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

美学公式 空菊 1968 字 2022-08-16

三百岁暂时放在医院输液,丁以楠和霍执潇二人返回了宾馆。

宾馆老板一见到他们,便告诉了他们一个噩耗——对丁以楠来说是噩耗——许多农作物因昨晚的暴雨受灾,下乡视察的市领导决定过两天再回去。

也就是说,丁以楠还得跟霍执潇住同一个房间。

不过好在屋子已经没有漏水,宾馆老板又帮他们把床挪回了原本的位置。

第二天一早,刘支书带来了一位姓李的包工头。这人年约五十,常年承接农村房屋建造和翻新,是附近一带最有经验的包工头。

霍执潇和李工头简单聊了聊,摸清了这一带的房屋建造特点,接着一行人来到了山坡上的那块空地。

山坡上的空地面积不大,不过山坡的坡度够缓。霍执潇提出了一个构想,在空地下方再开垦出一块空地,就像来时他在道路两侧见到的梯田那样,上下两栋建筑和山坡保持同样的坡度,这样伫立在山头也不会显得突兀。

李工头表示问题不大,在这边清理出两块空地,比处理村口滑坡的泥土要简单得多。只不过等到午时分,玖山事务所常年合作的地质专家过来看过之后,这个方案才正式确定下来。

接下来,李工头带着手下的工人开始测量土地的各项数据,而霍执潇则是去山坡另一面的竹林里,捡了一些长长短短的竹片回来。

“李工,你帮我看看,这些竹子能拿来承重吗?”

“要承重的话,得处理一下才行。”李工头接过霍执潇手里的竹片,用力掰了掰,结果立马出现了裂痕,“你看这种风干的竹片其实很脆,拿来做装饰还差不多。”

霍执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接着又独自去了山坡后的竹林。

另一边的丁以楠一直在盯工人们的工作,毕竟测量数据是前期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哪怕只是误差了一厘米,也会对后期的工程造成影响。

不过随着测量逐渐接近尾声,丁以楠也放下心来,因为当地施工队的水平比他想象要好了不少。

他见脚边摆放着工人们的常用工具,旁边还有霍执潇捡来的不要的竹片,心血来潮之下,他拿起竹片做起了竹蜻蜓。

小时候的丁以楠除了调皮以外,也会给妹妹做些玩具,竹蜻蜓就是其之一。

他用小锯子将竹片锯成宽窄合适的长方形,接着用砂纸磨出桨叶的形状,再用钻子在间打了个孔。而就在他正准备做下面的长柄时,头顶突然响起了霍执潇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

丁以楠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看了看霍执潇道:“竹蜻蜓。”

说完之后,他又埋下头打磨手的竹柄。

“竹蜻蜓?”霍执潇在丁以楠身旁蹲下,“就是多啦a梦用的那个?”

丁以楠动作一顿,脑子转了个弯才反应过来,敢情他和霍执潇的童年竟然还有共通之处。他“嗯”了一声,接着便见霍执潇也拿起了一块竹片。

“教我。”霍执潇道。

丁以楠回想到昨天打水漂的惨状,下意识地想拒绝。但竹蜻蜓的做法又不是什么独门秘籍,他要是还藏着掖着,这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做手工是霍执潇的爱好,丁以楠已经很久没见过他做手工了。现在霍执潇好不容易来了兴趣,非要说的话,其实丁以楠不太想让他扫兴。

“你挑一块我这么大的竹片。”丁以楠说着拿手比划了一下,“然后拿锯子锯成长方形。”

霍执潇不愧是手工爱好者,根本不用丁以楠详细指导,几乎是一点就通。他对砂纸的使用甚至比丁以楠还要熟悉,在他完成桨叶和圆柄的组装后,还特意调了两侧桨叶的重力平衡。

丁以楠看了眼自己手粗制滥造的竹蜻蜓,再看了眼霍执潇手艺术品般的竹蜻蜓,生平头一次意识到原来天赋的作用这么重要。

两个竹蜻蜓一试飞,高下立见。丁以楠的那个刚一飞出去就像发动机失去动力一样,直直地栽到了地上。而霍执潇的那个飞得又高又远,落地时也非常轻盈。

看着这个结果,霍执潇在一旁直笑,丁以楠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他捡起自己的竹蜻蜓道:“我没学过设计。”

“可以理解。”霍执潇总算收起笑容,他把自己的竹蜻蜓递到丁以楠面前,“拿去。”

丁以楠有些不解:“给我干什么?”

“让你拿你就拿着。”霍执潇随意地把竹蜻蜓插进丁以楠胸前的衬衣口袋,接着又从丁以楠手抽走了他的竹蜻蜓。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