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复盘+修文

荒芜破败的道路上,一行十余人的队伍缓慢往前走。

队伍最前面人被当犯人一样押着,推搡间踉踉跄跄嘴里还絮叨个不停:

“长官,我知道的都说了,你们同伴的死真和我没关系!”

据这姓王的黑脸男人交代,他们手里的枪是五天前外出打猎时,在北边黄葛林外围捡到的。

“我们碰见时那群长官已经死了,都根本没敢动尸体只是把枪扒了下来,他们肯定是在林子里头被怪物偷袭致死的。”黑脸男人一边小幅度挣扎、试图把自己的黑褶子翅膀拯救出来,一边叫冤:

“知道的我都说了,下令开枪攻击你们的人是姚国旺,我又不在场也没杀你们一个人,求求长官们放了我吧。”

压着他的士兵低呵:“老实点!别乱动。”

被他咬破了脖颈的粗眉毛士兵,从旁冷不丁说了一句:

“你们都敢去那林子捕猎,怎么你们没碰上怪物,就我们的人死了?”

黑脸男口中的黄葛林,位于西北街再北边。

灾变之前那里是一片景观园林,也被称为白叶植物园。

园区占地面积不小,内部栽植了各种树木植株和花卉,平时免费对外开放,经常有附近的居民早晚闲暇过来遛弯,呼吸新鲜空气。

然而末世爆发后,这片植物园逐渐成了禁区。

曾经那些令人心旷神怡的植株,在这一个半月中肆意生长。

不仅各种植株的整体高度拔高了许多,还在横向从植物园往外扩张。

又因植物园栽种在外围和道路周边的基础植被,是一种名为‘黄葛树’的高大落叶乔木。

树干粗壮,树形又很奇特,如悬根露爪蜿蜒交错。

畸变之后,更是庞大而茂盛。

从4号基地的制高点往北边方向望,能看到一大片绵延不绝的、茂密的丛林绿色。

因此那片的区域也代称为‘黄葛林’。

基地上一次派出探查小组带着摄像头去探查,已经是半个多月前。

逐渐往原始丛林靠拢的植物园林,成了孕育各种生物的天然温床。

探查小组才刚深入到内部,就遭遇了好几次危机,有植物有动物。

他们死了2人,多人受伤,才狼狈回到基地并带回了一些照片;

从中可以窥见那光怪陆离的盛大世界的一隅。

听到粗眉毛的诘问,黑脸男人语气激动:

“我们当然也遇到了很多怪模怪样的动物,连只松鼠都凶得能咬掉人两块肉!要不是为了打猎填饱肚子,我们也不愿意去那边晃悠,更不愿意打劫路人啊…”

“就是因为你们那伙人死得蹊跷,我们怕林子里出了什么棘手的家伙,已经连续好几天没再涉足过那片林区了。”

小河冷笑一声:“行了别在这找理由了。按你的说法,那尸体就还在原地呗,好好带路,把人找着了你才有资格讨价还价。”

黑脸男见商量无望,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他作为在场除了白阮外,仅剩的特殊能力者,被看得很紧。

两翼被双双压制着,身边围着3人。

枪法最好的褚浩就扛着狙,站在他后头。

再然后是双手手腕被倒绑的、鼻青脸肿的马仔。

所有人的最后面,白阮吊车尾。

队伍里有会点医理的士兵,带了些纱布绑带,给她完全脱力、基本确定骨折的左臂做了简易的三角巾固定。

小队剩余的这些士兵,大都同意小河继续寻找失踪同伴的下落;

像褚浩这种不太赞同的也不好反驳什么。

于是众人将死去同伴的尸体拉到健身房一楼大厅,又把大门从外面铐上,以防有什么东西闯入破坏尸体、伤害楼上的幸存者。

唯有白阮,在下决定前就明确表达了自己的不认同;

她光明正大在后排摸鱼,同时也时刻警惕着周围的环境。

一路往北,脚下被植物根系崩开的路面愈来愈难走。

野草疯长没过白阮的小腿肚,她觉得踩在脚底的地面湿湿软软。

拨开冗密的草垛,便能看到贴着草根和地面的黑绿色地衣,如青苔一样,不知不觉铺了这周围整片区域。

再抬头,视野中是连片的密林。

他们已经到了黄葛林最外围区域。

从树干和林荫的间隙,能影影绰绰看到林子深处的一抹赤红,似是某种开得茂密的红杉植物,诱人深入。

小河扫视一圈,提紧黑脸男人的领子,“人呢?!”

“你不是在外围碰到、捡到的枪么?”

黑脸男扬声:“没有这么外边,这附近连树都没有,还得往里面走一段路程,你用脑子想想也知道,他们肯定是深入林里才会遇险啊!”

小河狠声:“别给我耍花招,再搞什么把戏小心我先崩了你!”

“我哪敢啊长官。”黑脸男叫屈:“同伴都死光了,我还被枪抵着脑袋,能搞什么把戏……”

刚走进黄葛林不到百米,白阮便停住了脚步。

她斜前方的士兵回头:“怎么了?”

白阮笑了笑:“前面路不太好走,我就不往里面去了,就在这等你们吧。”

士兵有些担忧:“可你一个人,遇到危险怎么办?”

“应该不会,这一路上没碰到几只丧尸。”

这个小插曲并未令其他人驻足。

都到了这里,小河根本不愿意停。

“别管她了我们进去,出来一趟人不能白死。”

灾变后的植物园内,远比众人想象的更奇诡,末世前最普通的灌木类已经膨胀到半人那么高,一簇簇异常鲜艳的花卉开在灌木球里;

空气中弥漫着阵阵花香。

士兵们不自觉提起警惕,小河擦了下鬓角的汗,低喝:

“人到底在哪儿?!”

“在那!在那!”黑脸男声音忽扬,指着不远处茂密植株。

顺着他指的方向,小河等人果真看到了个脚朝着他们、一动不动躺在草垛里的人。

他们只看到一截下半身,没入草垛里的上半身缠满了细长藤蔓,根本看不见对方的头脸。

小河大喜过望,迈开大步跨过杂草,朝着人影的方向走去。

走近五六米时他已能看清那人露出的一双被藤蔓死死卷住的小腿,忽生出异样感觉,仔细看时他才发现,那死人双脚穿着厚马丁靴,并不是自己脚上统一配置军靴。

这人不是失踪士兵!

还不等他愤怒出声去找黑脸男算账,他迈出去的脚踩在了墨绿苔衣上,竟是一脚踩了个空,连叫都没叫出声便摔进了藏在地衣表面下的隧道内。

后面的士兵哪里想到,就一眨眼的功夫,小河便凭空消失了!

“这?!”

扛着狙的褚浩面色剧变当即觉察出危险:“快退!”

然而他们才迈开腿跑了两步,便骇人发现自己双腿发软,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出了一身虚汗,根本跑不动。

紧接着,整片区域的多处地表开始鼓起,无数黑黢黢的东西从土壤深处的隧道往地面外翻,朝着士兵们涌去……

百余米的黄葛林外围,白阮百无聊赖地等候着。

她根本就没想过深入林区。

只肖稍微想想便能注意到,这一路上他们只碰到了三只丧化怪物;

且还都是在西北街附近碰到的。

越是靠近植物园,扰人的丧化怪物越少,这反而说明了北方园林中的危险。

在明知道内部不安全的情况下,白阮很坚定地选择不深入;

确定方圆百米之内没有任何寄生物存在,便选定这里作为暂歇点。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