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意外之喜

“经常打雷?”祉猷想去把屋里的烛火点燃,被玖茴拦下来:“别点,我怕点了烛火,雷就专劈我们这,那我们多尴尬。”

“为何?”祉猷把烛台推得更远了一些。

“我是在一片电闪雷鸣中诞生的,村头卜大爷说,我可能是天命眼皮子底下的黑户。”

“何为黑户?”

屋子里一片黑暗,玖茴的声音笑声十分欢乐:“大概就是老天爷不让诞生,却偏偏出生的人,所以卜大爷又称我为天命逆女。”

祉猷扭头看向玖茴所在的方向,可是黑暗的屋子里什么也看不见。

“除夕那夜,扶光仙君赠我红灯笼,我其实挺意外。”玖茴从怀里掏出两个灵果,分了祉猷一个,两人在黑暗中啃着灵果:“扶光仙君被称为天命之子,生来就带着救世的灵气。如果他知道我被卜大爷称为天命逆女,大概会后悔送我灯笼。”

“不会后悔。”

“你又不是扶光仙君,怎么知道他不会后悔?”玖茴轻咳了几声,声音有些沉闷:“外面的雷声,好像小了一些?”

“嗯。”祉猷沉默片刻:“你也信天命?”

“不信啊,卜大爷算命那么准,他说我是天命逆女。如果我信了天命,岂不是否定我的出生?”玖茴理直气壮道:“利我者信之。”

“若不利你的……”

“那就去他的!”玖茴轻哼:“谁信谁傻。”

“咳咳咳咳咳!”玖茴捂住胸口猛咳,祉猷想用术法点亮屋内,想起玖茴的话后,他收回伸出去的手指,扶住玖茴的肩:“受伤了?”

“问题不大。”玖茴掏出手帕擦干净嘴角的血迹,往嘴里倒了半瓶培元丹。

怪她一生不羁爱装神秘,绞碎赤泉内丹时,差点被对方内丹反噬,幸好长辈给的法宝多,帮她挡下了内丹反击,不然她只能在杀了赤泉后,从镇妖狱里爬着回来。

“张嘴。”祉猷借着雷光,把手里的琉璃瓶喂到玖茴的嘴边,趁她还没反应过来,把东西全部倒进了她的嘴里。

“啊?”玖茴咂摸一下嘴巴:“你往我嘴里倒了一瓶月华?”

月华清淡,玖茴感觉到四肢内腹被月华快速修复,甚至内丹与灵台都被月华温养了一遍。

妖有内丹无灵台,修士有灵台无内丹。

玖茴生来叛逆,浑身上下皆是反骨,所以她既有灵台也有内丹。

“有没有好一点?”祉猷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不太好。”玖茴捂着胸口:“这么大一瓶月华,你就这么哐哐倒我嘴里,我好心疼。”

“月华再珍贵也只是外物,给你不心疼。”祉猷安慰玖茴:“出门时带得少,我在山中还留有百余瓶月华,过几日我给你取来。”

“我没有出过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需要什么。”祉猷起身借着闪烁的雷光,帮玖茴整理好床铺:“你先躺着休息。”

“我正听你讲出山的经历呢,怎么又岔开话题了?”玖茴缩进被窝,把脑袋从被窝里探出来:“你长这么大,就离开一次家门?”

“还有一次。”祉猷帮她压好被角,回忆着很久以前的事:“五岁那年,我梦到了一名女子向我道别,她说她是我的母亲,临死前来我梦中见我一面。”

他的语气平静极了,仿佛在讲述着别人的故事:“她梳着很简单的同心髻,发髻上有支很粗糙的桃木簪。身上穿着青蓝粗布裙衫,眉毛有些淡,眼睛很大,左脸颊有颗小痣,是淡淡的红色。”

他想了想:“我长得跟她不太像,她笑起来好看,伸手抱住我时,我感觉不到她的温度,空荡荡轻飘飘,仿佛一片随时会飘走的浮萍。”

玖茴从被子里伸出手,轻轻拽住他的袖子。

“我画过很多次她的画像,可每次画出来的总是不太像梦里的她。”祉猷语气仍旧如常:“不然我能给你看一看她的模样。”

“梦醒后,我走出屋子,我想去见见她。”雷光闪烁着,祉猷看着窗外:“我走了很久,不知道该去何处找她。因为没人告诉过我,我出生在哪里,谁是我的母亲。那晚的月亮又圆又大,照亮了我脚下的路。”

“后来呢?”玖茴拽紧祉猷的袖子:“你找到母亲了吗?”

祉猷缓缓摇头:“爬过一座荒山时,我捡到一片会发光的草叶,它好像能听懂我心里的话,它用枝头替我指明我前行的方向。”

五岁时的他,除了盲目相信一根三寸长的草叶,并无其他选择。

“它陪我找了很久……”

“找到了吗?”玖茴小声问,她希望祉猷能够找到。

祉猷沉默片刻:“我找到属于她的坟堆,有人告诉我,那座村子死了很多很多的人,她只是其中一个。”

“跟我说话的人让我赶紧走,不要留在那里,因为他也快要死了。他撑着一口气,是想挖个坑,不让家人曝尸荒野。我母亲的坟堆,也是他挖的。”

“可惜坑还没挖好,他就没了气息。我帮他挖好坑,把他跟家人埋在了一起。”祉猷回忆着幼时在民间看到的事:“在草叶的指引下,我看到了很多死去的人,帮着他们挖了很多的坑……”

玖茴小声问:“再后来呢?”

“再后来……我藏着母亲留下来的桃木簪,被人带回山中,再也没有出来过。”祉猷低头看玖茴:“所以这一次才算我真正接触人世。”

有活人,有欢乐,有生机。

若无那片草叶相助,他永远都不会知道母亲葬在何处,更不会知道那时外面的世界是何等惨状。

“那一定是很神奇的草叶。”玖茴揪着祉猷的袖子转啊转,“草叶跟你一起回山里没有?”

“我把它藏在怀里偷偷带回了山中。”祉猷叹口气:“这片草冷了没精神,热了没精神,水浇多了没精神,浇少了就卷边……”

“什么草这么难养?”玖茴问:“你有它的画么?”

“有。”祉猷从纳戒里掏出一幅小画,玖茴掏出照明珠,凑了过去。

叶绿,扁长,叶中有条浅色脉梗……

瞧着挺眼熟。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