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离开

一天前的九天宗雕梁画栋,飞檐翘角,层楼叠榭,任谁来了都会夸一句宏伟壮观,堪称琅嬛福地。

而现在的九天宗,仿若惨遭狂风摧残,乱作了一团。

宗门牌匾镶嵌的宝石被抠得干干净净,白玉搭建的观景台被涂成五彩斑斓的黑,锦鲤池里的锦鲤虽然还在,花却被揪得干干净净,几条胖头锦鲤在水里无助极了。

四周原本被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花丛,这会儿不知道被用了什么灵药,东一茬西一丛长得格外茂盛,藤蔓顺着梁柱爬到屋顶,把瓦片挤得乱七八糟,城外的破庙都比这些房子完整。

立在大门口的两座衔珠玉狮像,嘴里的衔珠被偷走,多了条伸出来的大舌头,原本威风凛凛的玉狮,顿时因这伸出来的舌头变成了一对脑疾狮。

最显眼的还是矗立在练武场的那座步庭仙尊雕像,昨天还清冷矜贵的雕像,现在已经换牡丹花裙,红唇如烈焰,一条翠绿的头巾绑在脑袋上,在夜风中飞舞盘旋,格外引人夺目。

还有什么五颜六色的白玉扶手,吐着大舌头的鸟兽画像,整个场面堪称乌烟瘴气,不堪入目。

好恶毒的手段,好不要脸的羞辱!

众人齐齐把目光投向神极门宗主,疱宗主正在低头外衫,见大家都在看自己,不解地皱眉,都看他做什么?

“疱宗主,今晚你好像没来镇妖狱?”

疱宗主面色有些难看,两天前他被秋仙尊几招打得不省人事,这些人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到这会儿还不忘取笑?

“疱宗主,你说你……”一位宗主遗憾摇头:“还是冲动了。”

以前欺负小宗门便罢了,现在竟然胆大包天到来九天宗捣乱:“心高气傲,生死难料啊。”

疱宗主终于明白过来,他们是在怀疑这些事是他们神极门干的,急得连连否认:“这事跟我们没有关系,你们不要瞎想。”

“除了你们神极门与九天宗有怨,还能有谁?”一个被神极门欺辱过的小宗门宗主大着胆子道:“你们行事向来嚣张,有什么事是你们干不出来的?”

这事他们真干不出来!

疱宗主气急之下:“怎么没有,青岚门不也与九天宗有旧怨?”

此言一出,他就后悔了,只是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他就算悔断肠也收不回来。

“秋仙尊是何等的人物,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小宗门宗主抓住了疱宗主把柄,趁机落井下石:“我看你是对前日的事心怀恨意,于是趁着我们不注意,把九天宗弄得一团糟后,再嫁祸给秋仙尊。一箭双雕,疱宗主真是好算计”

众人越听越觉得这就是真相,默默往旁边挪,很快疱宗主四周就空无一人。

短短天时间,疱宗主再次体会到有苦说不出的憋屈,此刻的他把“含冤莫白”四个字理解得格外透彻。

就连部分九天宗的弟子,也有些怀疑神极门。不过他们行事讲究证据与公正,所以在事情查清前没人去找疱宗主的麻烦。

九天宗长老刚用术法清理掉爬上屋檐的藤蔓,下一刻这些藤蔓又长了回去。众目睽睽之下,这些藤蔓快速疯长,最后凑作一堆,挤成一头又丑又肥还戴着绿帽的猪。

看到这头猪,再看步仙尊玉雕像头上飘扬着的翠绿头巾,大家想笑又不敢笑,只能拼命回忆他们漫长人生里发生的各种伤心事。

“咳咳咳。”锦轻裘打开玉扇遮住自己疯狂上扬的嘴角,虽然神极门最为可疑,但他们没这个胆子,也没这个本事。

这次九天宗诛杀魔修无数,不仅让大家不再关注问仙城的事,还让九天宗的威望更甚从前。

可惜这一切的努力,在九天宗宗门牌匾被抠去宝石,连宗主雕像都戴上翠绿头巾后,就变成了笑话。

谁敢相信,竟然会有人在九天宗地界,在众多人的眼皮子底下,做了这么多事还无一人发现?

此刻宗主雕像上飘扬的不是翠绿头巾,而是九天宗的颜面。

幕后之人用这等缺德的手段,把九天宗的颜面撕了下来扔在地上,用脚底板狠狠碾了几脚。

究竟是谁呢?

他的目光扫过每一个看热闹的人,看到玖茴同两位同门匆匆跳下飞剑,挤进看热闹的人群,轻笑一声。

小姑娘果然喜欢看热闹。

“真热闹,我来晚了。”

秋华踏着夜色而来,她欣赏着九天宗正殿屋顶上的绿帽肥猪:“这猪怎么跟步宗主雕像有几分相似,还戴着绿帽子?”

努力憋笑的众人:“……”

让他们再回忆一次此生的伤心事吧。

疯长的花草藤蔓割了一茬又长出一茬,见术法对它们无效,九天宗弟子只好用剑劈,可惜仍旧无法抑制它的生长速度。

“比韭菜还耐割,一茬又一茬没完没了。”陶二揣着手挤在人堆里看热闹,他跟站在旁边的玖茴与祉猷道:“那观景台涂得还挺有意思,我第一次见到五彩斑斓的黑色。”

“一般人肯定涂不出这么厉害的颜色。”玖茴抱胸点头,“以后这种事别拿韭菜打比方,对韭菜不吉利。”

陶二无法理解,韭菜还讲究什么吉利?但他选择尊重,因为不尊重的后果有可能是挨嘴巴子。

外面已经糟糕到这个地步,九天宗长老走到虚掩的正殿大门前,他心中有股浓浓的不祥预感。

伸手搭上殿门,他回头看向众宾客,希望他们能懂事知礼地回客院,不要凑在这里看热闹。

大家看懂了长老眼神中的暗示,但难得有机会看天下首宗的热闹,都伸长脖子不舍得离开。

小宗门仙修见大宗门的人不走,就更加不想离开了。

“长老莫急,我们人多力量大,可以帮着贵宗一起整理。”几个大宗门宗主主动开口:“万一恶人还在此处,互相也能有个帮衬。”

长老:“……”

你们哪是想帮忙,分明是想看热闹!

殿门推开,里面一切都如常,长老暗暗松口气,幸好作恶的人没有太……太过分了!

正殿内殿墙上刻着四神兽浮雕,每只神兽身上都镶嵌着华美的宝石。神兽身上的宝石没被抠掉,但每只神兽嘴里都多了一根肉骨头。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