁兽幼崽,所以经常去找幼崽玩。有天我看到孔苍南在拔幼崽的毛,于是就上前阻拦,谁知这个村长家的傻儿子竟然敢骂我,还把幼崽一脚踹进了水沟里。”

“我是能受这种委屈的人吗?”玖茴一拍桌子:“那当然是不能!”

“于是我当场就跟孔苍南扭打在了一起,他哪里是我的对手,没一会儿就被我揍得嗷嗷大哭,为了帮食铁兽幼崽报仇,我就顺便薅了他几根……头发。”

“真的只有几根,谁知道他竟然记仇这么久。”吃完瓜子仁有些口干,柳婶婶给她倒了一杯茶。

玖茴笑眯眯接过仰头喝了一大口:“他年年来找我麻烦,我也不惯着他,所以就成了现在这样。”

等她喝完,祉猷帮他续了一杯:“我的到来……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玖茴诧异地看祉猷:“你是说强抢民男那种谣言?”

“嗯。”祉猷点头,面上有几分内疚,似乎在后悔自己给玖茴带来麻烦。

“你怎么会这么想?”玖茴放下茶杯,“这些话能对我有什么影响?”

“对,我们村的人不在乎这些。”焦婶忍着笑道:“小玖从小到大干的事不少,不缺强抢民男这一桩。”

“上荒村小霸王的称号,可不是凭空得来的。”柳婶婶笑得更是毫不掩饰,她安慰祉猷道:“祉猷呀,你可千万别多想,她在咱们这里,也没多好的名声。”

“婶婶,两位好婶婶,给我留点面子。”玖茴扭头看祉猷:“我在外面可讨人喜欢了,对不对,祉猷?”

“嗯。”祉猷认真点头:“师门所有人都很喜欢玖茴,我也……喜欢。”

后面那句“喜欢”声音很小,小得祉猷自己都几乎听不见。

“我的话你们信不过,祉猷的话还不能信么?”玖茴双手叉腰:“他们叫我小霸王,是因为他们打不过我,所以才抹黑我。”

她伸手拽祉猷袖子:“不管他们说了什么,你都别搭理。”

“我只信你。”祉猷看着她,眼神认真无比。

玖茴微微一怔:“说什么你都信?”

“嗯。”祉猷点头。

“也不要那么信。”玖茴轻轻戳着祉猷袖子上的绣纹:“偶尔我也会撒一点点小谎。”

“那也没关系。”祉猷看着两人近在咫尺的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骗我。”

焦婶与柳婶婶默默起身,识趣地并肩往村子里走。

懂事的大人,应该知道什么时候不去打扰孩子。

“祉猷那孩子究竟做了什么,我从没见过功德金光这么刺眼的人。”柳婶婶揉了揉眼,“刚才开天眼瞅了一下,眼睛都差点被耀眼金光闪瞎。”

“活该,谁让你瞎看。”焦婶斜睨她一眼,随后长长叹息一声:“世上哪有白来的功德,那哪是是功德,分明是无尽的磨难与痛苦。”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