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讨钱

“半步真仙……”玉镜感叹道:“秋宗主如今当真是修仙界第一人,若不是天命不允,她应该能飞升成仙了。”

“秋仙尊天资卓越,本来就该成为天下第一人。”玖茴给自己倒了一杯露饮。

“人家秋仙尊已经半步真仙,你们俩呢?”玉镜拍桌子:“大好春光,你们俩在干什么,你们在湖里钓鱼!看到秋仙尊踏入半步真仙之境,你们就没什么感想?”

“有。”玖茴点头:“替她高兴。”

“滚!”玉镜被玖茴的嬉皮笑脸气得够呛:“你可真够出息。”

“无论是步庭还是秋宗主,他们的修为近百年都无所寸进。这次秋宗主破境,下次若是再与步庭论道,步庭就不再是她的对手。”祉猷等玖茴喝完露饮,又给她倒了一杯,不仅在玉镜的怒视下十分淡定,而且还开始畅想秋华大胜步庭的场面。

“祉猷啊,”玉镜语重心长道:“你是不是对步宗主有什么偏见?”

“师父,您多虑了。”祉猷回答:“我平等看待每一个人。”

一个直呼其名,一个尊称宗主,平等在何处?

“秋宗主破境是大喜事,但秋宗主特意向各宗门传讯,不必去青岚门庆贺。”玉镜抿了口茶:“从明日开始,为师也要闭关修炼一段时间,宗门大小事务暂时交给你们莫师叔管理。若是其他宗门坚持前去青岚门庆贺,那就由你与祉猷代表望舒阁出席。”

“师父,我明白,你放心吧。”玖茴点头应下。

“这面照月镜也暂时交给你。”玉镜取下照月镜:“我们望舒阁没有掌派大弟子,也没有在弟子里挑领头人的习惯。玖茴你行事机敏有急智,此物在你手上,也许能派上用场。”

后辈里就这么小猫两三只,挑不挑的,意义也不大。

“好的,师父。”玖茴把照月镜接过来,对着自己照了照,扶正了鬓边略有些歪斜的步摇。

“别的为师也没什么可嘱咐的,你们俩如果没什么事,就回院子破个境。”玉镜摆了摆手:“争取在我明天闭关前,把好消息传来。”

这口吻仿佛是在叫两人去倒杯水,偏偏三人谁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我就知道这面镜子与我有缘,这么快又回了我这。”出了师父的院子,玖茴喜滋滋地摸着照月镜,好一会儿后才收起镜子问祉猷:“祉猷,你如今是什么修为?”

祉猷沉默片刻,语气有些不太确定:“金……丹?”

“哦。”玖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春夜月皎皎,落烟正躲在屋子里看话本,突然听到外面传来轰隆隆的声响,吓得扔掉手里的话本,推开窗户问:“长河,你是不是又把炼丹炉炸了?”

“跟我没关系,我还没开始呢。”长河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到院子:“声音好像是小师弟小师妹那边传过来的,我们过去看看。”

落烟随意抓了件外衫披上,匆匆跳上飞剑:“快走。”

长河与落烟赶到时,其他几位师兄师姐已经到了。见两人过来,汐沅开口道:“别进院子,小师弟与小师妹正在进阶。”

“啊?”长河以为自己听错了:“进阶,两人同时进阶?”

虽然早就知道小师妹与小师弟拜入宗门前,身上已经有了修为,但他怎么也想不到,两人入门不到一年,就能进阶了。

他记得师父说小师弟的资质很平庸……平庸……

“小师弟与小师妹修为是什么境界?”落烟担忧地看着这两座相邻的院子,很怕两人进阶出岔子。

此言一出,众人齐齐沉默。

玖茴与祉猷是什么境界来着?

“你没问过?”

“我没问啊,难道你也没问?”

“我寻思着,小师妹与小师弟也没跟我提过这事啊。”

六人面面相觑,这才注意到,他们跟玖茴和祉猷相处这么久,竟然没一个人知道他们的修为境界。

“他俩能使用飞剑,至少也该是筑基的修为吧。”长河摸着下巴思索:“他们绘制的符咒威力不小,说不定连金丹期的修为都有可能。”

“可是小师妹今年才十八,十八岁就能有金丹境的修为,岂不是天资出众?”落烟眼神亮了亮:“这样一来,以后的宗门大比,是不是就不用我们去了?”

轰隆隆。

天下接连劈下三道劫雷,不知道为何,他们莫名觉得这三道雷有些敷衍,仿佛不走心的戏子,拿不到老爷的赏钱,在台上随意甩两下水袖就匆匆离场,半点不顾观众死活。

院门打开,祉猷从屋里走出,身上的锦袍纹丝不乱,不像是被劫雷劈过,更像是劫雷好心帮他熨烫了一下衣服。

“进阶……成功了?”六人有些发愣,疯狂回忆自己进阶成功时的狼狈模样。

“嗯。”祉猷也有些愣愣,他似乎不明白师兄师姐们为何在这里:“师兄师姐,你们为何在此处?”

“进阶这么危险的事,你跟小师妹为何不提前告诉我们,有我们为你俩护法,也能让人放心些。”见到小师弟如此懵懂无知的模样,汐沅深深叹口气:“下次进阶,记得提前告知我们。”

祉猷沉默着点头。

他一直以为,进阶就是个人的事,也从来都是他自己一人的事,现在师兄师姐却跟他说,进阶有人护法更安全。

“你们两个,真是没一个省心的。”祉猷平安出来了,还有个在屋子里呢。汐沅掏出本命法器,盘腿坐下:“列阵!”

然而劫雷的动作比他们还要快,落烟等人还没来得及祭出本命法器,第一道属于玖茴的劫雷就劈了下来。

这次的劫雷听起来声势强大了很多,劈下来的架势又快又足,很快三道劫雷劈完,云层散去,金色的阳光洒在湖面上,荡起粼粼波光。

虽然说不出有什么毛病,但就是觉得有点奇怪。

过了一会儿,房门打开,玖茴顶着一头略显凌乱的头发出来,她朝汐沅等人作揖道:“多谢师姐师兄们为我护法。”

“我们倒是想为你护法来着,就是有点来不及。”长河收起本命法器,朗声一笑:“恭喜小师弟小师妹进阶成功,修为更上一层楼。”

“恭喜。”其他师兄师姐也都收起了法器,各个喜笑颜开。落烟走到玖茴跟前,替她重新把发髻梳好:“你们进阶成功是大喜事,可我没什么东西送你们,不如我带你们去找我师父讨礼物?”

让自己掏钱,不如让师父破费。

“好主意!”其他几个师兄师姐纷纷觉得落烟提了一个绝佳的建议,“走走走,小师弟小师妹,师兄师姐带你去找长辈讨赏。”

花自己的钱会心疼,花师父的钱,就没关系了。

“谢谢师兄师姐。”玖茴笑容灿烂地答应下来,晚辈向长辈讨奖励,有什么错呢?

“祉猷,走走走。”玖茴把祉猷拉进人堆里:“我们一定要把属于我们的奖励拿回来。”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