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

美学公式 空菊 2204 字 2022-08-16

丁以楠没什么反应地翻身下床,背对霍执潇穿起散落在地的衣物。他尽量用日常的工作口吻对身后的霍执潇道:“十五分钟后去楼下吃早餐。”

说完这句,他不等霍执潇回话,径直离开了房间。

手机上有数个视频通话请求和无数条微信消息,其一大半都是韩硕在问他住在哪个房间。

丁以楠把手机扔到一边,去卫生间里洗了个热水澡。胸腹上粘腻的感觉总算消失,如果不是屁股蛋子上还有两个鲜明的巴掌印,他几乎就要可以假装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但事实上他已经错过了假装断片的最佳时机,所处的环境也不允许他悄悄溜走。看霍执潇那暧昧不明的神情,显然也是清楚地记得昨晚的所有细节。

回避一向不是丁以楠的处事方式,他一边收拾一边调整好了心态,接着重新来到霍执潇的房间,等着他一起下楼用餐。

此时霍执潇正对着穿衣镜整理衬衣,黑色的领带随意地挂在他的脖子上,像是某种无声的暗示。

丁以楠假装没有看见,他估计霍执潇会自己打领带,毕竟发生了昨晚那种事,保持恰当的社交距离才是成年人应有的处理方式。

但丁以楠想错了,他高估了霍执潇的社交属性。

“丁助,”霍执潇看向丁以楠,懒洋洋地提醒道,“领带。”

“……”行吧。

丁以楠认命地走到霍执潇身前,熟练地摆弄起了手的黑色布条。

以往丁以楠给霍执潇打领带时,霍执潇总是看着穿衣镜的自己。但今天不一样,丁以楠很明显地感觉到霍执潇在盯着他看,赤裸裸的视线让他极其不自在。

“好了。”

丁以楠收回双手,表情淡淡地抬起眼眸迎上霍执潇的目光。

昨晚不仅是霍执潇见识到了丁以楠的另一面,丁以楠也见识到了从未见过的霍执潇——嘴欠,性格还有点恶劣。

所以丁以楠知道现在霍执潇为什么看他,无非就是想从他脸上看到和往常不一样的表情,比如别扭或者不自然。

丁以楠自认心理素质还算强大,当初他之所以能通过玖山事务所的面试,也是因为他面对重重高压,还能表现得处变不惊。他现在毫不避讳地和霍执潇对视,不过是想告诉霍执潇,昨晚的事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可以出发了吗?”丁以楠问。

“走吧。”霍执潇收起视线道。

酒店的自助早餐颇为丰盛,职业习惯让丁以楠拿了许多霍执潇爱吃的东西。

两人面对面就坐,原本氛围与往常无异,但这时霍执潇突然开口问了一句:“昨晚睡好了吗?”

很平常的一句问候,却让丁以楠喝粥的动作一顿。清醒时候的他不似昨晚那样容易掉进坑里,他很清楚霍执潇这句话里的意思并不是指单纯的睡觉。

要说睡好了吧,等于变相承认他对昨晚的事很满意;要说没有睡好,那就是不留情面地说自己老板活儿不好。

无论怎么回答,都会让丁以楠好不容易拉回来的工作氛围又走向暧昧的方向。所以他选择不正面回答:“不记得了。”

丁以楠的态度很明显,他不想聊这个话题,他想霍执潇应该不会再继续说下去,但一天之,他的预判第二次出现了失误。

“我记得挺清楚的。”霍执潇看着丁以楠道,“没想到丁助这么野,差点没把我坐断……”

啪。

丁以楠倏地放下勺子,金属和瓷盘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打断了霍执潇还未说完的话。丁以楠看着霍执潇身后走来的人,紧绷着神经打招呼道:“赵师。”

“丁助,早上好。”赵阳端着盘子走近两人,“昨晚照顾不周,等回去了再聚聚。”

“行啊。”丁以楠客气道。

在两人对话的时候,霍执潇全程盯着丁以楠的脸,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丁以楠实在是不喜欢这种感觉,明明在工作当两人的沟通简洁又高效,怎么睡一觉之后交流起来就这么困难?

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