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谎言 他撒的谎又多了一个。

“哦,我忘了问你。”彦柏把书塞回祉猷手里:“你去哪个朋友家做客?”

“玖茴。”

“去小师妹家?”彦柏沉默思索片刻,伸手欲夺走祉猷手里的书,祉猷拿着书避开手,疑惑地看着彦柏。

“去小师妹家,看这些书不太合适。”彦柏憨厚的脸上出现为难:“要不师兄重新帮你挑一本?”

“这些也挺好的。”祉猷捏着书不撒手:“师兄若愿意多给我一本,就更好了。”

“行。”彦柏回屋重新拿了本《仪礼》出来:“主要看这个。”

“小师妹的长辈定是豁达之辈,你去做客不必太过紧张。”彦柏知道祉猷拜入宗门前没有亲人,也不擅言辞交际,出言宽慰他:“礼仪交际用于客套,真正亲近的人,又怎么能做到处处守礼?亲友相交,真诚最动人。”

“谢谢师兄。”祉猷把《仪礼》放好,“我知道了。”

“这种小事情说什么谢。”彦柏再次强调:“去小师妹家开开心心玩,不要有太多顾虑。”

“嗯。”祉猷点头起身:“师兄,我先回去了。”

“好。”彦柏知道他的性格,也不多留他,把他送出院门,还不忘叮嘱:“出门前还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我。”

目送小师弟离开,彦柏笑着摇头回院子,小师弟果然还是太年轻,会为第一次去别人家紧张。

初夏的早晨,露珠在树叶间摇摇欲坠,一只衔着小鱼干的肥猫路过,与祉猷迎面遇上,它放下鱼干,朝祉猷喵喵叫了两声。

岛上所有开了灵智的动物都知道,祉猷是玖茴老大的师弟,看在老大的面子上,大家要多照应着点。

“晨安。”祉猷停下脚步,对肥猫点了点头。

“喵。”肥猫摇了摇尾巴,低头衔起鱼干继续往前走。

走了一段路,祉猷又遇到一只从湖里跳出来的青蛙,青蛙朝他“呱呱”叫。

“晨安。”

“晨安。”

接下来祉猷还遇到了一只狗,两只在树梢练嗓子的鸟,它们见到祉猷,都热情地打招呼。

晨风清凉舒爽,尽管祉猷独自行走在路上,一路上却很热闹。

在望舒阁这个地方,实在很难让人感受到什么是孤独。

“祉猷。”就在祉猷准备飞过湖泊,回自己院子时,乌丞相从湖里探出头:“走,我驮你回去。”

面对乌丞相的热情,祉猷无法拒绝,他跳上乌丞相的背:“多谢。”

“时辰这么早,我就知道肯定是你一人。”乌丞相划动四肢,慢悠悠往最大的湖心岛游去:“玖茴肯定起不了那么早。”

“她还小,多睡才能长得好。”祉猷想也不想,便替玖茴找好了理由。

乌丞相竟也赞同祉猷的说法:“小苗苗确实要多吃多睡,才能长得壮。”

祉猷:“嗯。”

“听说你与玖茴过些日子要出远门?”

“并非是远门,是玖茴邀我去她家做客。”祉猷眉眼柔和下来,嘴角浮现淡淡的笑:“要等师父出关后,我们才出发。”

“原来如此。”乌丞相若有所思,加快速度把祉猷送到岸边:“外面不怎么太平,你们出去时多加小心。”

它张开嘴,吐出一把剑:“这是我曾曾曾曾祖父留下来的剑,它给龙王做过丞相,据说这把剑是龙王换鳞甲时落下的甲片炼制而成,对水族妖魔有天然的克制,你拿着防身。”

“龙王换下来的鳞甲?”祉猷捡起这把龙鳞剑,即使他见过无数宝剑,也要为这把剑惊叹。

“我那曾曾曾曾爷爷是龙王的丞相,不是龙王跟前的二五仔,最多只敢捡龙王换下来的鳞甲炼法器,可不敢趁他睡觉时拔鳞甲。”乌丞相语带遗憾:“若是龙王身上拔下来的鳞甲,说不定威力会更强大。”

祉猷:“……”

祖宗偷偷捡主人的鳞甲炼剑,后辈拿祖宗龟壳炼制防御法器,可能海龟族有着一脉相承的节省。

“多谢乌丞相。”祉猷没有拒绝乌丞相的好意,“待我归来,一定将剑丝毫无损地还回来。”

“没关系,我不爱以人形示人,这龙鳞剑对我没什么用处,你拿去随便用。”乌丞相犹豫了一下:“只是我早年与海底那些妖怪关系不太好,你与玖茴若是遇到海族的妖,记得揍狠些,千万别留情。”

祉猷沉默片刻:“好。”

“一定要揍狠些,揍得断鳍碎骨那种。”乌丞相沉入湖底前,还不忘嘱咐:“千万别看在我的面子留情!”

祉猷:“……”

就算他再不擅长人情世故,也能看出,乌丞相平等地痛恨着每一个海底妖怪。

中午在东厨吃饭时,祉猷把这件事告诉了玖茴。

“这很简单。”玖茴道:“从我们村子往东飞一千里,就是广阔无垠的大海,到时候我带你去挑两个喜欢闹事的海妖狠狠揍一顿。”

反正不能白拿乌丞相的龙鳞剑。

“海……”祉猷好奇地问:“真的很大?”

“当然。”玖茴放下筷子,“我们村往东一千里是大海,往北一千里是雪山,往西一千里有沙漠,往南是茂密的山林,你想去哪玩我就带你去。”

“反正方圆千里之内,没有我不熟悉的地方。”玖茴靠近他耳边,小声道:“咱们村在当地还是有点威名的,万事有我,如果我搞不定,还有村里的长辈。”

祉猷耳尖微微泛红:“好。”

此刻的深山村落中。

“再过一些时日,小玖要带她小师弟回村玩,不爱化人形的就不要化形了,喜欢化形的就不要变原形,绝对不能让小师弟发现你们的真实身份。”村长敲了敲桌面:“还有附近山头的那些小玩意儿,都去传句话,若有不懂事的,你们就去教它们懂事。”

“除了这些,我们还要注意什么?”柳婶问:“小韭菜第一次带朋友回来,我们应该重视些。”

“我们平日对小玖怎样,对他就怎么样。”村长笑:“人族有句话叫宾至如归,让孩子来我们这,像是回了家,就是最好的接待方式。”

“那倒是,能让小韭菜带回家的人,肯定是好孩子。”柳婶心里有了数。

——————————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