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刀

“哇哦,好绿好绿。”罗长老身后的一位少女望着璀璨的绿光,忍不住发出喃喃感慨声。

“小友!”罗长老快步走到玖茴面前:“老朽乃万火宗长老,不知小友可愿拜入万火宗门下?”

顶着晃眼的绿光,他发现万火宗与这个小姑娘也十分有缘。

恍惚间,他觉得莫长老看向他的眼里仿佛满是寒意。待绿光散去,坐在桌前的莫长老仍是乐呵呵的模样。

就说嘛,望舒阁连个拿得出手的大能都没有,隔三差五还要厚着脸皮到各大宗门打秋风,怎么有胆子跟他甩脸色,刚才他一定是被绿光晃花了眼。

“请长老见谅,在下不能拜入万火宗。”不等罗长老再劝,玖茴便行礼向罗长老致歉。

明天她就写信回村子,跟他们好好讲一讲《山村少女,出山便引得两大宗门长老竞相争夺》这个为全村争光的故事。

不愧是她,全村的希望。

“小友有所不知,我万火宗名师众多,宗门长老修为高深,丹药法器……”

“幼时村中老人给我卜过,说我天命怕火,不可靠近与火有关的人与物。”玖茴认真解释:“他卜得很准的,我们全村人都相信他。”

出门在外,那些不听长辈劝告的晚辈,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

所以她最大的优点就是听劝不吃苦。

罗长老嘴张开又闭,闭上又张开,最后还是颤抖着闭上了。

他看了眼乐呵呵的莫长老,又看了眼满脸真挚的玖茴,半晌说不出话来,最后转身离开。

资质再好,脑子不行的弟子,他万火宗也不收。

“要不怎么说你我有缘。”罗长老刚转身,莫长老就迫不及待开口:“我们望舒阁在山水环绕之地,花多树多水多,这不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又是什么?!”

玖茴点头,眼神亮闪闪:“卜大爷也说,我适合去有山有水多木之地。”

已经走出几步开外的罗长老冷嗤,望舒阁当然多山多水多木,因为除了这些他们也没别的了。

无甚见识的山野愚蠢小儿,待她拜入望舒阁蹉跎半生后,再想起今日拒绝他邀请的行为,不知会悔恨成何等模样?

“在下愿拜入望舒阁,请长老答允。”玖茴可不管罗长老怎么想,她后退一步,郑重向莫长老行礼。

“快起,快起。”莫长老笑得见眉不见眼,不等玖茴把礼行完,伸手连忙扶住她:“得你这般大才,再看其他人已是索然无味,我这便带你回宗门。”

再不走,被别人发现小姑娘的天资,岂不是要跟他抢?

只有把她带回宗门,行入宗之礼,才能算尘埃落定。

“不再考核其他的么?”玖茴疑惑地看着莫长老,出山前为了顺利拜入师门,全村上下陪着她做了无数准备,没想到这些准备全没用上。

“刚才不是已经考核过了?”莫长老指了指手中玉珏:“我望舒阁收弟子,讲究的就是一个缘分。”

再次路过的罗长老听到这话,忍无可忍嗤笑一声,拂袖走远。

可拉倒吧,你那是讲究缘分吗?你那是招不到资质好的弟子,难得有个资质过得去的,怕被其他人抢走!

“莫长老,这位长老是何意?”玖茴望着罗长老骄傲离去的背影,这位长老脾气还挺大,难怪宗门名字会带个火字。

“别搭理他。”莫长老压低声音,悄悄说道:“他那是嫉妒我们望舒阁收到像你资质这么好的弟子。”

“唉。”说到这,莫长老遗憾摇头:“咱们修行之人,讲究的是心平气和,自在缘法,嫉妒最容易移了心性。你放心,咱们望舒阁的人没这毛病,你那些师姐师兄脾性都极好。”

一位不小心路过的万火宗新弟子:“……”

这话听着怎么奇奇怪怪的,他们万火宗是不是被踩了一脚?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险恶的宗门争斗?

“你有心拜师,我宗有意收徒。择日不如撞日,我这就带你回宗门。”说话间,莫长老已经挥袖把摊点上的所有东西收入袖中,就连向隔壁万火宗借来的椅子也没放过。

玖茴跟着起身,把刚才坐过的凳子递给莫长老:“长老,还有个凳子别忘了。”

莫长老想起来。这个独凳是向隔壁的隔壁秋水门借来的,他笑嘻嘻使出一招袖里乾坤,把凳子收进袖中。

勤俭节约,不落下宗门的一针一线,这新弟子一看就很适合他们望舒阁。

“长老,我们怎么回宗门?”玖茴望向天空,部分宗门已经开始离开。玉飞舟、金飞楼、天马神牛等各色飞行法宝在云层中穿梭,令人心驰神往。

“师父,师父!”人群中一男一女挥着手,以极快的速度朝莫长老跑过来:“师父,问星门的飞舟快要出发,我们再不过去就赶不上了。”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