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

美学公式 空菊 3075 字 2022-08-16

刚才碰到了姜恒,霍执潇的死党,肯定是他通风报信。

一想到这事,丁以楠又变得心虚起来,他搭在霍执潇臂弯上的手没好意思使劲,只是皱着眉头,不痛不痒地对霍执潇道:“你放开我。”

“不放。”

霍执潇的回答倒也简洁明了。

他的视线落在丁以楠大敞的领口,眉眼间聚集起浓浓的不爽。

“和我出去就随便穿,和前男友来夜店玩就知道打扮?”

“不是……”

首先丁以楠根本就不是跟韩硕来的,其次他穿成这样只是为了方便工作。要是他西装革履地来到酒吧,恐怕那些客人都会以为他是门口的保安。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霍执潇的目光在丁以楠的锁骨周围流转,“为什么对我你就那么敷衍?”

说着说着还委屈起来了,丁以楠简直头疼,他道:“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正要解释,但这时霍执潇的动作倏地打断了他的话。

“你知道低腰牛仔裤多容易被人占便宜吗?”

说这话的人,大言不惭地把手探进丁以楠的牛仔裤,揉搓起了那鼓鼓的半个椭圆。

要说他流氓吧,他又一副关心之切的模样,仿佛只是为了以身作则,告诉丁以楠这样穿容易被人占便宜。

但关键在于,丁以楠穿着这一身在酒吧里晃荡了一晚上,揩他油的人顶多也就是摸他一把,最过分的分明是眼前这个把手伸进他内裤的家伙。

“霍执潇。”丁以楠恼火地掐住霍执潇的手腕,“把手给我拿出来!”

霍执潇不仅没拿,还微微倾身过来,咬住了丁以楠的耳垂。

“为什么背着我跟前男友出来?”

“我没有!”

霍执潇的舌尖甚是灵巧,丁以楠的耳垂被他咬得发麻,呼吸不由自主地变得急促起来。

他忘了霍执潇根本没有立场问他这种问题,两个人之间不过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他愿意跟谁来酒吧,都不关霍执潇的事。

但或许是“辅导功课”这种谎言太过离谱,被戳穿之后难免感到心虚。

丁以楠躲开霍执潇的嘴唇,解释道:“我不知道他也在这里。”

“真的?”霍执潇松开丁以楠,像是在看待说谎的惯犯一样,眼眸深邃地打量着他。

丁以楠总算找到喘息的机会,他推开霍执潇,转身想要远离这里,但霍执潇却从背后勾住他的腰,两人的身体又重新撞到一起。

这个姿势感觉更加明显,霍执潇的那里也有了状况。

“那来夜店是怎么回事?”霍执潇问,“找玩伴?”

他用手掌的虎口箍住丁以楠的下颚,强迫他仰起下巴,接着埋下头来咬住他的锁骨,就像要在那里刻下标记一样。

丁以楠疼得发出了一声闷哼,因仰头而凸起的喉结在霍执潇的手掌上下滑动。他从未见过如此有侵略性的霍执潇,凶狠的模样仿佛要把他拆骨入腹。

他没敢说自己是来工作,怕触碰到霍大爷的逆鳞。然而他的沉默却让霍执潇咬得更加用劲,只是下一秒,狠戾的啃噬变成了温柔的舔吮,舌尖刺激着被咬破皮的肌肤,情欲的味道又浓了几分。

丁以楠自认不是个受欲望驱使的人,但奈何也遭不住霍执潇火力全开地对他百般挑逗。

霍执潇的身上散发着浓浓的男性荷尔蒙,像无形的迷药,不停冲击着丁以楠的大脑。

他挣扎的动作逐渐停了下来,艰难地开口道:“别这样,霍执潇。”

霍执潇终于抬起头来,他咬了咬丁以楠发红的耳垂,道:“去卫生间。”

丁以楠本能地想要抗拒,但理智却已经挂在悬崖的边缘。他半推半就地跟着霍执潇来到了卫生间的隔间里,门刚一锁上,两人的嘴唇就贴到了一起。

霍执潇的吻技跟丁以楠不相上下,都是能把人吻到硬得发疼那种。缠绵的舌尖像一场默契的双人舞,给舞动的双方带来极致的享受。

霍执潇在马桶盖上坐下,箍着丁以楠的腰,让他跨坐在自己身上。他懒得去解丁以楠的衬衫纽扣,索性抓住那碍眼的v领往两边一撕,数颗纽扣啪地弹到了四周的墙面上。

丁以楠没想到霍执潇这么不按常理出牌,他一下来了气,刚要出声斥责,但霍执潇突然低头含住了他的乳尖,让他的恼怒全都化在了喉咙里。

“嗯……”丁以楠压抑着声音呻吟道,“别咬我。”

霍执潇用力吸吮着丁以楠挺立的乳头,时不时用舌尖打圈,时不时用牙齿轻咬。他的一只手按住丁以楠不停退缩的后背,另一只手拉下牛仔裤的拉链,掏出了丁以楠早已肿胀的性器。

上下的刺激一齐袭来,让丁以楠舒服得仰起了下巴。

他不甘示弱地往下探去,很便摸到了霍执潇坚挺的巨物。这时他才发现霍执潇连睡裤也没有换,宽松的棉布裤子让他的手很轻易地就伸了进去。

粗长的巨根从内裤弹出来,跟丁以楠的东西打了个照面。

丁以楠发誓他绝对是正常的亚洲人尺寸,上次做时还没注意,只顾着把霍执潇的东西往屁股里塞,但现在这么一对比,那东西接近二十厘米长,瞬间打击得丁以楠有些自闭。

偏偏霍执潇也看到了这鲜明的对比,他很轻地笑了一声,坏心地叫丁以楠道:“小丁丁。”

“你!”丁以楠脸色一变,立马想撂挑子不干。他作势要站起身,但却被霍执潇掐着腰按了回去。

随之而来的飞速套弄夺走了丁以楠双腿的力气,火热的亲吻再次勾起了他刚消下去的情欲。

算了,丁以楠自暴自弃地想,爽就完事。

两人的套弄都能摸清对方的爽点,嘴边的呻吟几乎要压抑不住。但就在丁以楠逐渐产生射精冲动时,霍执潇的手突然来到他的后庭,探了半截手指进去。

丁以楠立马绷紧了全身,皱眉看着霍执潇道:“别……”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