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韭菜叶

三位宗主能说什么,他们无话可说。

比惨大家各有各的惨,但如果要论功劳,他们拿什么跟望舒阁比。

护镇河鼎,擒杀五千年大妖,这都是救护天下的功劳。

“二位小友年岁不大,不知是何等修为,竟然立下如此功劳?”王宗主打量玖茴与祉猷。

这是怀疑她在夸大事实?

玖茴细细看了眼王宗主,向王宗主浅笑抱拳:“多谢王宗主关心,晚辈与师弟如今堪堪才元婴境修为,若非我们修为低微,也不会在制伏魔修与恶妖时受重伤,让您见笑了。”

王宗主:“……”

他伸出颤抖手摸着花白的胡子,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年年苦修,熬到如今也不过是元婴境大圆满的修为。

他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他就不该多嘴问这一句,简直自取其辱。偏偏对方句句礼貌,字字自谦,他连仗着长辈身份发脾气的理由都没有。

“二位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修为,堪称天资过人,真是让人佩服。”另外两位宗主见王宗主憋得老脸发红,还要强撑着笑容的苦瓜模样,当下对玖茴夸赞连连。

不夸还能如何,他们可不想自取其辱。

南砜早已接到玖茴与祉猷进阶元婴境的消息,但听到玖茴亲口说出口,他心中仍有几分震撼。

如此资质,若是他们当初拜入的是他们九天宗,该有多好?

“两位宗主谬赞了。”玖茴谦虚道:“若不是学艺不精,我们又怎会受这么重的伤,拖累宗门上下四处寻钱为我们疗伤?”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没钱,打钱!

三位宗主再次沉默,他们扭头看向上首的南砜,九天宗家大业大,就算给了望舒阁灵石,也不代表不给他们。

“三位宗主的难处,我都已经了解了。”南砜捧起茶盏:“你们远道而来,先回客院好好休整一日,相关事宜我会与宗门管事商议。”

“请南砜仙长多多费心。”三位宗主知道再多言,反而会惹怒南砜,便客客气气起身告辞。

离开前,他们偷偷回头看了眼,南砜仙长正在招呼祉猷与玖茴落座,态度甚是温和。

“南砜道友的手怎么了?”南砜捧起茶盏时,玖茴注意到他手臂有很多不规则的伤痕,应该是伤口反反复复裂开,时日过久造成的。

“无碍。”南砜放下茶盏,把袖摆拢下挡住手腕:“练剑唯有苦修,受伤乃常事。”

见他有意掩饰,玖茴笑了笑:“南砜道友道心纯粹,必成大道。”

“多谢玖茴道友。”南砜看了眼祉猷:“恭贺二位道友进阶元婴境,近来我在剑峰修行,未能亲去贵宗贺喜,还请见谅。”

“本不是大事,南砜道友不必客气。”祉猷品了一口茶,瞥了眼南砜的手腕处:“不过修行讲究松弛有道,太过着急或许不是好事。”

南砜明白祉猷的意思,只是如今秋华仙尊踏入半步真仙之境,若不是天机有变,秋华仙尊已经飞升成仙。放眼整个修真界,秋华仙尊与他师父的恩怨谁人不知,他不想师父受他人异样的眼光,所以身为掌派弟子的他,必须要强过青岚门的掌派弟子。

经历过镇河鼎与水蛭妖之事后,他越发觉得过往的自己有多自傲与可笑。别人对他的尊崇,并不属于他,而是属于九天宗。

若失去九天宗掌派弟子的身份,他又算什么?

“民间有句俗语,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玖茴把桌上的灵橘剥了皮,慢悠悠地撕上面的脉络:“道友年纪轻轻,已是炼虚境修为,天下多少修行者至死都无缘到此境,就算是同龄人中,也无人能够超越你,你这么拼,让其他人可怎么活?”

“你且想想吧,别人家宗门的弟子想出去玩两日,就被师父指着鼻子骂,玩玩玩,就知道玩,你看看人家九天宗的南砜,两百岁不到的年龄,就已经是炼虚境的修为了,你还有脸玩?”玖茴啧啧摇头:“想一想就觉得你招人恨。”

“你们宗的那位银籍真人才合体期,你只比他低一个境界。他三百多岁,你一百多岁,等你三百多岁的时候,说不定已经是大乘期修为。”玖茴感慨:“跟你年龄相仿的修士真可怜,被你压得抬不起来。”

“玖茴道友,炼虚境与合体境虽只是一阶之别,但要跨越过去,又是何等艰难。”南砜无奈摇头,不过心情确实莫名地松快了些,大概是玖茴道友语气太过理所当然,让他觉得自己确实能轻易做到吧。

“难不难的,不是一百八十多岁的你该考虑的,那是两三百岁的你才犯愁的事。你现在考虑这些,岂不是便宜了两三百岁时的你?”玖茴吃完灵橘,起身道:“天色尚早,现在的你应该考虑陪客人散散步,四处走一走。”

南砜怔忪一笑,豁然开朗:“是在下失礼了,玖茴道友、祉猷道友,请。”

上次来九天宗为银籍真人贺进阶之喜,九天宗四处张灯结彩,十分热闹。此次再来九天宗,才真正体验到天下第一剑宗是如何的严肃与森严。

这些弟子各个神情严肃,见不到一个懒散打闹的弟子,他们仅仅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把精心打磨过的利剑,浑身散发着寒意。

亲传弟子、内门弟子、外门弟子等级森严,每人恪守规矩,就连上了年纪的管事,见到南砜这个掌派首徒,也要恭敬行礼。

路过演武场时,玖茴见到排列整齐的外门弟子在练剑,他们身着一模一样的弟子服,连表情都大同小异。

“天都这么晚了,贵宗门弟子还在练剑?”玖茴叹息:“不愧是大宗门弟子。”

幸好她当初没有拜入大宗门,这么难熬的日子,她一天都过不了。

“平日玖茴道友此时在做什么?”南砜不明白,大好时光不修炼还能做甚?

“酿酒、钓鱼、赏月、与师兄师姐们一起吃饭……”玖茴加快步子,离开了练武场,干咳两声补充道:“我们宗门穷嘛,需要摘花酿酒,卖鱼换钱,有时候卖完鱼回来天已经黑了,只能这个时辰用饭食。”

“玖茴道友。”南砜无奈叹息一声:“不知贵宗还需要多少灵石?”

玖茴眨了眨眼:“需要得有些多,不过贵宗看着给就行,哪有寻求帮助的人,嫌弃伸出援手的善心人给得少,我们望舒阁可不是这样的人。”

“十万灵石。”南砜道:“去年鄙宗给的是五万。”

“南砜道友,魔修、水蛭妖……”

“十五万。”

“我们与南砜道友也算是一同患过难,一起躲过龟壳的好友。”玖茴扬了扬袖子,把上面那块补丁晃了晃:“好朋友跟别人,那能一样?”

南砜深吸一口气,把玖茴晃来晃去的袖子按下去:“玖茴道友,二十万,真的不能再多了。”

“哎呀,我就知道南砜道友大气敞亮。”玖茴笑嘻嘻地拱手:“多谢道友。”

南砜揉了揉隐隐作痛额头,大气敞亮四个字,一字五万,真是太昂贵了。

不过……

他瞥了眼玖茴与祉猷,原来他们把他当做……好友?

走到镇妖狱附近,玖茴停下脚步,好奇地问:“那只修为万载的妖怎么样了?”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