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为何躲那么远?”祉猷不解地看他俩。

“祉猷仙长,你小点声。”陶二鬼鬼祟祟扭头观察四周:“不能直呼仙尊名讳,更不要提那个。”

“哪个?”祉猷皱眉:“步庭仙尊与秋华仙尊因一女妖反目成仇那件事?”

玖茴伸手捂住他的嘴:“别说了,别说了,再说就有麻烦了。”

祉猷眨了眨眼,指了指自己被捂住的嘴。

“等离开九天宗再说这件事,可不可以?”玖茴压低声音道:“我们势小力薄,等出了这里,我陪你慢慢说。”

祉猷点头。

虽然他不太明白,这究竟有何可怕。

银籍真人的合体期大典宴席设在九天宗的观星大殿,玖茴三人赶到的时候,这里宾朋满座,不知来了多少宗门弟子。

来客们的座次也很有讲究,宗主、城主设位在前,宗门弟子在后。弟子席三人一桌,玖茴三人找了张空桌落座,刚好与他们相邻的神极门掌派大弟子:“……”

怎么又遇到他们了?晦气!

玖茴回他一个灿烂的微笑。

神极掌派大弟子扭脸默默朝另一边挤了挤,争取离她远一些,再远一些。

啧。

玖茴收回视线,她有这么吓人么?

时近午时,空中祥云翻滚,凤鸣雀舞,四匹天马拉着华丽的马车自天空中降落,交谈中的众人纷纷安静下来。

马车帘子打开,一个长发如雪,面如冠玉的男人从马车中走出,跨入观星殿大门。

“银籍真人有礼。”

“银籍真人风采更甚了。”

玖茴放下手中的茶杯,饶有兴致地想,难怪能与魔教女子发生一段震惊修仙界的爱情故事,这位银籍真人确实有几分姿色。而且他年仅三百,已是合体期修为,还能称得上一句天之骄子。

银籍不苟言笑,就连向众人回礼也一板一眼。高台之上,九天宗宗主步庭与十位长老双手持香,神情肃穆朝空中一拜。

耀眼华光闪过,空中落下两幅巨大的画卷,左边画卷上的女子英姿飒爽手持利剑,右边画卷上是一颗树,一棵看起来有些奇怪的树。

玖茴知道九天宗的创派祖师爷是一名女剑修,早在八千年前就已经飞升成仙,右边画卷上……

“右边那副画上是什么?”坐在最右边的陶二问坐在中间的祉猷,祉猷缓缓摇头。

“那幅画上是甘木。”玖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也就是古籍中记载的长寿不死树,有传闻说食用此树果实能让生者长生不老,永葆青春。还能令死者还阳,消病去灾。”

“世间真有如此神奇的树?”陶二十分心动。

“如果真有这么神奇的树,那世人何必再求仙问道,以企长生?”玖茴嘲讽一笑:“很多事一饮一啄皆有定数,哪有什么长生不死。就连仙界的仙君们都要下凡历劫才能重返仙班,更何况意图逆天改命的凡人?”

“那他们为何要祭拜?”陶二不解。

“真是无知。”神极门掌派弟子忍不住插嘴:“难道你们不知道,五百多年前,步庭仙尊求得不死树之果,炼制出防天下大疫的灵药,只可惜不死树却因此枯萎而死。为了纪念此树救天下人的功德,九天宗每年祭拜祖师爷时,都会祭拜此树。”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