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节

美学公式 空菊 2768 字 2022-08-16

丁以楠颤颤巍巍地掏出手机,给霍执潇打了个电话过去:“你在哪儿?”

等霍执潇回到宾馆时,丁以楠已经艰难地爬回了床上。

他抬起手,指着书桌的方向,对霍执潇道:“帮我拿瓶水。”

霍执潇拧开瓶装水的盖子,递到丁以楠面前,问道:“你还好吗?”

“将就吧。”丁以楠道。

“我另外去要个房间。”

霍执潇说完之后就离开了这里,丁以楠正怪另外要间房是什么意思,霍执潇很便拿着另一把钥匙回来,二话不说把丁以楠抱去了一间双人房。

“这样方便一些。”霍执潇道。

丁以楠很不想承认,但他现在确实需要霍执潇。两人住在一个房间,这样会省去不少麻烦。

丁以楠脚踝上裹着纱布,没法洗澡,只能用湿毛巾擦擦身体。他让霍执潇扶他去了卫生间,接着脱掉上衣和裤子,简单把身上擦了一遍。

他换上干净的白色t恤,但这时他突然发现一个问题,穿裤子这个动作没法靠单脚完成。

好在洗手台的高度刚好,他没有多想,直接坐了上去。然而屁股上冷不丁地传来一阵凉意,他这才发现原来洗手台上有水,而他没有注意。

“霍师,”丁以楠拉开一条门缝,对外面说道,“帮我拿一条内裤。”

不一会儿,霍执潇拿了一条白色内裤过来,问道:“需要帮忙吗?”

“不用。”丁以楠接过内裤,但门外的霍执潇并没有松手。

“真的不用?”霍执潇又问了一句。

“真不用。”丁以楠道。

暂且不提穿裤子这事霍执潇方不方便帮忙,明天两人就要返回市里,到时候丁以楠还得独自生活。他不想太过依赖霍执潇,免得回头不适应。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但丁以楠从卫生间出来,还是靠着霍执潇回到了床上。

霍执潇帮丁以楠立起枕头,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拧着眉头,看着丁以楠膝盖上的淤青问:“这是什么?”

之前丁以楠穿着长裤,擦完身子后才换成了及膝短裤。他扫了一眼自己的膝盖,没太在意地回道:“摔的。”

霍执潇显然不太相信,眼神里满是怀疑的意味。

丁以楠突然意识到膝盖淤青容易让人联想到老汉推车,他赶忙澄清道:“真是摔的,就给你打电话那会儿。”

“这样。”霍执潇挑了挑眉,不再怀疑丁以楠的说法,“我去找老板拿红花油。”

丁以楠想说不用搞那么麻烦,但霍执潇已经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他转念一想,擦擦也好,毕竟脚踝也痛,能减轻一点是一点。

然而丁以楠没想到的是,霍执潇竟然要亲自给他擦药。

“我可以自己来。”丁以楠实在是不习惯霍执潇对他这么亲切,“我手又没事。”

“坐好。”霍执潇就像没听到丁以楠的话似的,自顾自地逮着丁以楠的小腿,给他揉了起来。

霍执潇的手法实在算不上温柔,甚至还有些杂乱无章。不过看得出他很小心,手掌的温热搭配上火辣的红花油,倒像那么回事。

丁以楠将双手撑在身后,屈起双膝,难得享受霍执潇的伺候。

“痛吗?”霍执潇问。

“还好。”

痛肯定是痛的,但非要说的话,是痛并舒服着。

“你平时不穿短裤吗?”霍执潇捏着丁以楠的小腿问,“腿怎么那么白。”

“公司不允许穿短裤上班。”丁以楠一板一眼道。

霍执潇没再接话,眼神顺着丁以楠的腿往上,来到了因屈膝的动作而露出来的腿根。

丁以楠想提醒霍执潇别乱看,但这时霍执潇突然揉到了一个痛点,他到嘴边的话全都化成了一声绵软的“嗯”。

霍执潇的动作倏地停了下来,丁以楠也懊恼地咬了咬下嘴唇。

他刚才那声“嗯”,一样是痛并舒服着,就跟他叫床时的声音差不多。

“就这样吧。”丁以楠耳根发热,从霍执潇手收回了小腿。

“好。”霍执潇往前倾身,擦着丁以楠的肩膀,把红花油放到了床头柜上。他坐直身子,看着丁以楠问:“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丁以楠隐约觉得霍执潇不会在想什么好的,嘴上却忍不住问道:“什么?”

“我想要你。”霍执潇压低声音,朝丁以楠靠了过来,“可以吗?”

不可以。

丁以楠在心里说道。

他看着霍执潇逐渐放大的脸庞,刚想开口拒绝,却被霍执潇堵住了嘴唇。

很怪,他和霍执潇不过只亲了几次而已,身体就好像形成了记忆一般,舌头自然而然地缠了上去。

霍执潇感受到丁以楠的回应,彻底放开手脚把他压在了床上。

“你等等。”丁以楠回过神来,一边震惊自己的反应,一边推开霍执潇的胸膛,“我受着伤呢。”

“我轻点。”霍执潇道。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