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阎王

天鹤城。

与问仙城相比,天鹤城实在算不得有名,这里的百姓对仙修也更加敬畏。有传言说,此处千年前曾有仙鹤前来迎接飞升的仙人,因此而得名。

像九天宗这种数一数二的大宗门虽然不把望舒阁看在眼里,但天鹤城的百姓面对驭葫芦从天上下来的望舒阁众人,却是恭敬到了极点。守城的卫兵甚至亲自引路带他们到城里最好的客栈后,才弯腰作揖离开。

堂倌上前作揖:“诸位仙长好,请问是包一个小院,还是定几间上房?”

玖茴扭头看祉猷,其他三人也跟着扭头看他。

“小院。”祉猷放了一把灵石在桌上。

“仙长,这可使不得!”堂倌吓了一大跳,连忙解释:“我们只是普通客栈,没有供人修炼的灵力场,你们只需付银钱即可。”

“银钱?”祉猷好看的脸上露出些许茫然。

“是这个。”玖茴捏着一块碎银在祉猷面前晃了晃,放到桌上:“可够?”

“够的够的,仙长们请随我来。”堂倌把银子收进怀里,又把灵石还给祉猷,弓着腰带他们往后面的小院走:“小院虽无灵力场,但打理得很干净,仙长们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吩咐小的。”

他很有眼色,见几位仙长没有什么需要的,便识趣离开。

院子里有五个房间,玖茴挑了一个靠近大树的房间住下。雨下了大约两个时辰,用晚膳时已经停止了下雨。

落烟担心玖茴一个人害怕,陪她说了一会话才离开,院子里渐渐安静下来。

月亮慢慢从云层中钻出,皎洁银光洒满整个院子,玖茴推开窗,月光照在她的脸上,她仰头看着月亮。

往日这种时候,她会坐在村子小村边,听长辈们讲外面的故事。长辈们讲人心的善与恶,情爱纠葛后的恨与爱。他们讲得嘻嘻哈哈,她听得也笑哈哈。

今夜月光这么好,他们应该也在外面聊天吧。

安静的巷外突然传来几声狗吠,还有小孩子的哭声,如果不是仔细倾听是听不见的。

狗又叫了两声后,便不再有声音,玖茴叹了口气,踩着窗棂飞身一跃,便出了客栈。

有月光相伴,夜路并不算黑。玖茴飞跃过两条街四条巷子,在一个破旧的茅草屋外面,看到两个穿铠甲的卫兵,一条狗,还有一个哭得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孩子。

“求求军爷放了它吧,它真的只是一条普通的狗。”小孩抱着狗不撒手,两个卫兵看着有些不耐烦,不过到底没有向小孩动手:“我们是城主府的卫兵,有人举报说你这只狗慧若成人,怀疑是一只成精的狗妖,我们才来抓捕。小孩,你速速躲开,莫要与我们为难。”

“大黄是我看着狗妈妈生下来的,它现在才两岁,怎么可能会是妖。”面对城主府的两个成年人,小孩一边哭一边吓得瑟瑟发抖,抱着狗的手却不愿意分开:“我听人说过,妖都是修行几百年的大坏蛋,大黄才两岁,真的才两岁。”

“嗷呜。”大黄夹着尾巴,躲在小主人怀里,看样子也是被吓坏了。

两个卫兵看着吓作一团的一人一狗,把出鞘的刀收了回去,世间怎么会有这么怂的妖。

狗嘛,被主人养得好,有些小聪明也正常。

两人正准备离开,不巧的是巡逻队也发现了他们。巡逻队长驱马来到两人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抱在一起的小孩与狗:“发生了什么事?”

卫兵不敢得罪队长,把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

“城主有多厌恶妖怪,你们难道不清楚?”他轻飘飘看着小孩与狗:“既然有人举报,说明这条狗却有怪异之处,应该就地格杀。若有人敢阻拦,就判他与妖勾结罪。”

“不要,不要杀大黄!”

“还愣着干什么?”队长不满地看向两位卫兵:“今天下午有仙长入住我们天鹤城,你们想引来这些仙长,让他们怀疑我们除妖不力吗?”

“是。”两位卫兵不敢违抗命令,一人去拉开孩子,一人拔出了刀。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