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平平无奇(捉虫)

主位上,乌鸦梳理着羽毛。屋内没有点灯,它的翅膀上闪烁着淡淡的翠色霞光,仿佛上古仙图中走出来的神鸦。

它看了眼跪在地上的玖茴,鸦鸣一声,屋子里门窗全部关得严严实实,隔音结界展开,角落里白奇与林鸱鸟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吴伯!吴伯!”见吴伯连隔音结界都弄了出来,玖茴意识到不妙,赶紧爬起来跑到乌鸦面前,哐当一声跪得更加标准了:“小玖真的知错了,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整个村里,她最怕的就是吴伯。因为其他长辈说揍她,可能只是吓唬人,但吴伯不一样,他是真的会揍。

小时候念书习字不认真,吴伯撵着她跑了五里地,也要把她逮回来揍得嗷嗷叫。

“真知错了?”黑鸦往椅子上一跳,语气有些冷硬:“说说你错哪了?”

膝盖有些疼,玖茴偷偷往后一坐。黑鸦翅膀动了动,她赶紧跪直:“我、我不该在看到你后,还在外逗留不回宗门。”

“嗯,还有呢?”黑鸦闭上眼睛,似乎在闭目养神。

“我不该冒险……独自去杀赤泉。”玖茴声音小了几分。

黑鸦睁开眼,双目中满是怒意:“你也知道那是在冒险?!”

“我那也是没办法嘛……”玖茴往前跪行两步,挤着讨好的笑凑近黑鸦:“赤泉第三次拜月在即,我若是不想办法阻拦,它就要食尽千里生灵飞升成妖仙。”

黑鸦抬起翅膀想狠狠收拾她一顿,可是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模样,又冷着脸把翅膀放下:“既然你知道赤泉已经年满一万五千岁,为何不传讯给我们?”

孩子天天在眼前转悠让人烦,可是一段时间门不见,又有几分想念,连耐心也能多几分。

“我有想过给你们传讯,可是我在九天宗来来回回转悠了好几次,连犄角旮旯都没有放过,都没有找到他们护山大阵的漏洞。”玖茴乖乖解释:“只要是妖进入九天宗大门,护山大阵立刻都能发现,我不想让你们来冒这个险。”

“继续狡辩,我听着。”黑鸦瞥了她一眼。

“怎么能叫狡辩呢,我这叫陈述事实。”玖茴扭了扭腰,可怜巴巴地看着黑鸦:“吴伯,我膝盖疼,你能不能让我起来说话?”

“腿疼?”黑鸦冷哼:“腿断了就不疼了。”

玖茴双手合十,大眼睛眨了眨:“吴伯,我真的是没办法,才会去独自去杀赤泉。更何况有你们为我准备的那些防护法器,我肯定不会丢掉小命。”

角落里的白奇与林鸱抖得更厉害,原来那一万多岁的赤泉竟然死于小妖女之手,他们俩能活到现在,全靠小妖女人美心善啊!

“命是丢不了,但以你的修为,也不可能完好无缺出来。”黑鸦伸出翅膀在她额际一探,略有些诧异:“竟然没有受伤,修为还有所长进。”

玖茴猛点头:“我好好的呢,吴伯你这下是不是放心了?”

“行了,不用跪着说话。”黑鸦到底是心软了,它用灵气为玖茴全身经脉检查了一番:“你经脉有月华蕴养的痕迹,此物十分难得,你从何处得来的?”

“小师弟送我的。”听说自己不用再跪,玖茴赶紧盘腿坐在地上,把脑袋伸到黑鸦跟前,用脸蹭着它的翅膀:“吴伯,这么久不见,人家好想你们哦。”

“你想的恐怕是你村长爷爷、龙大爷、刘大爷、焦婶婶、卜爷爷……”黑鸦轻哼一声,念出长串名单,就是没有自己:“又怎会想到我?”

“整个村子,所有长辈我都想的。”玖茴十分狗腿地从收纳戒掏出一大堆东西:“这些是我特意给你们买的礼物,祈月城是人间门界十分有名的城池,不仅美食多,好玩的也多。”

她从小山一样的礼物堆里,刨出一个硕大的礼盒:“这是你的那一份。”

黑鸦往礼盒瞥了好几眼,故作冷漠地移开视线:“放着吧。”

“好嘞。”玖茴毛绒绒的脑袋在黑鸦身上蹭了蹭,蹭得黑鸦一个踉跄,差点没能维持住自己高冷神秘的形象。

他扇了扇翅膀,把自己的礼物单独收起来后,才把地上那一堆扫进翅膀中:“你那个小师弟,不是普通人。”

“我觉得我也不是普通人,所以没关系。”玖茴替祉猷解释:“而且他傻傻呆呆的,对我超大方,一定没有什么坏心眼。”

黑鸦从不担心玖茴识人探物的本事,身为长辈,可以教孩子如何识别好坏,却不能以关爱的名义,禁锢她选择的自由。见她心里有数,黑鸦便没有再谈此事,而是谈起九天宗的护山大阵:“你探过九天宗的护山大阵了?”

玖茴点头:“九天宗的护山大阵连通了整个地底山脉,正殿神兽图、前殿后殿包括宗门牌匾汇成的防护法阵,都只是浮于表面的障眼法,真正厉害的是他们开山祖师在山脉中设下的护宗阵。”

“你会把九天宗牌匾上的阵法宝石抠下来送回村里,也是为了提醒我们不要贸然进入九天宗大门?”

“那倒不是。”玖茴诚实摇头:“我见那宝石漂亮,觉得龙大爷可能会喜欢,就把它抠下来了。”

“我倒是忘了,你们向来爷孙情深。”黑鸦阴阳怪气笑了一声。

“我们感情也深的。”玖茴赶紧开口:“难道我不是吴伯你心中的乖巧好宝宝了?”

“什么好宝宝,没得恶心。”黑鸦没好气道:“从小到大,你什么时候乖巧过?”

嘴上说着嫌弃的话,玖茴脑袋靠近的时候,他却用鸦翅轻轻摸了摸她头顶。

“我一直都很乖。”从小玖茴觉得,方圆百里内再也没有比她更懂事更聪明的小妖。

“你三岁时,非要让食铁兽幼崽当你爱宠,食铁兽不同意,你就扒拉着人家大腿不愿走。四岁偷山蜂族的蜂蜜,被追得漫山遍野跑,最后被蛰得满头包,哭得说自己变成了猪妖。五岁为了根鸡腿,跟虎妖在泥坑打架,弄丢了焦娥给你新做的鞋。六岁在人类城池走丢,吃了人家院子里结的果子,留下两锭金子把人吓得三天三夜没睡好觉……”

“吴伯,吴伯,别说了,还有其他妖在呢。”玖茴伸手去捏黑鸦的喙:“你给我留点面子。”

白奇与林鸱捂着耳朵猛摇头,表示自己什么也没听见。尤其是白奇,不仅捂耳朵,还把脸都捂上了,它不敢让黑鸦大人知道,它就是那个跟小妖女在泥坑打架的虎妖。

“还好意思说自己乖巧?”自从养了玖茴后,他们全村老少才知道,养孩子有多难。

“那都是小时候不懂事犯的小错,我现在都改了。”玖茴红着脸,瞥了眼白奇与林鸱,小声说:“我现在可是全村希望哦。”

“村里的记债本,是不是被你这个全村希望拿走了?”黑鸦问。

“我本来是想帮着你们讨债的,没想到欠你们债的人,大多都没了。”玖茴嘀咕道:“借出容易还回难,以后我肯定不借东西给别人。”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