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节

美学公式 空菊 2111 字 2022-08-16

丁以楠见霍执潇反应这么大,正想跟他解释给宠物绝育是挺正常的事,但霍执潇却从他脚边抱走三百岁,戒备地看着他道:“你这人怎么这样?”

丁以楠莫名其妙:“我怎么了?”

“你好好反省一下。”霍执潇抱着三百岁上了副驾驶座,“哪有你这么当妈的。”

丁以楠:“……”

在路上耽搁了许久,丁以楠和霍执潇没能赶上和村领导一起吃午饭。

两人在县上的小餐馆匆匆解决,接着来到了三阳村的村委会开会。

霍执潇给出初步设计方案之后,还需要跟甲方水电暖通、材料等各个负责人进行商议。这是最容易让设计师狂躁的一步,通常是跟这边扯完皮,又得跟那边扯皮,各方势力勾心斗角,难度丝毫不亚于一出宫斗戏。

曾经霍执潇手有一个商用住宅项目,各个负责人背后有着错综复杂的背景,那段时间丁以楠就没见霍执潇的眉头舒展过。

不过这次三阳村的图书馆项目进展得尤为顺利,或许是公益项目的缘故,村领导不像之前那些甲方爸爸颐气指使,而是积极地配合霍执潇的工作。

这在国内其实非常难得。

不少设计师在学生时期或许还有过天马行空的想象,但在真正入行之后,不得不迎合甲方,考虑甲方的喜好。再有灵气的设计师,不断地被人指手画脚,也会磨灭了激情。

但这次丁以楠在霍执潇的眼久违地看见了光芒。

他畅所欲言地输出自己的观点,频频获得在场负责人的认可。像他提出的阅读空间的概念,连丁以楠这个跟过不少建筑项目的人,都觉得很赞。

最头疼的一步仅用一个下午的时间便敲定,丁以楠入职三年以来还从来没有见过。

从村委会出来,一行人去县上吃了一顿晚饭,聊了聊后续的工期问题,接着便就地分别。

霍执潇和丁以楠午来得急,还没来得及去宾馆办理入住。这次两人没再遇上市领导视察和房屋漏水的情况,拿到了两个房间的钥匙。

放好行李后,丁以楠先去冲了个澡。他打算今晚好好放松一下,看看电视或打会儿游戏,毕竟昨晚加班到十一点,今天一大早又开始伺候霍大爷,到现在也该把工作放一放了。

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丁以楠才刚躺在床上拿起遥控器,门边就响起了霍执潇的敲门声:“丁助。”

“怎么了?”丁以楠来到门边打开房门。

“请你喝酒。”霍执潇拎起手的塑料袋晃了晃。

袋子里装着半打罐装啤酒,随着霍执潇的晃动,发出噔噔的金属声和液体摇晃的声音。袋子上沾着新鲜的水珠,看得出啤酒应是冷冻过,在这夏日的夜晚喝上一口冰啤酒,光是想想就觉得喉咙发痒。

“现在?”丁以楠有点犹豫,他确实想喝冰啤酒,但他刚刚才定下计划,不想这么就改变。

“不现在还什么时候?”霍执潇抓住丁以楠的手腕,二话不说就把他带出了房门。

“哎你等等。”丁以楠扒拉住门框,从霍执潇手抽回手,“我拿钥匙。”

霍执潇显然还未洗漱,尽管他已经取下了领带,衬衣也解开了两颗纽扣,但脚上的皮鞋仍旧残留着工作的影子。

至于丁以楠,身上穿着无比休闲的t恤和短裤,脚上趿拉着人字拖,完全没了平时那副社会精英的模样。

两人沿着马路一边瞎逛,一边寻找可以坐的地方,结果走着走着,来到了农田里头。

农田这边比马路那边安静不少,两人索性找了一块相对干净的地方,就这么在田边坐了下来。

眼前的夜景异常开阔,一轮弯月挂在天幕上,月光静静地洒在两人身上。

“上次星星没有看够,”霍执潇打开一罐啤酒,递给丁以楠道,“这次接着看。”

冰冻过的啤酒滑过喉咙,刺激着大脑皮层的兴奋神经。丁以楠舒爽地呼出一口冷气,对霍执潇道:“你今天好像心情不错。”

“你看出来了?”霍执潇拿手的啤酒罐跟丁以楠的碰了碰,一边仰头一边道,“跟你在一起我都心情不错。”

丁以楠早已习惯了霍执潇说话没个正经,他随意地问道:“这个项目是不是很就可以结束?”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