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气

“吉星陨落灾星现,天下……危矣。”白长老万念俱灰:“天下危矣。”

十位宗主皆神情凝重,谁也没有说话。

“快看!”一位宗主突然开口:“天煞身边伴生了一颗新星!”

“那是……”白长老反复掐算,都不敢相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那是月德星。”黑长老讽笑出声:“星象大乱,月德星不在东南,反出现在天煞侧。我看诸位也别看什么星象天机了,本就是天要亡众生,难道你们还要指望他能给出什么启示?”

“月德出现贵人至,乃是逢凶化吉的福象……”

“星象偏移,福星伴天煞,你们又怎么肯定,它是天下人的贵人而不是天煞的贵人?”黑长老专挑难听话来讲:“上苍降下灾祸已是厄运,再有贵人帮着天煞,那可真是如虎添翼,摧枯拉朽,天下人可以死得更快了。”

众人:“……”

你要是不会说好听的话,其实也可以不说。

“你等用尽手段,让天下多安宁了五百年,现在想故技重施,怕是不容易了。”黑长老一挥袖袍:“我已无计可施,先告辞。”

说完,也不管其他人怎么想,化作一道青烟消失在原地。

众人都不在说话,苦思无果,只能心不在焉的离开。

“秋华……”

“步宗主,我的名讳并非什么人都能提。”秋华看着衣冠端正的步庭,只觉憎恶:“我们之间无话可说,多看你一眼,便让我觉得恶心。”

说完,她飞身而去,再不看步庭一眼。

“师父。”南砜捂着脸走到步庭面前:“徒儿无能。”

“非你之错。”步庭取出一瓶伤药递给南砜:“你受苦了。”

南砜谢过后把药收下,随后有些愧疚到:“伤了魔教护法的女子一直没有找到,可要继续找?”

“罢了。”步庭不是太在意此事:“既然与我九天宗无缘,就不必强求,你回去后好好休息。三月后是你银籍师叔的合体期大典,届时各大宗门皆会来庆贺,你身为掌派大弟子,要多多费心。”

“是,师父。”

步庭在心底叹气,若不是魔头跑到问仙城闹事牵扯到银籍,九天宗也不想这么快让人知道,银籍已经突破化神进入了合体期修为。

玖茴加入望舒阁的第二天,就因为晚上看星星睡过了头,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得老高。

她看着远处的小岛,掏出长辈给她叠的符舟,准备把它扔到湖中遇水化舟,划船过去。

“你要去哪座岛?”湖水里突然冒出一只巨大的玳瑁龟,它用绿豆似的眼睛打量玖茴:“居然是新来的,我在这里已经几十年没有见过新人了。”

“乌龟前辈,我叫玖茴。”玖茴蹲在岸边,靠近玳瑁龟:“您也是望舒阁的成员?”

“你可以叫我乌丞相。”玳瑁龟晃了晃脑袋:“我可不是普通乌龟,我的祖上给龙王当过丞相。七百年前,你们祖师爷苦苦哀求我回来帮他镇守宗门,我见他态度诚恳,才勉强答应了他。要不然我这个在海洋里威名赫赫的乌龟长老,又何必来这小小的淡水湖里受苦。”

“你去哪儿,我送你过去。”吹嘘完自己的过往,乌丞相四肢划了划水,露出巨大的龟背:“上来。”

“谢谢乌丞相,烦请你送我到常长老的万福居。”玖茴轻轻跳上乌丞相的背:“不知你有没有见到跟我年纪相仿的男孩子?”

“其他人没见到,就看到一道白影在一个时辰前从我脑袋上窜过去,我连一句话都来不及说。”乌丞相慢悠悠在水里划着:“那也是个新人?”

“可能是吧。”玖茴有些不确定,因为她不知道祉猷能飞多快。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