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骨气 说跪说跪,你们的骨气呢?!

九天宗、御珍宗、长寿宫……

每年都有无数信件由十大宗门传往扶光殿,他们的措辞永远都维持着恭敬疏远,仿若扶光殿里的傀儡。

扶光略看几眼,便把这些信件挥袖扫入后殿,后殿密密麻麻的信件堆积如山,金银财宝法器古籍散落满地,却无人在意。

哐当。

金杯被飞进来的信件撞倒,发出清脆的声响。他缓缓扭过头,看着这个发出声响的杯子。

灿烂的金色,她应该会喜欢。

走至内殿,他弯腰捡起金杯,在满满当当的置物架上找到一个空隙,把它塞进去。

寻到一盏红髓玉灯笼,把它提到手中。他转身走出大殿,漫天飞雪扑面而来,红灯笼被狂风吹得左摇右晃。他张开衣袖护住灯笼,走进厚厚的雪地中。

见他出了殿,傀儡鱼涌般从殿里跟了出来。

“仙君不可离开扶光山。”

“仙君不可离开扶光山。”

它们环绕在他四周,用毫无感情的声音,重复着说过无数次的话。扶光没有搭理他们,他一步一步走到悬崖边,眺望着南方。

“仙君请回去!”

“仙君请回去!”

“仙君请回去!”

傀儡把他团团围住,血红的嘴一张一合,空洞无神的眼珠齐齐盯着他。

他低头看着手中的红髓玉灯笼,眼睑轻垂。扶光山上无草无木,这盏红灯笼成了雪地里最耀眼的颜色。

一只仙鹤从云层中掠过,经过扶光山时,这只仙鹤突然拐了个弯,扑扇着翅膀落在了扶光面前。

它脚上挂着小小的金牌,金牌上雕刻着望舒阁的标志以及小小的防护阵法,以防他人无知,误伤送信的仙鹤。

仙鹤迈着优雅的步伐走来走去,似乎不明白,这个男人怎么还不喂他吃小鱼干,它可是望舒阁人人都不敢得罪的鹤仙人。

“鹤……仙人。”他弯下腰,伸出白玉般的手指,轻轻碰触了一下仙鹤头顶泛红无毛的地方。

“嘎嘎嘎!”仙鹤气得发出了鸭叫声,哪个正经人会摸仙鹤秃顶的地方?!

鹤仙人气得用喙狠狠啄了几下男人的衣摆,不许摸!它恨秃顶!

“敌……袭……”傀儡齐齐转身,朝仙鹤靠近,毫不掩饰对仙鹤的攻击之意。

扶光皱眉,用定身术把所有傀儡禁锢起来,傀儡无法再动弹,嘴巴一张一合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看也不看那些傀儡,低头摊开手掌,把皎鱼干递到仙鹤面前,仙鹤立刻松开扶光的衣摆,开心吃起鱼来。

寒风吹着仙鹤身上的羽毛,扶光帮它拂去背上的积雪:“天快黑了。”

除夕夜快要来临了。

他望向南方,看到的只有连绵山脉与飞雪。

“哇!好多人。”玖茴跳下飞剑,穿过小树林,来到桃林城外,没想到连城门外都摆满了小吃摊。

四处弥漫着食物的香味,玖茴转头叫祉猷,见他站在原地望向北方,好奇地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祉猷,你在看什么?”

祉猷怔怔摇头。

“那赶紧走,师兄师姐他们还在酒楼等我们。”玖茴拽住他的袖子,拉着他啪嗒啪嗒往城里跑:“去吃好吃的啰!”

风扬起两人的衣摆,祉猷跟在玖茴身后,穿过城门口的小摊,跑过挂满红灯笼的长长街道,躲过表演喷火的流浪艺人,挤过密密麻麻的人群。风声在他耳边呼呼作响,笑闹声从四面八方涌来,汇成了五颜六色的海洋。

“热糍粑,又香又糯的热糍粑。”

“糖葫芦,卖糖葫芦。”

“客官,要不要来一碗热凉粉?”

祉猷回头看着被自己抛在身后的热闹街道,满脸是笑的人群,还有红红高挂的灯笼,手心渐渐沁出丝丝汗意。

“玖茴,祉猷!我们在这里!”

他抬起头,不远处的酒楼二层上面,师姐师兄们挤在窗户边,探着半边身子朝他们用力挥手,似乎怕他们看不见,长河找来一条红绸,在窗户边挥来挥去:“我们在这里,你们快上来!”

红红的绸缎在雪花中飞舞飘扬,如烈火般炙热。

“来啦,来啦!”玖茴原地蹦了两下,朝师姐师兄们拼命挥舞手臂,她扭头对祉猷道:“大家都在等我们呢,我们快过去。”

拉着祉猷跑上楼,玖茴脱下斗篷,拍干净上面的雪,拽着祉猷挤进人堆:“好香啊,师姐师兄,你们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鸡鸭鱼样样齐全,鸳鸯暖锅、牛羊汤锅一个不落。”长河招呼着两人坐下:“来来来,就等你们俩了。”

“先喝汤暖胃。”汐沅给两人舀了一碗汤,拿手帕帮玖茴擦去发间的雪花:“等会他们肯定会撺掇着你们喝酒,今晚可有得闹。”

“来来来来。”长河端来酒壶,给每人倒上一杯:“今晚大家不醉不归!”

玖茴第一次喝酒,她好奇地端起酒杯闻了闻,气味香甜怡人,好像很好喝的样子。

“小师妹放心,这些酒是我用师父炼丹炉炼制出来的,用的是最好的山泉水,最新鲜最甜的果子,肯定好喝。”落烟端起酒杯:“来,大家都举杯。”

八只酒杯碰在一起:“干杯!”

喝完酒,长河举起筷子:“可以动筷啦。”

锅里的食物在咕噜噜煮着,酒过三巡后,大家都来了兴致,闹着要常长老的弟子来给大家演奏一曲。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