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节

美学公式 空菊 1998 字 2022-08-16

霍执潇很没了动静,耳后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仿佛刚才发生的对话都是在梦进行一般。

片刻后,丁以楠确认了,霍执潇就是在说梦话。

他呼出一口气,把伸进自己睡衣当的爪子给拿开。他就知道,霍执潇绝对绝对不可能为别人牺牲他的睡眠时间。

之前有一次姜恒半夜溜出家门鬼混,被家里人发现,临时编了个谎言,说是跟霍执潇在一起。同时他跟霍执潇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过去救场,结果霍执潇挂了电话转眼就睡了过去。

“丁助。”身后又响起了霍执潇的呢喃,“我好吃吗?”

丁以楠:“……”

这人都做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梦?

一夜安稳,丁以楠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他有一瞬间的恍惚,无意识地往身旁温暖的地方挤了挤。但他很反应过来不对劲,揉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刺耳的闹铃声显然也打扰到了一旁的霍执潇,他眉头紧锁地翻了个身,然而当他看到丁以楠时,他脸上的不爽瞬间变为懵圈,好半晌后才开口道:“昨晚不是做梦?”

“什么梦?”丁以楠按掉闹铃,一边打哈欠醒神,一边跟霍执潇搭话。

霍执潇坐起身来,表情还在半梦半醒的边缘。不过就在这时,他突然抓住丁以楠的胳膊,不由分说地掀起了他的t恤下摆。

“是做梦。”霍执潇一脸遗憾地松开了丁以楠,“不然你腰上应该有我的牙印。”

一大早就莫名其妙地被占便宜,丁以楠的胸口倏地来了气。但随着霍执潇立马松开他的胳膊,他的气又没劲地消了下去。

这大早上的,谁都不想给自己添堵。

丁以楠心平气和地把衣服下摆拉好,接着轻描淡写地对霍执潇道:“想要我吃你,你可不就是在做梦。”

霍执潇应是彻底清醒了过来,后知后觉地看着丁以楠问:“你怎么在床上?”

“我的床,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丁以楠翻身下床,趿拉着拖鞋就要离开。

“你什么时候来的?”霍执潇又问。

“你睡着之后。”

说完这句,丁以楠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卧室。在他踏进卫生间之前,他隐约听到卧室里传来了一声带着悔恨的脏话。

电动牙刷的定时是两分钟,两分钟的时间可以很短,也可以很长。

不足十平米的卫生间内,两个大男人并排站在小小的洗手台边,动作一致地举着电动牙刷刷牙。

丁以楠实在想不明白,他的工作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样,还得把漱口杯借给自家老板用。

不一会儿后,丁以楠的电动牙刷率先停了下来。在霍执潇悠悠的注视下,他三下五除二地洗好脸,拍上爽肤水,接着返回了客厅当。

狭小的客厅几乎被霍执潇敞开的行李箱所霸占,昨晚丁以楠还觉得惊,霍大爷竟然会自己收拾行李,结果眼下的画面让他略微有些心梗。

衣服裤子乱七八糟地扔在行李箱里,笔记本电脑就这么毫无保护地塞在一堆衣服间,旁边竟然还有两个鞋盒。

早起的三百岁精力无处释放,正是捣乱的高峰时期。霍执潇的行李箱对它来说就像儿童乐园一样,它在里面蹦跶来蹦跶去,闹得好不欢腾。

丁以楠想要无视这个画面,然而他才刚转身迈出一步,就忍无可忍地回到行李箱边,把三百岁从里面抱了出来。

他把霍执潇的行李一股脑地扔到沙发上,接着蹲在行李箱边,一件一件地给霍执潇叠起了衣服。

没过一会儿,身后响起了霍执潇的声音:“丁助。”

“什么?”丁以楠专心致志地把衣服和裤子分门别类地放好。

“你好像我老婆。”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