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节

美学公式 空菊 2106 字 2022-08-16

丁以楠沉默了片刻,他在心衡量了一番,虽说招他进事务所的人是霍勋,但他常年待在霍执潇身边,非要说的话,在这父子俩之间,他其实更偏心于霍执潇。

他缓缓开口,向霍执潇坦白道:“霍总给我提了三点要求,第一是辅佐你的工作,第二是保证你的正常作息,第三是帮你留意身边有没有合适的人,让你尽稳定下来。”

霍执潇的脸色显而易见地变黑,他似乎这时候才意识到原来丁以楠并不只听他一个人的安排,在丁以楠的身后,还有他爸这尊大佛。

“前两点我完成得不错。”丁以楠知道霍执潇不喜欢受霍勋控制,但与其等到霍执潇自己发现这些事,还不如他主动坦白,这样霍执潇也不至于太过生气,“至于最后一点,霍总不知道你的性向,我也没办法着手。”

“我爸,是么。”霍执潇冷哼了一声,“他还真是煞费苦心。”

丁以楠没有接话,他想霍执潇只是一时不爽,毕竟霍勋管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但这次他好像低估了霍执潇的生气程度,只听霍执潇面无表情地对他道:“我觉得我不用再给你发工资了。”

丁以楠闻言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累死累活就为了拿这份薪水,不发他工资岂不是要他的命?

“你找我爸要去吧。”

扔下这句之后,霍执潇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屋顶。丁以楠突然有些后悔,他刚才跟霍执潇聊三百岁,聊得太过随意,导致他犯了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跟老板说实话。

许多初入社会的人都会犯这个错误,见上司为人亲切,就以为可以口无遮拦。不仅跟上司开玩笑,还把不该让上司知道的事也告诉上司。

屁股决定脑袋,立场不同注定思考方式也不尽相同。不少职场菜鸟以为敞开心扉是表忠心的一种方式,殊不知老板并不希望从他嘴里听到多余的信息。

丁以楠不是职场菜鸟,他总是能将分寸感拿捏得恰到好处。

但就像他莫名干涉霍执潇养狗一样,他也不知为何,又在工作掺杂了不必要的私人想法。

他对自己连说了三遍霍执潇是老板,不要再多管闲事,接着回到了楼下的房间里。

此时霍执潇正盘腿坐在床上,抱着笔记本电脑不知在浏览什么。丁以楠走进房里,他连一个眼神也懒得给。

丁以楠呼了口气,主动给霍执潇搭话道:“那个竹子,你有考虑好拿来做什么吗?”

霍执潇仍旧看着电脑,半晌后才吐出两个字:“没有。”

行吧。

丁以楠知道霍执潇还没有消气,他来到自己床边坐下,看着霍执潇道:“我不是你爸派来的间谍。”

“是吗。”霍执潇淡淡道。

“你爸想让你少去酒吧,你看我有管过你吗?”

霍执潇总算抬起眼眸瞥了丁以楠一眼。

“我从来没告诉过他,”丁以楠顿了顿,“你的私生活这么丰富。”

如果丁以楠真是霍勋派来的间谍,那霍勋早就该知道自己儿子是gay了。

霍执潇似乎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又看了会儿电脑,再开口时语气已不似刚才那般冰冷:“以后我爸再对你说什么,你直接告诉我。”

“嗯。”丁以楠道。

“我想在两块平地之间建一座滑梯。”霍执潇跳跃地转移了话题,把电脑屏幕转向丁以楠,“你看这个怎么样?”

丁以楠看不太清,他索性来到霍执潇的床上盘腿坐下,近距离观看霍执潇给他展示的案例。

“挺好的。”丁以楠也给不出太专业的意见,“看上去很有趣。”

“竹子可以做一些装饰,让两栋建筑跟山坡融为一体,否则看上去会很突兀。”

丁以楠点了点头,静静地听着霍执潇的想法。

不过这时,霍执潇突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那第三点你打算怎么解决?”

“什么?”丁以楠一怔。

“我爸想让我结婚。”霍执潇道,“你打算怎么解决?”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