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炼器(捉虫)

察觉到师弟望过来的目光,落烟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当然,长得不好看只懂得满嘴甜言蜜语的男人也不行。”

玖茴眨巴着眼:“啊?”

男人好不好看,与她有什么关系?

见小师妹一脸懵懂,全然没有开窍的模样,落烟就知道操心得太早了,她伸手揽住玖茴的脖子,岔开话题:“真好奇银籍真人帮魔族公主逃走的法器,是怎么炼制出来的。感觉很适合打不过时,就掏出来逃跑保命。”

“要不去林师叔的书屋找找?林师叔是我们宗门最擅长炼器的人,说不定他那里有图纸。”自从师父连九天宗的剑法以及各种失传的术法秘籍都能拿出来后,玖茴就对望舒阁师叔们的收藏能力,有着莫名的信任。

“对哦。”落烟扭头看汐沅:“汐沅师姐,你带我们去找找。”

汐沅知道这些师弟师妹向来想到一出就是一出,她好脾气地笑了笑:“先说好,若是找到了炼制图纸,你们全都要学着自己做,不能半途而废。”

“知道了知道了,师姐,我们赶紧走。”落烟牵着玖茴,拽住汐沅的手臂,恨不得立时飞到林师叔住的地方。

林长老正在院子里喝茶,见到八个晚辈乌泱泱飞过来,就知道这几个捣蛋鬼又要来祸祸人,他赶紧端起茶壶从侧门溜走,眼不见心不烦。

“林师叔他……”玖茴远远看到林师叔仓皇离去的背影。

“没事,我带你们去找。”汐沅带着大家走进林长老的藏书库,呛人的灰尘味扑面而来。

“咳咳咳。”长河呛得直咳嗽:“这屋里多久没来人了?”

“平日就我跟师父两个人,懒得打理收拾。”汐沅把脚边的木篮踢到角落,在墙上摸索了片刻,点亮了屋内的烛火机关:“师父的藏书全在这里了。”

玖茴捡起掉在地上的书,拍去上面的灰尘放回书架上。书架上各种炼器古籍都有,大到如何炼制飞行法器,小到如何炼制锅碗瓢盆,有关逃命法器的自然也不少。

“很多制作方法是有,可是炼制材料却难得。”汐沅整理着乱糟糟的书架:“一件极品法器,需要无数价值连城的材料,而且还不一定能够成功,所以很多图纸放这里也只能看看。”

玖茴从角落里最下面一层书架上,抽出一本泛黄破旧的古籍,上面竟然记录着镇妖狱炼制的过程。

她倒吸一口凉气,把书合拢,小声问汐沅:“汐沅师姐,这书……就这么放着?”

“这本啊……”汐沅瞥了一眼,不甚在意道:“你的师兄师姐们都看过,你若是喜欢就抄录一本拿回去。”

“我的意思是说,你跟林师叔不担心这个图落在妖族手里,让他们趁机救出镇妖狱的那些恶妖?”玖茴把古籍放回最下面一层书架上,想了想又觉得不太放心,又取了两本书压在它上面。

“若是靠着一本书,就能颠覆世界,那镇妖狱就关不住那么多的大妖了。”汐沅轻笑一声:“更何况,谁知道我们有这个?”

“细说起来,修建镇妖狱时也不是什么秘密,不少宗门都有图纸。”汐沅手脚麻利地收拾书架:“妖族想要得到图纸并不难,它们为何没有动静,难道是不想吗?”

玖茴:“……”

镇妖狱中有上万个镇妖法阵,上万个针对妖族的禁锢符纹,塔身由陨铁打造,又有九天宗镇守,赤泉都跑不出来,其他妖族去了只能是送菜。

“师姐说得有道理。”玖茴恍然大悟,她注意到书架与墙角缝隙间,掉了一本残缺不全,微微泛黑的书,弯腰把它从缝隙里抠了出来。

“扶光殿炼制图纸……”玖茴翻开破烂的书页,第一页便是扶光宫殿横面图。

前殿,正殿,侧殿,后殿,陪殿……

这是一座宏伟宽敞华丽却又孤单的宫殿,从图纸上可以看出,设计宫殿的这些人十分用心,连宫殿里的所有摆件,都用了最顶级的聚灵阵。

无论是殿柱中,还是瓦片上,全都有密密麻麻的聚灵阵。

被这么多浓郁的灵气包围,难怪扶光山会常年积雪不化。若是无法修行的凡人待在这里,不到一炷香时间,就会被这些灵气压得爆体而亡。

翻到后面,寥寥几笔记录了扶光山的傀儡。

【取化神先辈遗骨,炼而化之。】

这本书残破不全,部分有关扶光殿的记录已经遗失。玖茴越看越觉得心里堵得慌,皱着眉合上书。

建造扶光宫殿的人,把那位扶光仙君当成什么,一个吸收天地灵气没有情感的罐子?需要的时候,就让这个罐子把天地灵气转化为仙鼎需要的灵力,摇一摇再倒出来?

“你们瞧,我就知道小师妹看了这本书会生气。”落烟见玖茴脸色难看,走到她身边取走她手里的书:“知道这本书为什么会在角落里吗?”

玖茴摇头。

“当时我跟长河看得太生气,把它扔进缝隙里了。”落烟把书又扔回缝隙里,语带无奈:“第一次看见这本书时,我就在想,扶光仙君究竟有着多么强大的意志,才能熬过这些生不如死的岁月。”

十大宗门的前任宗主们,难道不知道他们死之后,这些仙鼎需要扶光仙君才能正常运转吗?

他们给他送去无数珍宝灵石,送去无数古籍法宝,难道不知道他根本离不开宫殿,那些天下奇珍与土块瓦砾无异?

他们当然知道,不过靠着这些稀世奇珍,掩盖他们为了天下大义之下的心虚罢了。

无论是妖、魔还是修士,都知道那是一座活死人墓,所以他们给了他尊贵的仙君称号,给了他无上的地位,唯独不让他明白何为自由。

或许只有那些为了生存劳碌的凡人,才会把他当做真正的仙人,甚至为他建庙祭拜。

所有生灵都是受益者,他们望舒阁同样也是如此。

“所以每到五年之期,我们让鹤仙人送往扶光殿的东西,从来都不是信件或是请安的废话。”长河压低声音:“我往锦囊里放过话本。”

落烟:“我放过糕点跟瓜果。”

汐沅:“我放过自己炼制出来的七彩光芒夜灯球。”

彦柏憨厚地挠了挠头:“我把师父讲过的八卦,集成厚厚一册,塞进锦囊了。”

息长老的两个徒弟江颜与子书期见大家都没放什么正经玩意儿,才小声开口:“我们放了两个会唱歌跳舞的小木人。”

玖茴看着六位师兄师姐:“什么是五年之期?”

“除了大宗门外,我们这些小宗门,每过五年就可以给扶光殿传一次讯息,以示天下宗门对扶光仙尊的尊崇。”汐沅解释:“修真界小宗门多如过江之鲫,我们不能像大宗门那般可以给扶光仙君传信,所以就有了五年之期这个规矩。”

“原来如此。”玖茴好奇:“那距离我们下次给扶光仙君送信还有多久?”

“还有……一个多月。”汐沅算了算日子:“今年五月初五,刚好五年期满。”

“扶光仙君会看你们送去的礼物吗?”玖茴好奇。

“不知道。”汐沅摇头:“万一会看呢。”

那他们送去的东西,也能帮着扶光仙君打发一些时间。

扶光宫寝殿。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