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认出来我来。

我走上前,问他是要去干嘛。

他答:“找人。”

我问他:“找得到吗?”

他摇了摇头:“不知道。”

我祝他所愿皆偿,他祝我金榜题名,就此阔别。

赶赴辖地就任的路上,我被劫持了。

一同被劫持的还有我的书童,一个车夫。

我们被绑到山上的一间茅屋中,听候他们老大处置。

不一会儿,他们老大来了。

老大看了看我,说:“你怎么又转到这儿来了。”

老大旁边的小啰啰看了看我,说:“咦,这不是大相公吗?”

大水冲了龙王庙,马上有人来给我和我的书童以及车夫松绑。

程依朝问我来这儿干嘛,书童将我的赴任公文拿给程依朝看,在场所有土匪都倒抽一口冷气。

他们探讨起来究竟是要将我放走还是直接杀掉免得节外生枝。

“冷静。柳公子又不是外人,怎么可能帮理不帮亲——”程依朝看向我,“是不是?”

我犹豫着点了点头。

程依朝满意地将架在我脖子上的大刀放了下来。

在鸣岳神寨住了几天,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小啰啰要叫我大相公。

因为在我之后,还有二相公,三相公,四相公,五相公,六相公……

程依朝惜才敬儒,收留了许多考不上功名的落魄男青年,专门给神寨出谋划策。

程依朝对我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其实我认为,你还是他们当中最好那个,可惜你真考上功名了,哎……”

我黑着脸离开了鸣岳神寨。

程依朝单独下山送我,书童和马夫正在装点行李,她拉着我到一旁,递给了我一个钱袋。

“其实当初让你做我相公,也不全是为了敷衍做戏,”程依朝看着我的眼睛,“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见你,就觉得好像已经认识了许多年。”

“……”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