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民男(捉虫)

玖茴扭头看向密林,密林中传出淅淅索索的声响,一阵混乱过后,四周安静下来,安静得连虫鸣声都听不见了。

“不用管他们。”玖茴把令牌揣回去,理直气壮道:“不过是心生嫉妒才口出恶言罢了。”

“嗯。”祉猷点头:“我相信你。”

“走。”玖茴顿时满意了,她笑眯眯地指着前方的小路:“沿着这条小路走小半个时辰,就到我们村了。”

等玖茴与祉猷的身影消失在小路的转角处,一只白脸猴从树干后探出脑袋:“小霸王带了一个人类回来,还是个好看的男人。”

“难道……”

刷刷刷。

草丛中传出一阵动静,从里面探出五六个不同的脑袋,异口同声道:“她去人间界强抢民男了?!”

“什么?!”

树丛中、花草中,甚至是泥土中,都探出了各种各样的脑袋:“小霸王不仅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帮手?!”

“呜呼,哀哉!”

人与人的悲喜并不相通,动植物也一样。

玖茴边走边给祉猷讲她小时候在这条路上发生过的趣事:“看到前面那个小泥塘没有,我小时候跟一只白……猫打架,掉进了这个坑里,最后是吴伯把我从泥巴里拽出来的。”

回去后被村里七八个长辈念叨了半个月,然后她莫名其妙就多了两千年的功力。

爷爷奶奶伯伯婶婶们都说不是自己给她传的功,还在她面前狠狠批评其他长辈,说如果是他们自己,绝对不会惯着她。

总之从小到大,只要她跟周围的妖怪们打一次架,不管输赢,都要挨骂,然后总会莫名其妙多出一截功力。

“那边山头,有几户养蜂人,他们酿的蜜格外可口,过几日我带你去尝尝。”玖茴指了指远处的山头:“这边山里有食铁兽出没,它们的幼崽毛绒绒的,跑起来像是黑白米糕团子,又可爱又好玩,明天我就带你去找它们玩。”

噗通!

草丛中摔出一个穿着灰袍的中年男人,他仰头看到站在他面前的玖茴,眼睛都瞪大了,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朝玖茴连连作揖:“玖小姐!对不住,小的并非故意拦你去路,小的这就滚,马上滚。”

说完,他蹲着身子,抱着脑袋往草丛里一滚,哗啦啦滚进旁边的小河中,砸出巨大的水花声响。

“哎!”玖茴扒开草丛,朝小河里高声道:“我又没说要揍你,你跑什么跑,简直是凭空污我清白!”

祉猷走到玖茴身边朝河中望去,只见在阳光下泛着金光的河面上,灰袍男人正手脚并用拼命划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远离他们站的这个地方。

“这是下河村的人,前几年跟我们村抢……耕地,自从抢输了以后,每次看到我们就跑。”玖茴扭头看祉猷:“深山老林生活不容易,他们见我们上荒村日子富裕,就来抢我们耕地水源,我们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反击,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说对不对?”

“嗯。”祉猷点头:“他们来抢东西,你们只是把他们击退,没有取他们性命,实在良善。”

“嗯嗯嗯。”玖茴赞同地连连点头:“村长爷爷说,大家都是人,能留他们一命就留一命,我们上荒村是方圆千里内,出了名的宽容仁善之村。”

“上荒村。”祉猷语调温柔地念着这个名字:“真有古韵的名字。”

“村长说,以前这边是巨大的荒地,我们村占据着荒地上方的水源与土地,所以就取名为上荒村。”玖茴带着祉猷继续往前走:“附近还有下荒村、大林村什么的。你不用担心这些村子的人,我们上荒村的人,在附近所有村子里,都是能说得上几句话的。”

越往前走,风景就越美丽。潺潺的溪流,颜色各异的山林,山间薄雾袅袅,从高崖上倾泻而下的瀑布,还有清澈见底的深潭。

这不像是村庄,更像是被世人遗忘的神仙之地。

每一步都是景,每一段路都是不同的画卷。

可是祉猷却无心欣赏,他心中的羚羊跳动得越来越厉害,仿佛已经跳到了嗓子口。

“过了这道石桥,就是我们上荒村地界啦。”玖茴牵住祉猷的袖子走到桥边,她把手掌放在桥边的石碑上,石碑泛起阵阵绿光。

“走吧。”收回手掌,玖茴笑眯眯地看祉猷,“不要紧张,村里长辈知道我带你来,都很欢迎你。等会如果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们,就跟着我称呼。”

“别怕。”玖茴在他手背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掌温软:“一切有我。”

踏上石桥的瞬间,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祉猷听见河水哗啦啦流过的声音,还有空灵的鸟鸣声。

一只巨大青鸟从他们头顶飞过,嘴里落下一枝花,刚好落在祉猷的肩头。

“这是它送你的见面礼。”玖茴帮祉猷拾起花枝,放到他的掌心:“传言青鸟衔枝相赠,寓意吉祥幸福,这是它在祝福你。”

祉猷轻轻捧着花枝,花瓣鲜嫩,上面还有着晶莹的露珠,这是一支很美的花。

“多谢。”祉猷朝青鸟飞走的方向道谢,从纳戒中取出一个可以保鲜的玉盒,把花枝小心翼翼放进玉盒中。

玖茴静静站在桥上等他:“见你这么喜欢它送的花,青鸟一定会高兴的。”

山风轻轻拂过两人的衣袍,玖茴有些心软,独自生活的祉猷一定很寂寞孤单,所以无论是焦婶婶送的衣物,还是村里长辈们送的玉饰,即便是青鸟赠的花枝,他都如此珍惜。

等祉猷把玉盒收好,玖茴把手递到他面前:“握住我的手。”

祉猷瞬间脸红,他呐呐看着玖茴,藏在袖子下的手捏紧又松开,却不敢伸出手。

“前面有护村阵法,没有我带路,你进不了村。”玖茴一把握住祉猷的左手手腕,往前轻轻一拉:“走啦。”

祉猷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下的桥,也不知道自己先迈的左脚还是右脚,他只感觉自己脑子嗡嗡作响,被玖茴握住的手腕滚烫僵硬,整个人都像被扔进了沸水中。

至于阵法是什么,他们是如何出的阵法,祉猷是半点不知。

穿过阵法,祉猷第一眼看见的是棵参天巨树,树下有张石桌,桌边坐着一个仙风道骨发须皆白的老人。

老人正在悠闲地品茶,见到他们二人出现,立刻放下手中的茶盏,从凳子上起身:“小玖?!”

“卜爷爷!”玖茴拉着祉猷跑到老人面前:“我回来啦,有没有想我?”

“想想想,哦哟哟,让爷爷看看,是不是瘦了些?”卜爷爷心疼地围着玖茴转了一圈,转头乐呵呵地看向祉猷:“这一定就是你常常在信里提到的祉猷?”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