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

美学公式 空菊 2229 字 2022-08-16

在这一瞬间,丁以楠猛地反应过来,要是放到以前,霍执潇压根就不会扶他,更别说还管他的衣服脏不脏。

他顶多晃两下就自行站稳,所以根本不会出现“投怀送抱”这样的情况。

“我刚才上来时看到有条小河。”丁以楠收起手帕,看着山下的方向道,“去那里洗一洗吧。”

三阳村的这条小河水位很浅,河里的小虾小鱼清澈可见。

丁以楠已经很久没有来过河边,看到这大自然的风景难免感到怀念。他趁霍执潇在一旁洗手的空挡,捡起脚边一块扁平的石头,接着用手腕发力,将石头甩向了河面。

石头在水面上弹了三四下,这才恋恋不舍地沉入水底。

霍执潇看着石头消失的方向,问丁以楠道:“这是在干什么?”

“打水漂。”丁以楠又捡起了脚边的一块石头,“你要试试吗?”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丁以楠极其后悔告诉了霍执潇他的最高纪录是十三下。

刚开始他还耐心地教霍执潇发力技巧,帮他找合适的石块。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霍执潇的热情依旧不减,丁以楠也逐渐变得无聊起来。

他很想告诉霍执潇,十三下的记录没有那么容易破,可能就算他打到天黑,也打不到十下。

不过考虑到老板的面子问题,丁以楠没有说出口,只是无所事事地坐在旁边放空了大脑。

小河的对岸是另一座村庄,从这里看过去,可以远远地看到一条从左至右的小路,路旁竖着稀稀拉拉的电线杆。

小路上时不时有摩托车和挑扁担的农民路过,丁以楠恍惚地想到,他小时候也是走这样一条小路去上学,要是碰上熟悉的婶婶伯伯,对方还会给他一些蔬菜或水果。

“看到了吗?”霍执潇的声音倏地拉回了丁以楠的思绪,“我刚才打了十二下。”

丁以楠这才回过神来,有一丝被抓包的慌张。他压根没看到霍执潇的高光时刻,但很显然,霍执潇正在等待他的评价。

“……不错。”丁以楠干巴巴地回了一句,这时他发现霍执潇不知何时已经脱了鞋袜,双脚踩进了水里。或许是因为刚才他教过霍执潇,要贴近水面才能打得更远。

“你到底看到了没有?”霍执潇问。

丁以楠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避重就轻道:“没数。”

“你压根就没看。”霍执潇平静地陈述出事实,声音不带任何不爽的情绪,但丁以楠却莫名感到了危机感。

下一秒,果不其然,霍执潇弯下腰掬起河水泼到丁以楠身上,丁以楠下意识地别开脸,皱眉道:“霍执潇!”

霍执潇毫无反省的意思,又朝丁以楠泼了一把,笑道:“下来玩吗?”

“不。”

当然不,丁以楠才不会那么幼稚,二十好几的大男人跑到河里打水仗。

“你确定?”霍执潇还没完没了了,又捧起河水泼向丁以楠。

俗话说事不过三,丁以楠也是个有脾气的人,他忍无可忍地脱掉鞋袜挽起裤腿,接着下到河里对霍执潇展开了反击。

宁静的小河被两人搅得鸡飞狗跳,河里的小虾小鱼都慌慌张张地四处逃窜。要是这时远处的小路上有人经过,那必定能看到河里有两个傻子在玩打水仗。

丁以楠很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停下手上的动作,想要跟霍执潇握手言和。但霍执潇显然没跟上他的节奏,又朝他泼了一捧水过来。

丁以楠被泼了个防不胜防,他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仰,结果一不小心,扑通一声坐到了水里。

霍执潇总算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甩了甩脸上的水珠,看向丁以楠道:“没事吧?”

小河里全是鹅卵石,丁以楠这一坐,硌得他屁股生疼。他缓了缓,站起身道:“没事。”

不过这时丁以楠发现了一个问题——他身上基本全湿了,比霍执潇的情况惨烈得多。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