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疙瘩

“今晚月亮可真亮!”莫长老捋须望天。

“是啊,是啊。”落烟、长河跟着望天,片刻后一阵风过,乌云挡住了半边月亮,月色瞬间黯淡大半。

气氛变得有点尴尬。

“仙长好!”巡逻队没有察觉到三人尴尬的气氛,齐齐向躲在屋顶上的三人行礼,把原本就很尴尬的气氛推到了顶峰。

“有礼,有礼。”莫长老飞下屋顶,瞥了眼躲在小孩身后的黄狗,最后目光落在挂在它脖颈处的狗牌,和气地笑了一声。

“感谢仙长救命之恩,不知仙长尊姓大名,我等无以为报,愿为仙长祈福上香。”面对玖茴,巡逻队长恭敬到了极点。

在目睹玖茴仿似拍蚊子般消灭三个蝙蝠妖以后,他就无比庆幸方才没有得罪这位仙长。

“我等修仙人士,本就该以除魔卫道为己任,不必留下姓名。”玖茴走到小孩面前,想揉一揉他的脸蛋,可是看到他满脸的眼泪鼻涕,转而揉他脚边的小狗:“回去监督你的小主人好好习字读书,做一只好狗狗。”

她埋下头,用小狗才能听见的声音道:“狗牌上有一道禁令,你若敢为非作歹就会魂飞魄散。下次别带着小孩子出来晒月,开启灵智不易,千万要听话哦,幸运的小狗妖。”

小狗浑身一僵,随后匍匐在地,乖乖让玖茴揉脑袋。

“时辰不早,好孩子该回家睡觉了。”玖茴左手拎狗,右手拎孩子,把他们俩塞给巡逻队:“有劳诸位把这两个小东西送回家。”

“请仙长放心,我等一定把他们安全送回家。”巡逻队长抱着孩子翻身上马,把黄狗塞进小孩怀里:“仙长们请多保重,小的们告辞。”

“告辞。”

等城主府的人一离开,莫长老三人围了过来。

“玖茴小师妹,你这披帛能不能给我摸摸?”落烟羡慕地看着这条看似平常的披帛,上面没有符纹也没有灵气,任谁也看不出这是一件法器。

“好啊。”玖茴取下披帛,大方塞到落烟怀里。

落烟小心翼翼摸了摸,大胆摸了摸,再用力摸了摸,怎么摸都是普通的布料,看不出半点特别。

“这也是你出门前,村中长辈赠予你的?”实在看不出披帛的特别之处,落烟把披帛还给玖茴,目光落向她手中的碧玉钗。

“这个不是。”玖茴摇头接过披帛:“小时候不懂事喜欢去村头的河中玩水,村长怕我被水淹死,就把这个系我腰上。村长说,这个是曾祖父的祖父留给他的,他没有孩子就给了我。”

“那这个钗……”

“这是我十五岁生辰时卜爷爷送的,这是他们家世代送给儿媳的传家宝,他说他头发都等白了也没娶到媳妇,干脆就给了我。”

长河:“玖茴师妹,要不你写封信回去问问村里那些长辈,有没有兴趣收个干孙子?”

落烟瞪他一眼。

“还有干孙女。”

玖茴默默把碧玉钗藏进收纳戒:“长老,你跟师兄师姐怎么来了?”

长河、落烟:“……”

小师妹话题转移得一点也不生硬呢。

“察觉到城里有妖气,就过来看看。”莫长老的眼神和蔼极了,多讨喜的孩子,洒在她身上的哪里是月光,分明是法器的五彩灵光,是辉煌的金光!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